怡春园,家庭教师动漫在线观看全集,男女爽插图,立川理慧

EN

CAFA專訪丨王華祥:用一種古老的方法來回應當代的問題

時間: 2021.3.31

“鋦瓷:撕裂的修復——王華祥個展”于2021年3月13日正式啟幕于蘇州博物館。該展覽著眼于藝術家王華祥2020年在疫情下創作的“鋦瓷”系列作品,試圖以畫作及展覽表達其狀態、憂慮和責任,意在向敵意、傷害、戰爭、破壞、短視、撕裂等一切“病毒”宣戰。

3月28日下午,“鋦瓷·王華祥個展”開幕研討活動于蘇州博物館展廳內召開,與會嘉賓包括從全國各地前來的學者、藝術家、評論家、策展人等。研討會以王華祥新作“鋦瓷”系列為出發點,討論了其創作動因、表達技法與切入視角,并以此為線索回顧了王華祥多年藝術生涯中的經歷與際遇。正如蒲國昌先生在研討會中所示,這批畫對王華祥的創作與人生來說都是一次重要的轉折,王華祥本人亦對這批畫傾注了有別以往的情感與體驗。在開幕研討會召開之際,藝訊網就“鋦瓷”展覽及相關作品等話題邀請藝術家王華祥進行了訪談。

展覽現場

開幕研討會嘉賓合影

06 藝術家王華祥在研討會上發言.png

藝術家王華祥在研討會上發言

時間:2021年3月25日

受訪人:王華祥

采訪人:朱莉(以下稱“藝訊網”)

采訪整理:周緯萌

藝訊網:王老師您好,此次展覽《鋦瓷》選擇和蘇州博物館合作。蘇博一直以來呈現的展覽還是更多的著眼于傳統藝術,此次和您合作呈現一批當代藝術創作顯得別具一格,能否聊聊此次展覽的合作契機?

王華祥:其實我知道蘇州博物館是因為貝聿銘,博物館的設計太著名了,后來也有幾個藝術家朋友在這里做了展覽。我實地到訪蘇博之后,覺得它十分獨特:貝聿銘用獨特的方式呈現他對山水的理解,邀請人們進入山水。我們知道山水一般是供人觀賞的,但是貝聿銘的設計恰恰是讓人們能夠游走于山水之間,他運用來自于自然的材料,但是呈現出一種現當代的設計——這是一種全新的、非傳統的東西,而它恰恰和傳統之間有著特別奇妙的關聯——無論形態或者氣質上,它都很傳統。

07 蘇州博物館新館設計者,華裔建筑設計大師貝聿銘先生.png

蘇州博物館新館設計者,華裔建筑設計大師貝聿銘先生

現在有非常多知名的博物館、美術館都很重視它們的外部空間,而蘇博恰恰十分強調內部空間。觀眾進去之后會意識到,展館只是它的一個有機的部分。我覺得藝術滲透在整個博物館里頭,展廳只是一個移動的內容,但是建筑本身是不動的。

所以對于貝聿銘這樣一個能夠實現代表中國的園林和西方的現代建筑、傳統和現代的無縫銜接的大師,我其實很有共鳴。我之前曾寫過“要在現代和傳統之間架一座橋”,其實我今天的藝術也是這樣的,我的技法是非常古典、寫實的,我唯恐自己做不到那么傳統,我用了二三十年來研究技法、造型、材料,我覺得這些東西對我來說它是有靈魂的,即我說的“技術有靈”。正如貝聿銘把現代和傳統、東西方能夠結合在一起,我認為我就是這樣一種人。在蘇博,我感受到了這個空間與我作品充分地契合。

08 蘇州博物館.png

09 蘇州博物館.png

蘇州博物館

藝訊網:這次展出的這批疫情期間的創作,談到了撕裂過后的修復,用了“鋦瓷”這個、很有趣的工藝作為題目,其并非要將傷口隱形復原,而是裂縫本身和修補的過程都最終成為了新的作品/產物的重要組成部分,想請您談談對這個展覽題目以及這一系列作品的思考。

