EN

CAFA新書丨《與藝術對話》:匯集培根、弗洛伊德、大衛·霍克尼在內的一手采訪記錄

時間: 2021.11.1

《與藝術對話》平面封.jpg【圖書信息】

作者: [英]馬丁·蓋福特 
出版社: 廣西師范大學出版社
副標題: 現代派畫家的特立獨行
譯者: 王燕飛 
出版年: 2021-8
頁數: 352
定價: 128.00元
裝幀: 精裝
叢書: 焦點藝術叢書
ISBN: 9787559838070

【內容簡介】

二戰后的倫敦和紐約、巴黎一樣,儼然已成為一個世界性的中心,那是英國藝術史上一個極具創造力的時期,本書圍繞1945~1970年的倫敦展開,通過作者與包括培根、弗洛伊德、大衛·霍克尼在內的眾多藝術家的訪談記錄,力圖為讀者全景展現二戰后倫敦繪畫的發展歷程。

本書可被視作一次集體采訪記錄,或者說是一部百科全書般的藝術家群像傳記。書中囊括了至少兩代畫家,提及的人物不計其數。二戰結束時這幫倫敦畫家們正值青年,英國經濟復蘇后他們功成名就,不計其數的畫家出場又落幕。當時倫敦的畫家圈并不存在某種一致的運動或群體,即便同為現代派,他們也都是獨樹一幟的獨行俠。畫家之間顯然存在各種聯系與交集,而這也是本書的隱含主題。作者跨越25年的采訪記錄,將泰晤士河畔“倫敦畫派”里上演的人生百態一一記錄。

與藝術對話-宣傳長圖_副本.jpg

內頁

 【作者簡介】

馬丁?蓋福特是一位英國藝術評論家和作家。2009年,英國倫敦國家肖像畫畫廊舉行康斯太勃爾肖像畫畫展時,他是監管人之一。他曾擔任《旁觀者》和《星期日電訊報》的藝術評論專欄作者,現在他是《布隆姆伯格新聞》的資深藝術評論家。他出版了多本著作,包括《藝術在路上》《凡·高與高更:在阿爾勒的盛放與凋零》《戀愛中的康斯太勃爾》《藍圍巾男人》《觀看的歷史:大衛·霍克尼帶你領略人類圖像藝術三萬年》。

【目錄】

引言 6

第一章 青年弗洛伊德:二戰時倫敦的藝術 1

第二章 弗朗西斯·培根 12

第三章 坎伯韋爾的尤斯頓路畫派 30

第四章 群眾意識:博羅理工學院 49

第五章 手拿玫瑰的女孩 59

第六章 躍入虛空 79

第七章 藝術人生:20世紀50年代的培根與弗洛伊德 97

第八章 同氣連枝 114

第九章 是什么讓現代家庭如此不同? 126

第十章 行動的舞臺 146

第十一章 1960年倫敦的局勢 163

第十二章 藝術家心有所想:霍克尼與他那屆同學 183

第十三章 只見笑容不見貓:20世紀60年代的培根與弗洛伊德 194

第十四章 美國交道 213

第十五章 神秘的因襲 234

第十六章 被藝術手段環繞的肖像 255

第十七章 閃爍與消融 278

第十八章 阿克頓的無存在感 301

后記 322

致謝 328

原版書注釋 329

原版書參考書目 336

【編輯推薦】

本書聚焦于第二次世界大戰末到20世紀70年代初。這個階段,恰逢英國歷史上一些著名的轉折點,其中既有文化上的轉折點,也有政治上的轉折點。如二戰結束,一個相對穩定的時期開始。在這一時期的英國,社會彌漫著樂觀主義的情緒,欣欣向榮。政治與社會的轉折和變化反映在藝術上,就是涌現出一批深入思考“繪畫可以做什么”的現代畫家,其創作和思考的價值,部分通過后來他們作品的拍賣價格和畫家在國際上的影響和地位得到了體現。

本書的原始文本雖然是各種訪談和對話,但作者在長時間整理錄音的過程中,加入了很多自己的觀察,然后重新以編年體的形式為畫家們立傳。作者在后記中寫道:“最早被納入本書的對話距今已經有超過25年的歷史。在聆聽錄音記錄的過程中,我再次聽到了自己的聲音,聽到自己對一位位藝術家的質疑和回應,其中有些對話者已經不幸離世。本書凝聚了這些藝術家的思想和回憶,在某種意義上,這就是本書的主題?!绷硪环矫?,書中提到,20世紀70年代中期,各種形式的繪畫都已成明日黃花,備受冷落,形形色色的新媒介成為新寵。這一局面與現在的情形有類似之處,對現在的藝術家來說,當年那些藝術家的思想仍有借鑒和啟發。

與藝術對話-宣傳長圖.jpeg

實拍

【新書試讀】

在一定意義上,只要是歷史,就必定存在一些劃定的邊界。時間是一個連續體,幾乎沒有什么事件會在某個特定的時間節點開始抑或結束。一部著作卻必須有始有終,哪怕僅僅是為了防止天馬行空、不著邊際的漫談。本書的時間跨度為第二次世界大戰末到20世紀70年代初,恰逢英國歷史上一些著名的轉折點,其中既有文化上的轉折點,也有政治上的轉折點。

