怡春园,家庭教师动漫在线观看全集,男女爽插图,立川理慧

EN

CAFA讀書丨賈平凹、武藝與《云層之上》

時間: 2021.4.12

1.jpeg

WechatIMG1827.jpeg【圖書信息】

作者:賈平凹、武藝

出版社: 廣西師范大學出版社

副標題: 賈平凹對話武藝

出版年: 2020-11-1

頁數: 288

定價: 198.00元

ISBN: 9787559830197

【內容簡介】

本書孕育于著名作家賈平凹與藝術家武藝的一次對話,對話發生在賈平凹的上書房,在美術創作、美術教育、文學創作、文學與藝術的連接等議題上火花頻現,不僅為美術工作者提供了可資參考的創作經驗談,也為不同藝術載體審美機制的生成尋找關聯及答案。圍繞“對話”這一核心,在編輯過程中增加了兩位作者——賈平凹先生和武藝先生各自獨立、自由的藝術作品,旨在進一步延續對話議題。

【作者簡介】

4.jpeg賈平凹(左)和武藝(右)

賈平凹,一九五二年出生于陜西丹鳳縣棣花鎮, 一九七四年開始發表作品, 一九七五年畢業于西北大學中文系。 現為全國人大代表、中國作家協會副主席、 陜西省作家協會主席、《延河》《美文》雜志主編,代表作有《廢都》《秦腔》《古爐》等。

武藝,一九六六年生于長春市。 現為中央美術學院教授,壁畫系第四工作室主任。 自 1994 年開始,作品展覽于中國美術館、佩斯北京、香港藝術館、德國國家美術館、 德累斯頓國家藝術收藏館、漢堡美術館、哥廷根美術館、法國巴黎盧浮宮、英國薩奇畫廊、新加坡國家美術館、日本福岡亞洲美術館、美國托倫斯藝術博物館、馬來西亞國家美術館等國內外重要美術館及藝術機構。

【部分書摘】

賈平凹:中國人對待土壤的觀念不太一樣,對待現代的觀念也不一樣,這里面很復雜,直接或間接影響到當官的、做工人的、做農民的、寫字的、畫畫的等的思維方式和做法。唯有一個藝術門類它永遠不動,或者是變動不大,就是散文。有這樣一個現象,二十世紀五十年代寫過散文的那些名家到了九十年代初、九十年代中期仍然是名家。這就證明散文這個行當里不革命或者革命的少。那些人人都知道的著名散文家,但問某某到底寫過什么,誰又都不知道,我估計書畫行業里面也有這樣的現象吧。

武藝:您講的這個在美術界是很普遍也很有意思的現象,二十世紀五六十年代成名的畫家的作品,現在看有的還是很精彩,也很經典,而且都是二十幾歲時創作的,如果以相同年齡的作品質量來看的話,現在的畫家遠不及他們,其實這些畫家并不是后來沒有作品,他們也一直很勤奮,但是再也達不到從前的高度。我時常想藝術創作是需要長時間積累的,這種積累包括閱歷、修養、眼界,等等,當然有了這些前提可以創作出好作品,但往往藝術創作中的積累呀,修養呀,與我們平常講的還不太一樣,有些說不清的東西,此時,靈感、天分也許變得異常重要,作品不是孤立存在的,也要講天時、地利、人和,就是社會與作品之間的協調與接納關系。我時常感覺經典不是積累出來的,有時一出手就是經典。

3.jpeg實拍書影

賈平凹:隨著改革開放,中國不管政治的、經濟的、軍事的、文化的、科技的,任何行當,你不接納、借鑒和走向全球化,是沒有多大出息的?,F代意識對于我們搞文學藝術的尤為重要。我理解的現代意識也就是人類意識,大多數的人類都在想什么、干什么,怎樣才能使社會進步、物質豐富,人又生活得自由、體面,就要向這方面趨向和靠近。改革開放以后,為什么向西方學習?西方有發達的大國,相比較來說,他們有很多先進的東西?,F代意識也可以說是大局意識,你得了解整個地球上什么是先進的東西。這如同一顆黃豆,你看不出來它是不是飽滿,顏色正不正,顆粒大不大,你只能把它放在一堆黃豆里才能看得清。當然,也不能理解為西方的什么東西都好,現代意識,有時堅守住一個東西可能也是一種現代。

