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CAFA专访丨多维情感的一次对话:胡西丹?克里木“鸽之舞”作品展

时间: 2021.10.19

题字.jpg2021年10月10日,“鸽之舞:胡西丹·克里木作品展”在北京索卡艺术中心开幕。此次以同名作品为题举办的展览,呈现了艺术家近二十年的油画创作作品共30件,涵盖艺术家自2001年以来三个主要创作阶段的代表作品:一是在法国巴黎美术学院访学前后的创作,如《英吉莎》、《艾特莱斯》、《沉默》;二是在中央美术学院攻读博士学位前后,艺术家对新疆地区民族生活、克孜尔石窟壁画等深入关注研究,如作品《鸽子》;三是近年来的作品,创作题材更为多元,新疆人物肖像、自然风光、静物等都成为艺术家的描绘对象,如《浮云》、《天山雪》、《红岩》。

艺术家早期的作品,构图上受到生活装饰美学的影响较多,用线更多强调边缘与形体之间的关系,在形体的描绘上受到巴黎画派莫迪里阿尼的影响,注重形体的情感表达。后期其作品中装饰主义风格逐渐减弱,开始追求现实主义表达,并更加着意在油画语言的表现力、思想的深度挖掘方面投入思考。近年的创作,艺术家把装饰作为一种主题与艺术的情感紧密关联的元素,描绘其思想的深层内涵,与民族特有的审美表达相联结,形成了绘画装饰风格的精神意涵,从而将个人创作推向更加成熟的阶段。

《鸽之舞》130 x 162cm 布面油画 2015年.jpg《鸽之舞》 布面油画 130 x 162cm 2015年

《鸽子》布面油画 180 x 500cm 2010年.jpg《鸽子》 布面油画 180 x 500cm 2010年

《掩饰NO.1》 布面油画  100 x 80cm   2006.jpg

《掩饰NO.1》 布面油画 100 x 80cm 2006年

《浮云 》布面油画60 x 90cm  2021年.jpg《浮云》 布面油画 60 x 90cm 2021年

胡西丹?克里木出生在美丽的边疆,自幼跟随父亲阿布都克里木·纳斯尔丁学习绘画,后进入西北师范大学学习,对西部文化和艺术资源有了深入的研究与认知。2004年,胡西丹前往法国巴黎国立高等美术学院公派做访问学者,跟随亚伯拉罕·宾卡斯(ABRAHAM PINCAS)学习专业。胡西丹曾表示:“这一年的访问对我的影响非常大。无论是专业方面,还是人生的感悟方面,都进入到了一个新的高度。”2007年进入中央美术学院跟随朱乃正先生攻读博士,从事中国油画的写意性研究。这一时期她艺术中的装饰主义逐渐减弱,开始追求现实主义表达,并更加注重在油画语言的表现、思想的深度挖掘方面投入思考。

中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党组书记李屹,中国美术家协会名誉主席、原中央美术学院院长靳尚谊,中国艺术研究院院长、中国工艺美术馆馆长韩子勇,中央美术学院党委书记高洪,中央美术学院院长、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席范迪安,中央美术学院教授孙景波、王少军,中央美术学院党委副书记王晓琳、副院长吕品晶、院长助理潘承辉,北京电影学院副校长孙立军,河北省美术家协会主席祁海峰,中国国家画院油画所所长赵培智,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北京市美术家协会副秘书长柳妍,全国政协委员、千喜鹤集团董事长刘延云,索卡艺术创办人萧富元、巴夫特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董波、为公投资总经理李涛、天骢艺术基金会发起人李学武,以及中央美术学院师生、校友等出席了开幕式。

中国美术家协会名誉主席、原中央美术学院院长靳尚谊致辞.jpg中国美术家协会名誉主席、原中央美术学院院长靳尚谊致辞

在展览开幕仪式上,中国美术家协会名誉主席、原中央美术学院院长靳尚谊致辞表示,胡西丹是非常优秀的维吾尔族女画家,她的油画具有强烈的民族地区特色,而这种特色在油画领域是非常优秀的,那就是粗犷的线和强烈的色彩。 