王華祥:“鋦瓷”這個概念的出現,其實對我來說有點像一個“天啟”。其實我們多少年以來,對于“繪畫究竟怎么樣能夠活在當代或者活在時代當中”這個問題,有無數的人在努力,但是好像大部分的情況都很失敗,以至于好像我們拱手把當代藝術這個舞臺讓給了其它的非繪畫、非架上的藝術家。而且這還不是一個個人興趣愛好的問題,實際上是一個時代它幾乎不留給繪畫土壤。在這種情況下,畫家已經沒有退路了,這就逼迫我去思考,繪畫為什么會退場。

藝訊網:關于“繪畫的退場”這一點,您也很有自己的研究和體悟,可以展開來談談嗎?

王華祥:我其實一直在思考,繪畫的退場是永久性的嗎?它是一種歷史邏輯必然還是一種偶然?是一種整體性、世界性還是一種區域性的現象?我有一個判斷,我認為這個退場帶有兩重性:一方面它是繪畫藝術發展的一個邏輯使然,一方面它也帶有很強的偶然性。

首先從邏輯性上來說,我能夠理解當代藝術的出現是藝術發展的內驅力催生的,就像一個人從出生、成長到死亡,有一個生死過程的必然性。對繪畫來說,當寫實達到頂點的時候,繪畫碰到了攝影,攝影其實替代了繪畫的大部分功能,替代了傳統意義上繪畫的記錄功能。所以從這一點來說我認為其退場是有必然性的。

10 鋦瓷一 120×160cm 布面油畫 2020年.png

鋦瓷一 120×160cm 布面油畫 2020年

11 鋦瓷二 30×40cm 布面油畫 2020年.png

鋦瓷二 30×40cm 布面油畫 2020年

12 創作草稿.png

創作草稿

那么此時就出現了一個現象,即藝術家或者說畫家的恐慌。那么如何應對呢?我們看到有的人為了避免攝影的沖擊而走向理性分析、幾何化的路線,譬如塞尚。也有像梵高一樣走向一種表現的路徑,到后來像畢加索等人,通過解構之后重組,其實構建了另外一種主觀的形象,當然也有人向兒童畫、原始藝術、非洲藝術等借鑒。到了杜尚,他認為任何有造型的東西其實都可以是藝術,為什么一個現成的東西不是藝術呢?……這是畫家的一種自覺求生,這時候打開了現代藝術的這扇門,這是一個新的世界,是一個意識的世界,情感的世界,而不再是我們看見的客觀世界了。這其實是求生的一種做法,并沒有那么偉大,但就此出現了全世界大量的模仿者。

另外我說這里邊是有一些偶然性的。很多人認為我是一個不懂現當代藝術的人,其實我恰恰是一個比較早熟的人,早在我十幾歲的時候,受蒲國昌老師等人的影響,我就已經是一個現代主義者?,F代主義有一個重要的特質,即反模仿,反雷同,我很早就接受了這樣的倫理觀。所以當我看到這種大批模仿別人的現象時,我其實是很不屑的。1999年的時候我去法國那邊待了有半年,我才意識到這不是中國的問題,而是世界性的問題。我已經走到了美術史的背面,當我看明白了這些事情之后,我就決定不再追隨潮流,它們對我來說已經不具有誘惑了。

這個偶然性很大程度上還在于商業的介入。我其實是中國藝術家中最早進入市場的幾個人之一,我曾經也希望通過商業來推動當代藝術,但后來意識到這個想法太天真了。我后來發現商業是不在乎你藝術不藝術的,商業在乎的是有沒有利可圖,從這一點來說,學術就變得太不重要了。所以當一個人被選中的時候,其實它是帶有偶然性的,這里面有一套游戲規則,我很早就意識到,定價權的前提是定義權,定義什么是藝術,什么不是藝術。學術界和商業都有一種共同的論調,好像藝術家手中拿的材料和工具決定了他是否是當代的,如果還想讓學術界承認我,我就必須做出改變??墒侨丝傆凶约旱倪x擇,那樣做我不舒服。

其實我對于傳統的這份重視,中間經過數次搖擺,但我又一次一次地確認,直至今日,我堅定地認為我終于把油畫的問題解決了,我打通了。

13 藝術家王華祥創作作品中.png

藝術家王華祥創作作品中

藝訊網:那回到您《鋦瓷》這個系列的作品,它的創作緣起和背后隱喻是什么?