武藝:您對現代的理解很透徹?!皥允刈∫粋€東西或許也是一種現代”這句話很深刻。

賈平凹:當你在閱兵隊列中的時候,強調你是一個兵,當你穿上校服出早操的時候,強調你是一個學生,而現代意識強調的是人,個人!我在一九九一年第一次去美國,有一個講演,說過“云層上邊都是陽光”的觀點。我在沒有坐過飛機之前,以為天就是日月星辰刮風下雨,各種云彩,當我坐飛機到了天上,才發現所有的云層上邊都是陽光。那么,我想到一個問題,所有的云層上邊都是陽光,整個是陽光,那地球上因區域不同、山水不同、氣候不同、飲食不同而形成的族類,變成一個個民族、一個個國家,而這些民族、國家上邊各有了不同的云,這些云或許在下雨,或許在下雪,或許雷鳴電閃,或許下冰雹。如果你站在你的民族、國家上,看到的是你的民族、國家上邊的云,你理解的天和這個世界可能就僅僅是你所看到的那種云,當然這種認識是有偏差的?,F在說要表達人類的意識、現代意識,雖然你站在你的民族、國家之處,站在你的云層之下,但一定要穿過云層,看到云層之上是一派陽光,云層上面的境界是一樣的。這樣,你在下邊寫的云層是如何下雨,如何下雪,如何下冰雹,那才是全球性的東西,如果你沒有意識到云層之上是陽光,你就不可能把你的云寫準確,寫真實,寫得有意義。小說里不論你寫什么樣的故事,故事的背景必須有人類的意識、現代的意識,你寫出的故事才可能有普適的意義。我也說過這樣的話:“意識一定要現代的、全球的,故事卻寫的是你國家的、民族的、個人的?!碑斈闼鶎懙娜宋锏拿\與這個國家、時代的命運在某一點上契合了、交結了,你寫的故事就不是個人的故事,而是這個國家的時代的故事。

武藝:您說的“云層之上是陽光”的觀點精彩呀,而且極有畫面感,我手直癢癢,馬上想把這個美輪美奐的景觀畫出來。

賈平凹:是嗎?畫家的腦子里首先是畫面。你是大畫家了,天才畫家,我看到你的畫,也讀過你寫的一些文章,比如《大船》里的文字量挺大,寫得十分好。我也琢磨過,武藝為什么畫的畫和別人不一樣,他腦子里怎么有那么多的怪想法,是不是繪畫之外的修養高?僅憑我讀過你的那些文章,我給人說,武藝如果不畫畫,他肯定會做一個優秀作家的。我一直以為畫家還是要讀些書、寫寫文字的,讀過書的畫家的畫和不讀書的畫家的畫還是分得出來的。

武藝:所以您的繪畫與文字的思維方式不可分,您的感受既敏感細微,又有極強的哲理性,既是形而上的,又具有宇宙的大局觀,這需要有敏銳的洞察力,又要有豐厚的人文底蘊,是寫實的,又是虛幻的。當人們坐在飛機上望著窗外的云層或多或少都會有所感悟,當然,大多數時候是感嘆生命存在的意義,尤其是飛機遇到氣流出現顛簸的時候,但以您的視野卻道出了大自然的奧秘,道出了世界與人類的本真,也是大自然的本真。在這樣境界下產生的作品,無論是文學還是繪畫,都很接地氣,都是永恒的。

5.jpeg實拍書影

賈平凹:我再說一個觀點吧。有一種說法,“越是民族的越是地方的越是世界的”。我覺得這不準確,這必須有背景,背景就是我剛才說的云層上邊都是陽光,首先你得有人類意識、現代意識,然后才是民族的、地方的。就拿民間剪紙來說,剪紙本身已經失去了它的存在價值,如果你現在還像過去那樣剪紙,那能涵蓋多大的對世界的看法,能有多大的藝術性?如果有,也不可夸大,也只能供像你這樣的名畫家或什么學術機構去吸收一點東西。音樂家去收集民歌都是為了新的創作,現在一些舞臺上還出現唱陜北民歌的,歌手還常扎白毛巾、穿羊皮襖,我就覺得不倫不類。

武藝:您說的這個讓我想起了二十世紀八十年代初期,中央美院成立了年畫連環畫系,后來改名叫民間美術系。為什么要成立這個系?那時剛剛改革開放,還沒有藝術市場,所以不管是畫國畫的、畫油畫的、搞版畫的、做雕塑的、做工藝設計的,凡是跟造型相關的,不管是專業的還是業余的,大家都在畫連環畫,因為可以出版,有稿費,可以養家糊口,于是不同專業的人都參與進來,風格也很多樣,水平也很高,那種紅火的場面我至今還記得,只是不可能再重現了。當時全國就有兩本連環畫期刊,一個是北京的《連環畫報》,另一個是杭州的《富春江畫報》,許多精彩的作品都發表在這兩本雜志上。在此形勢下,中央美院成立了這個系,還將賀友直先生從上海請來教連環畫,賀先生在二十世紀六十年代創作的《山鄉巨變》影響極大,太經典了,畫面充滿了戲劇、幽默、怪誕、出其不意……他就像是一個導演,是位大天才!隔了二十多年,他又畫了水墨連環畫《白光》,也很經典。賀先生沒有上過美術學校,完全是自學。他在中央美術學院住了不到兩年的時間,便以不適應北京氣候為由攜夫人返回上海了。我想氣候、地域、風俗習慣雖是其中原因,但我覺得最重要的,一是賀先生常年獨自創作,在他的意識里是沒有“單位”這個概念的,忽然進入體制內,與人打交道一直沒有適應,二是他內心肯定覺著這個連環畫是沒法教的,也不是教的事。

怡春园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