油画色彩有两个体系,一个强烈的,一个柔和的。十七世纪的伦勃朗属于强烈的体系,十七世纪的西班牙委拉兹贵支属于柔和的体系。胡西丹就属于这个强烈的体系。她的色彩很浓烈,造型具有现代意味,有一定的装饰性和平面性,有的肖像还有一定的变形,这是现代绘画很重要的方面。她在人物和风景中都体现了这样的特色。此外,靳尚谊还提到,胡西丹的父亲克里木是中央美院第一届的研究生,也是很优秀的油画家。胡西丹继承了其父亲油画的优点又有所发展,这次展览是很重要的一次展览,这是她一个新的开始。

中央美术学院院长、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席范迪安致辞.jpg中央美术学院院长、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席范迪安致辞

中央美术学院院长、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席范迪安在致辞中表示,胡西丹老师在艺术的求学之路上吸收了多种营养,既有她在西北师范大学学习时对西部文化和艺术资源的研究与认知,又有她前往巴黎去研修学习,对西方艺术的了解,更重要的是她在中央美术学院师从朱乃正先生,从朱乃正先生那种诗意的艺术表达中得到很多教益,尤其是形成了她自己坚定的艺术理想。

作为民族画家,胡西丹老师十分热爱她的家乡,热爱新疆地区的各民族,所以她始终有一种情节或者说一种情怀,在自己的作品中要表达新疆民族团结、社会和谐、生活祥和的这样一种意境,这既是新疆地区的悠久的民族和文化传统,更是改革开放以来新疆地区经济社会发展的一种艺术的形象的气象。所以,她的一批创作型的作品,特别是以“鸽之舞”为主题的作品,很好的表达了她对维吾尔民族,对新疆各民族人民情怀的表达。这批作品让我们首先感觉到她的一种热爱生活和非常坚定的艺术理想。与此同时,胡西丹老师也的确是在艺术的形式语言探索上经历了不断的精研的历程,因为油画在改革开放这个时代,一方面有深厚的中国艺术传统在支持,另一方面也是放眼世界能够了解不同的艺术风格和流派,所以胡西丹老师在这方面可以说下了很多功夫,在不同的阶段都呈现出她的研究和探索。

总体来说,胡西丹老师的艺术能够有明朗的、清新的、纯粹的心灵向往,同时又有非常坚定吸收油画正脉、正道的这些体会。所以,她的油画作品在我们眼前展开的是非常宽阔的境界,尤其她把作为女艺术家的情怀落实在笔端,这些都很让人感动。艺术是心灵的镜子,胡西丹老师的作品,虽然这个展览规模不大,但是可以看到她发自真诚、发自心灵,由此有感人的魅力。

胡西丹老师是中央美术学院的干部,她在附中担任教学,到担任附中校长,为附中的教书育人和管理工作付出了大量的心力,这是奉献精神的体现。范迪安院长特别提到胡西丹老师这次举办展览,是她很多年难得的个展,但是她把这次个展作为公益活动的一种形式,要把这个展览作品销售之后全部捐给西部孩子的助学。这种精神境界是胡西丹老师在德艺双馨艺术道路上的一种追求,这也是一种体现。她展览的名称叫“鸽之舞”,大家都能感受到她心灵的鸽子在放飞,她心灵的各种感受也通过她的展览,包括她的公益行为、奉献精神共同体现出来。

中央美术学院教授孙景波致辞.jpg中央美术学院教授孙景波致辞

中央美术学院教授孙景波在致辞中,从自己作为附中学生、胡西丹父亲的同学,以及其恩师朱乃正的同事,对胡西丹的第一次个展表示由衷的祝贺。他提到,胡西丹作为中央美术学院第一位维吾尔族的艺术类博士,也是新疆维吾尔族第一位考入中央美术学院的艺术博士,她既是中央美术学院的骄傲,也是新疆维吾尔民族的骄傲。

艺术家、中央美术学院附中校长胡西丹致辞.jpg艺术家、中央美术学院附中校长胡西丹致辞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馆长、展览策展人张子康主持开幕式.jpg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馆长、展览策展人张子康主持开幕式