王華祥:在想明白前面說到的問題后,我從被迫邊緣化轉變為主動選擇邊緣化,我從王府井漸漸搬家到平谷,我主動選擇遠離那些干擾。而這批畫的出現,我認為是天時地利,是必然的。它是一個30多年經歷的發酵,當各種復雜、混亂的問題被厘清后,我終于可以往前跑了。

在我心里,這批畫是沒有“東家”的,只有這時你才會真正的純粹,才有可能最準確地抓住人性的、社會的殘缺以及這些問題的本質狀態。因為沒有服務對象的這種創作狀態,就好像老天爺給你開了一扇又一扇門,每天都充滿著喜悅。這讓我意識到,當世俗的這種雜質、貪戀、算計每被丟掉一點,我就會獲得等比例的快樂和自由。但我也經常會回到算計、理性的思考和分析上面,而只要一回到這上面,那扇門就會突然關上,太奇妙了。

鋦瓷四(整體及局部)

“鋦瓷”這個題目,其實也是源于我一直以來的思考,即我如何用一種最古老的方法來回應當代的問題。如果成了,我會為學院和為具象的畫家殺開了一條血路。我在想,我再采用譬如文藝復興的敘事方式來進行創作——我覺得并非不可以,可我還是希望創造一種新的敘事方法,這和我從十幾歲起就接受現代主義的倫理觀密不可分,我不能容忍自己重復別人的方法。所以這一次的“鋦瓷”,我終于創造了一種“王華祥的語法”。

當然這個東西需要有外部因素的催生,一個是新冠疫情,另外是隨之而來的國際關系造成的影響帶給我的觸動。因此當我看到這種國際紛爭,人類、國家、社會面臨的各種各樣的分裂,我突然間就開悟了。在此前,我幾乎所有的文章、爭論都是針對批評界和藝術界,很少觸及到社會,但這次的經歷驟然打開了我的視野。我看到了一個充滿爭議的世界和整體,而不是我們畫家和評論家,以及商業、文化和政治等小范圍了,這一次人類走到一個前所未有的拐點上,這在過去的幾十年當中從未有過。當我對整體有了一種豁然開朗的認識時,“鋦瓷”就出現了,它一方面代表了我中國人的身份,一方面為這個時代的出口打上了一個恰好發生在此時此刻的標簽。

16 鋦瓷四-石版 40×40cm 石版畫 2020年.png

鋦瓷四-石版 40×40cm 石版畫 2020年

17 鋦瓷油畫四、石版畫四 創作草稿.png

鋦瓷油畫四、石版畫四 創作草稿

我認為一個概念的出現和人的命運是息息相關的,正好在今天這個時候,“鋦瓷”和下的疫情以及人類社會的沖突所帶來的種種分裂,就恰好對應上了。當這個詞語出現了,畫面就隨之被催生出來了?!颁|瓷”不單單是我的一個設計和符號,它有更廣闊的含義。

藝訊網:是的,您雖然借鑒了“鋦瓷”的概念,但是在裂痕的呈現上還是和鋦瓷嚴絲合縫的狀態不同,似乎是刻意呈現了一種難以愈合的狀態。

王華祥:我想將它留給時間,也留給每一個人去創造,有的人希望它恢復如初沒有痕跡,但是也有人希望它斷裂。所以我覺得這個部分其實是一個懸念,用時間去愈合,或者也可能在時間當中破碎。

藝訊網:在這批作品的圖像選擇上您是怎樣考量的?我們能看到大概分為幾類,一是“藝術史經典圖像”的選擇,二是“眾生相”的部分,三是您把自己也放入一些畫中,并且居于主導地位。能就這三個部分具體談談嗎?