第一個轉折點不僅標志著第二次世界大戰的結束,也標志著艾德禮政府的上臺以及經久的穩定時期的開始。在這一時期,社會彌漫著樂觀主義的情緒,欣欣向榮。第二個轉折點就沒有那么一目了然了。20世紀60年代的結束標志著那個充滿希望的時代的結束,也標志著長達十年的危機與衰退的開始。在這些轉折點上,藝術同樣經歷了變化。1945年后,出現了一次偉大的思想解放,曾經狹隘迂腐的倫敦藝術圈開始將關注的目光投向其他地方正在發生的一切。與此同時,涌入倫敦各藝術院校的人數驟增,性別與出身結構也變得更為復雜。與這種情況構成對比的是,20世紀70年代中期,各種形式的繪畫都已成明日黃花,備受冷落,形形色色的新媒介成為新寵,如行為藝術、裝置藝術以及一種脫胎換骨的雕塑類型。然而在藝術史上,決裂絕不會在某個時刻突然發生且毫不拖泥帶水。在本書提及的重要人物中,有幾位的職業生涯是從20世紀30年代開始的,包括威廉·科德斯特里姆、維克多·帕斯莫爾、培根等。另有幾位在1970年后才創作出各自最出色的作品,如弗洛伊德和吉蓮·艾爾斯。在我編寫這本書時,有些藝術家仍在精力充沛地創作,努力超越曾經的成就,如霍克尼和奧爾巴赫。

(從左到右)蒂莫西·貝倫斯、盧西安·弗洛伊德、弗朗西斯·培根、弗蘭克·奧爾巴赫與邁克爾·安德魯斯在倫敦蘇豪區的惠勒飯店,1963年。約翰·迪肯拍攝.png (從左到右)蒂莫西·貝倫斯、盧西安·弗洛伊德、弗朗西斯·培根、弗蘭克·奧爾巴赫與邁克爾·安德魯斯在倫敦蘇豪區的惠勒飯店,1963年。約翰·迪肯拍攝

80歲生日時的溫斯頓·丘吉爾與威斯敏斯特大廳里格雷厄姆·薩瑟蘭為他畫的肖像,1954年11月30日.png

80歲生日時的溫斯頓·丘吉爾與威斯敏斯特大廳里格雷厄姆·薩瑟蘭為他畫的肖像,1954年11月30日

大衛·霍克尼,1963年,斯諾登拍攝.png

大衛·霍克尼,1963年,斯諾登拍攝

此外,我對本書內容的界定還采用了其他兩種方法——地點與媒介。當然,把關注點放在倫敦并不是說在英國其他地方就沒有重大事件發生,比如愛丁堡、格拉斯哥、圣艾夫斯;非也,其他地方顯然也有大事發生。沒有將別的城市涵蓋在內只是因為那里發生的事不一樣,各有各的故事。故而有些畫家一旦搬離倫敦,也就從本書中離場了,如帕特里克·希倫及羅杰·希爾頓。還有一些才華橫溢的藝術家并未在本書中出場,那是因為他們職業生涯的成熟期是在倫敦以外的地方度過的,比如瓊·厄德利和彼得·蘭揚。誠然,有些人雖浪跡天涯,但我仍對他們進行了跟蹤報道,比如跟著培根一路前往圣艾夫斯,跟著霍克尼一路前往洛杉磯。我的理由是,他們雖然人在旅途,但一直都是倫敦畫家,借用霍克尼的話說,這些藝術家不過就是出去“拍了個外景”。

弗朗西斯·培根,1950年,山姆·亨特拍攝.png

弗朗西斯·培根,1950年,山姆·亨特拍攝

約翰·霍伊蘭德,《7.11.66》,1966年.png

約翰·霍伊蘭德,《7.11.66》,1966年另一種界定的方法是媒介,這意味著本書基本只涉及繪畫。不是因為倫敦的雕塑作品不值一提,而是因為這些雕塑作品應另謀他篇。至于邊界模糊之處,我則給自己留了些許余地,譬如艾倫·瓊斯和理查德·史密斯的三維藝術,以及安東尼·卡洛等雕塑家作品中的繪畫性元素,包括鮮艷的色彩和平面的形狀。

本書選擇聚焦第二次世界大戰后的這25年,還有一個原因是那時倫敦的畫家圈依然是一個“小村子”。當然,并不是所有人彼此都熟悉—就算在真的小村子里也不盡如此,但當時的倫敦畫家圈是一個相對意義上的小世界,到處都是朋友和熟人,有些關系相當出人意料。在那一時期,各代畫家之間的區別沒有我們回顧當年時那么一目了然。20世紀60年代早期,培根還曾與英國皇家藝術學院在讀生和畢業生見面聊天,兩者的年齡差超過25歲,這頗有些意思。

怡春园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