艺术家独特的生活经历给予了胡西丹来自不同文化的熏陶和影响,其作品也因此而呈现出独特的艺术视角和多元的思想内涵——既蕴含民族文化的丰富性,又带有现实主义表达。展览既对艺术家创作历程和创作阶段作出梳理回顾,更是呈现与观者多元文化和多维情感的一次对话和体验。

据悉,展览将于10月20日落下帷幕。

编辑/杨钟慧

图/艺术家提供

专访胡西丹·克里木

艺术家胡西丹·克里木作品中自然流露出对家乡人物、风景等题材的关注;作为油画艺术家,其作品受到西方油画的影响,但又深具民族特色;出身于艺术之家,她从父辈艺术家受到艺术启蒙,后来又继承与发展;作为中央美院附中校长,她对发展青少年美育的看法与建议……为了深入了解一个个案艺术家,艺讯网专访了此次展览主人公胡西丹·克里木:

采访时间:2021年10月13日

采访形式:网络采访

采访人:杨钟慧

首先恭喜胡老师您的首次个展成功举办,从教20余年来您第一次举办个展,请您为我们谈谈举办此次展览的契机。

胡西丹·克里木:我自幼受业于父亲阿布都克里木?纳斯尔丁,父亲给了我艺术的启蒙,我也深受父亲艺术思想的影响。从1986年我考入新疆艺术学院附中开始系统的专业美术学习,至2007年在中央美术学院攻读当代油画研究方向博士,师从朱乃正先生,从事中国油画的写意性研究,在美术专业的学习创作也有30余年了,这些年我一直在探索如何把欧洲油画与中国本土文化艺术、新疆区域的民族文化艺术等有效结合,逐步探索出自己的绘画艺术特色。本次题为《鸽之舞》的展览是我的首次个展,展出自2001年至2021年期间的30幅油画作品,既是对于我创作历程和创作阶段的梳理回顾,更是呈现与观者的一次多元文化和多维情感的体验。

这次展览的初衷,源自我多年来一直希望为推动西部艺术、美育事业的研究和发展做些贡献,因为那是养育我成长的故土,我深爱着故乡,深爱着故乡的山川河流、花木,以及生活在这里朴实又热情的人们,对故乡充满着感恩之心。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馆长张子康先生亲自为我策划,才得以今天的呈现,才有了《鸽之舞》这个展览。

胡西丹个人肖像.jpg艺术家胡西丹·克里木

您的作品中不止一次出现鸽子,这次更是以同名作品“鸽之舞”为题作为您个展的展题,鸽子往往成为和平、友谊、团结等的象征。在您的作品中它有何寓意?展题“鸽之舞”可以怎么解读?

胡西丹·克里木:在中外视觉艺术史上,鸽子的形象常被表现。西方古典绘画中,鸽子常作为圣灵的化身出现,代表着圣洁。在1950年11月,毕加索为世界和平大会绘制了一只衔着橄榄枝的飞鸽,被智利的著名诗人聂鲁达称为“和平鸽”,从此鸽子被正式公认为是和平、友谊、团结。徐悲鸿、齐白石等先生都有表现鸽子的作品传世。

鸽子是在我的画面中经常出现的象征符号。在我看来除了和平,鸽子还代表着祥和、宁静。作为从新疆地区成长起来的画家,我见证了新中国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新疆地区民族团结、社会稳定发展,各族人民的生活得到了极大的改善。新疆的美不仅美在自然风光,而且美在社会、美在精神。

本次题为《鸽之舞》的展览是我内心追求的,也是我在整个展览传达的气息或精神内涵的概括,是和谐,是宁静,是祥和,是轻歌曼舞,是平和安宁,表现了家乡民族团结和生活祥和的情景,享受着祖国家园的平和安宁,表达了我对家乡以及祖国的热爱!表达了我对世界的美好祝愿!

展览现场

此次展览试图通过展出三十件您自2001年以来近二十年的油画创作,梳理回顾您的创作历程和创作阶段,您为何会选择2001年这个时间截点,展览又是如何梳理您的创作历程和创作阶段的?

