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评论

重要的是什么? ——对《重要的不是摄影》的展评

2021.11.15

评论

CAFA观察|逆流而上:2021成都双年展因何而特殊?

2021.11.15  展览时间: 2021.11.07 - 2022.04.06

展览

CAFA展评 | 王玉平在马路边画北京:灰调中的一笔品色

2021.11.12  展览时间: 2021.11.06 - 12.11

评论

CAFA深度|郑路:走出创作中的两条路径

2021.11.4

展览

第二届快闪双年展:躺平或不躺平,未来都在那里

2021.10.15  展览时间: 2021.10.09 - 12.12

评论

黄锐:从“星星”延伸四十年的艺术之路

2021.10.13

评论

邬建安“视神经变图”:从细胞到宇宙

2021.10.11

评论

常培杰:李婧的“重复”

2021.10.8

论文

张尕 | 人工智能的兑现:卑弃与救赎

2021.9.17

评论

文艺复兴的艺术家如何工作?

2021.9.15  展览时间: 2021.09.03 - 2022.02.20

评论

CAFA深度|一个异质性的“中西融合”样本——西部潜行者孙宗慰

2021.9.8  展览时间: 2021.09.02 - 10.10

评论

陈旭:边疆重影 ——刘雨佳的《边疆宾馆》

2021.8.30  展览时间: 2021.06.08 - 08.22

评论

方利民:学术委员会成员寄语

2021.8.12

评论

段少锋:共建与开放——中国水印木刻青年计划

2021.8.12

评论

段少锋:第四代——生逢其时

2021.8.12

评论

齐凤阁:面向未来的中国水印版画精神

2021.8.12

评论

曹意强:菁华与新枝——寄语中国水印木刻青年计划

2021.8.12

评论

苏新平:青年力量和学院精神——水印木刻的传承和创新

2021.8.12

评论

三十多年后,我们仍生活在安迪·沃霍尔的预言中

2021.7.19

评论

《校花》事件背后,美术馆所扮演的角色?

2021.7.12

讲座

CAFA研讨丨溯源、反思与对话:中国水印木刻教学的历史与未来

2021.7.5

评论

CAFA观察|出圈的2021央美毕业展,是更幸运的一届吗?

2021.6.22  展览时间: 2021.06.09 - 06.20

评论

“空手”入历史:从王拓的《东北四部曲》谈起

2021.6.16  展览时间: 2021.06.06 - 09.05

展览

CAFA展评|图像如何成为一种新的资本形式?

2021.6.3  展览时间: 2021.05.29 - 08.01

怡春园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