胡西丹·克里木:选择2001年为本次展览作品创作时间截点,是因为展览举办地索卡艺术中心创办于2001年。本次所展示的作品大致可分为三个阶段:一是在法国巴黎美术学院访学前后的作品,比如《英吉莎》、《艾特莱斯》、《沉默》、《巴黎归来》、《人体》等,主要还是强调画面的装饰性,倾向于西方现代派绘画的平面化处理;二是在中央美术学院攻读博士学位前后的作品,这个阶段是我对新疆地区民族生活、新疆龟兹克孜尔石窟壁画等深入关注研究的阶段,比如大型创作《鸽子》,我努力尝试将油画元素与地域特色、民族传统艺术相融合;三是近年来的作品,我的创作题材更为多元,新疆新时代各民族人物的肖像和大美的自然风光、静物等都成为我的描绘对象,这也跟我平时教学管理工作繁忙有关系,很少有大块的时间静下来进行大型的创作。今年暑假完成的作品,比如《浮云》、《天山雪》、《红岩》等加强了色调的饱和度,少了以往画面中的暗淡的色调,淡化轮廓线的处理。

《英吉莎》布面油画  54 x 65cm  2001年.jpg《英吉莎》 布面油画 54 x 65cm 2001年

《艾特莱斯》布面油画  92 x 73cm  2002年.jpg

《艾特莱斯》 布面油画 92 x 73cm 2002年

《巴黎归来》布面油画 95  x 75cm   2004年.jpg

《巴黎归来》 布面油画 95 x 75cm 2004年

《谐》布面油画  50 x 60cm  2006年.jpg《谐》 布面油画 50 x 60cm 2006年

《天山雪》布面油画  80  x 160cm   2021年.jpg《天山雪》 布面油画 80 x 160cm 2021年

您的作品多表现家乡的题材,可否请您谈谈您对家乡的情感,以及您是如何将它转化为您的艺术语言的?

胡西丹·克里木:故乡在每个人心中都是魂牵梦绕的地方,无论你身在何处,她都是我们灵魂的栖息地和不变的坐标。在我心中,新疆是辽阔美丽的疆土,是能源和资源的宝藏,是祖国西北边陲的要塞,是西域文明的发祥地,是一颗熠熠生辉的明珠。到了新疆才知天大地大,延绵无止境,就像一幅幅美丽的油画:浩瀚的沙漠、壮美的雪山、秀丽的草原、碧绿的湖泊、神奇的雅丹地貌、震撼的胡杨林、无数的故国遗址、珍贵的佛教洞窟、甘甜的水果、特殊的习俗风情及民族美食,多样包容、神秘浪漫,令人心驰神往。新疆就像心目中的母亲,她如昆仑山那样高大,像博斯腾湖那样宽广,像茫茫戈壁那样雄伟。

大美新疆为我提供了取之不尽的创作灵感。这次展览的作品中绝大多数是新疆题材,不管是主题创作,还是人物、风景写生,都带有浓郁的地域特色。这是我多年生活的地方,熟悉的场景,在表现起来更加能触动我内心中对故乡的那份深情。情之所至,由情而发,从心而生,只有这样才能真正与观者建立起心灵沟通的桥梁。在技法语言方面,新疆古老的石窟壁画给了我很大的启示:图示构成奔放自由、形式感极强,体现出独特的装饰风格;人物造型不拘泥于细微的解剖关系,而是选择最有表现力的特征进行提炼、加工;强调线的表现力,如屈铁盘丝,线条潇洒挺拔,赋有韵律感和感染力;用色深沉,对比色或邻近色相互结合,规则排列,极富和谐之美。这些特征被我融入油画语言之中,成为我个人比较鲜明的风格之一。

《塔什库尔干》 布面油画 60  x 50cm  2017年.jpg《塔什库尔干》 布面油画 60 x 50cm 2017年

《青春》布面油画 60 x 50cm   2017年.jpg《青春》 布面油画 60 x 50cm 2017年

《 努旺日达》 布面油画 80 x 100cm 2021年.jpg《努旺日达》 布面油画 80 x100cm 2021年

《沙漠·胡杨 》布面油画 80 x 100cm  2021年.jpg《沙漠·胡杨》 布面油画 80 x 100cm 2021年

您的父亲克里木是一名非常优秀的画家,靳尚谊先生在展览开幕式谈到“他的女儿继承了他的优点又有所发展”,您怎么理解靳先生提到的“继承”与“发展”?可否为我们谈谈您的艺术启蒙,以及哪些人对您的艺术或艺术思想产生过影响?

胡西丹·克里木:我走上艺术道路是受父亲的影响。我父亲阿布都克里木?纳斯尔丁在1978年恢复高考后考取中央美术学院第一届油画系研究生班,与孙景波、陈丹青等先生是同班同学,受教于吴作人、林岗、靳尚谊、詹建俊、侯一民等先生,打下了扎实而系统的绘画理论与技法基础。后又赴法国巴黎进修深造,并先后赴欧洲、中亚、东南亚、美国等地进行艺术考察,对西方的油画有着广泛的研究。父亲为家乡人民、为新疆油画发展付出了毕生心血,他这份对国家、对家乡、对艺术的爱与执着深深地影响着我。

说到“继承”,我想首先是我和父亲都对家乡有着浓郁的、引以为自豪的爱,所以在题材的选择上,我也多是表现新疆的题材;其次在绘画语言上,我们都继承了新疆石窟壁画这一优秀文化传统的表现手法,与西方油画丰富、强烈的表现力有机结合,画面强调表现性艺术的饱满的张力,又有装饰性艺术节律的提炼的美,具有强烈的民族特色和地域风格。论其“发展”,因为所处时代的不同,加上作为女性画家的原因,我在画面中多了一些宁静含蓄、舒朗抒情的意境。这个“发展”也是受我的博士生导师朱乃正先生的影响。朱先生是极富诗人气质的画家,他在古代诗文和书法方面有着很深厚的素养,习惯用诗人的心灵和画家的眼睛对待生活,他的画面充满着画外之境的诗意。这对我产生了深刻的影响。

《人体Ⅱ》布面油画  73.5  x 55cm  2004年.jpg

《人体Ⅱ》 布面油画 73.5 x 55cm 2004年

《掩饰NO.3》布面油画 100cm×80cm 2009年.jpg

《掩饰NO.3》 布面油画 100 × 80cm 2009年

《亲情》布面油画 35 x 25cm  2013年.jpg

《亲情》 布面油画 35 x 25cm 2013年

《园丁》布面丙烯 60 x 50cm  2015年.jpg《园丁》 布面丙烯 60 x 50cm 2015年

《红岩》布面油画 80  x 160cm   2021年.jpg《红岩》 布面油画 80 x 160cm 2021年

在您绘画中既有西方艺术的影响,又兼具民族特色,您的创作是如何调和中西方艺术,最终形成自己的绘画面貌?

胡西丹·克里木:说到如何调和中西方艺术,其实这也要感谢故乡新疆为我提供的资源和滋养。新疆在古代是沟通亚欧大陆东西方文化、政治、经济交流的唯一通道,也是中华文明发展壮大过程中向外汲取营养的重要通道,形成了兼容中西的独特地域文化。作为多文化交汇产生的龟兹石窟壁画为我提供了调和中西方艺术的渠道。我的绘画中吸收了龟兹石窟壁画中概括、单纯、自由、洒脱的装饰意味,追求饱满的构图、强烈的色彩、明晰的结构、平面化的构成以及突出的线条,这些都来自龟兹石窟壁画,而这些特点恰和西方现代艺术的追求不谋而合。

《沉默》53  x 46cm 布面油画 2003年.jpg《沉默》 布面油画 53 x 46cm 2003年

《璞玉》布面油画 60 x 50cm  2009年.jpg《璞玉》 布面油画 60 x 50cm 2009年

《 掩饰NO·2 》布面油画 100  x 80cm  2019年是.jpg

《掩饰NO·2》 布面油画 100 x 80cm 2019年

从此次展览可以看到您的早期绘画重装饰、形体写实,但是近年来偏向写意;您之前多关注故乡题材,但是最新创作多表现日常景物,呈现出当代意味,也为画面带来更多的讨论和解读空间,可否为我们谈谈您近些年在创作或艺术思想上发生的转变?

胡西丹·克里木:您提到的以上变化,其实是和我这几年的经历和艺术追求的多元化有关。作为中央美术学院附中校长,我把大量精力投注在学校事业的发展上,教书育人,搞好管理,静下心来画画成了我奢侈的梦想。没有了再画太多大场景的主题创作的时间,那就画一些日常景物,包括写生花卉等静物或者风景,当然这其中不只是对照写生,也有创作的元素在其中。现在很少有机会回新疆常住,偶尔回去也只能抓紧时间画几张人物肖像或风景。因为我认为创作还是要由情而发,要深入生活中去感受,而且我也希望自己的创作能更加多元化,所以近年来的创作,不管是题材方面还是风格方面,较之前些年的作品都有所丰富和发展。

《 春》布面油画 80 x 60cm  2020年.jpg

《春》 布面油画 80 x 60cm 2020年 

《尼欧》布面油画 60 x80cm  2021年.jpg《尼欧》 布面油画 60 x 80cm 2021年

《薰衣草 》布面油画100  x 80cm  2021年.jpg

《薰衣草》 布面油画 100 x 80cm 2021年

《天马》 布面油画 116  x 89cm   2021年.jpg

《天马》 布面油画 116 x 89cm 2021年

此次展览的销售所得将用于助力青少年美育发展,这是否和您的成长经历有关?作为中央美院附中校长,您对于发展青少年美育有何看法与建议?

胡西丹·克里木:习近平总书记在2018年中央美术学院建校百年时给八位老教授的回信,为新时代美育事业发展指明了方向,加强学校美育,提升社会美育,成为当下全社会的共识。美育是“美感教育”或“审美教育”,不是单纯的技法训练,应该着重培养艺术素养,培养感知美、鉴赏美、创造美的能力,使其建立健全人格、激发创造力,培养高尚情操。

关心和推动青少年美育发展,也是作为一名美术教师应尽的责任,因为关注青少年的发展就是关注国家和民族的未来。我是从新疆长大的,切身的感受是全国美育发展的水平目前还是参差不齐的,西北地区更是如此。但是西北地区拥有丰富的文化遗迹,如何将中华美育精神与这些文化遗迹结合起来推动社会美育发展,这值得我们去思考和付出行动。作为中央美术学院附中校长,这些年来我们已经连续数年赴老少边穷地区开展基础美育援教,在2019年“中央美术学院附中素描100巡展”时派出了专家赴各地开展美育讲座,明年2022年由我校申请立项的国家艺术基金资助的展览项目校藏速写巡展也将正式启动,继续为推动社会美育出点力。

《人体Ⅰ》 布面油画   100 x 80cm  2005年.jpg

《人体Ⅰ》 布面油画 100 x 80cm 2005年

《 披肩》布面油画 100 x 80cm  2008年.jpg

《披肩》 布面油画 100 x 80cm 2008年

《 路 》布面油画 60 x 80cm  2018年.jpg《路》 布面油画 60 x 80cm 2018年

《 帕米尔 》布面油画 60 x 50cm 2021年.jpg《帕米尔》 布面油画 60 x 50cm 2021年

艺术家

胡西丹个人肖像.jpg胡西丹·克里木 HURXIDA KERIM

中央美术学院教授
中央美术学院附中校长
中央美术学院硕士研究生导师
中央美术学院理事会理事
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
“一带一路”民族艺术教育联盟委员

学习/工作经历
自幼受业于父亲阿布都克里木·纳斯尔丁(ABDUKERIM NASRIDIN)学习绘画;
法国巴黎国立高等美术学院公派访问学者,师从亚伯拉罕·宾卡斯(ABRAHAM PINCAS)先生;
获中央美术学院博士学位,师从朱乃正先生、罗世平先生;
1994 年至 2011 年任教于新疆师范大学美术学院;
2011 年至今任教于中央美术学院附中。

展览信息

海报.jpg“鸽之舞:胡西丹·克里木作品展”

艺术家:胡西丹·克里木

策展人:张子康

展览时间:2020年10月10日——10月20日

展览地点:北京索卡艺术

怡春园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