王華祥:藝術史的經典圖像上有幾個方面的考慮。一是出于本能,我喜歡這些畫,這不是功利上的考慮,而是基于生理。第二個考慮則是帶有對技術性的學習的態度。我其實一直沒有完成對古典繪畫的技術上的一個匯合,我一直仰望著它,但我無法走近。我用了30年甚至40年才終于走近,而今天我可以說我和這些永恒的東西“會師”了。

第三個考慮則是,其實每一種形象其實是我王氏語法里的詞匯。比如這種文藝復興的形象,其實就有我對傳統價值以及人性的永恒的守護,還有對自然、美和性的維護。雖然選擇圖像時是出于本能,但我會去了解這些圖像背后的文化背景和隱喻,選的時候是直覺,但要往下進行深入則需要知識,因此我覺得在圖像上我還是留有開放的解讀空間的。

18 鋦瓷十三 120×160cm 布面油畫 2020年.png

鋦瓷十三 120×160cm 布面油畫 2020年

19 鋦瓷十五 100×120cm 布面油畫 2020年.png

鋦瓷十五 100×120cm 布面油畫 2020年

20 鋦瓷十九 30×40cm 布面油畫 2020年.png

鋦瓷十九 30×40cm 布面油畫 2020年

第二類是我將今天的人和古代的形象“鋦”在一起,一方面是向我喜歡的畫家致敬,一方面我也在檢驗我能否跟我喜歡的畫家站在一起。我有一點希望接受觀者的比較和挑剔的意思,我自己也作為一個觀眾來挑剔我自己,其實我今天可以很自信地說,通過幾十年的時間,我完成了這樣一個任務。

同時,我不認為文化和人性是一種可以被時間隔開的東西,今天的人和過去的人其實沒有本質上的區別,所謂“文化的隔閡”這些問題其實都是來源于人的私利,實際上有一種權力意識在作祟,好像樹立自己就必須打倒別人,要肯定今天則必須否定昨天,我的看法不是這樣的。

這些普通人的形象,有的是我的學生,也有我身邊的人,這其實也是我的一個創作方法,即我會就近選擇形象,我了解這些人的形象和經歷,這會讓我產生瞬間的靈感,這也是一種直覺,當我們的直覺跟我們的世界觀,以及對事、對生活的感知串聯在一起時,就“通電”了,這個時候畫就有力量。

21 鋦瓷六 60×120cm 布面油畫 2020年.jpg

鋦瓷六 60×120cm 布面油畫 2020年

22 鋦瓷九 60×80cm 布面油畫 2020年.png

鋦瓷九 60×80cm 布面油畫 2020年

23 鋦瓷八 60×80cm 布面油畫 2020年.png

鋦瓷八 60×80cm 布面油畫 2020年

而我將自己入畫并且把自己居于主要位置,更多的還是一個性格原因,這一點我覺得我有點像卡拉瓦喬。

鋦瓷十(整體及局部)

藝訊網:從您聊到的過往經歷和性格可以看出,您似乎一直都是這樣一種直接的態度,對出現的問題、發現的裂縫并不遮掩含糊,反而直白地、生猛地但又真誠地表達自我。這種性格和行事方式其實在學院體制內很難見也很難堅持,您是如何權衡學院內的“束縛”和創作的自由表達之間存在的矛盾呢?

王華祥:我覺得我是學院中的一個異類。剛剛談到了我看清現狀之后不再追隨潮流,但我的慣性,我周圍的環境,仍然會沖擊、打擊、壓迫我,這個時候我其實受到一種兩面夾擊。其實體制內外的性質上是一樣的,都是兩種拷貝、兩種重復,一個重復現當代,一個重復傳統,我看到這兩個最主要的陣營對創造性是無所謂的,而我認為創造性是必須的。

我自己有一個比喻,如果說社會是一個大齒輪,那我就是個小齒輪,社會這個大齒輪每天都在轉,其實有很多人拼命地往大齒輪里鉆,但是大部分人都會被甩出。我是個小齒輪,我發現這就是我幾十年的一個自我定位。時機好的時候,我就跟大齒輪一起轉。齒輪間是咬合的,大齒輪高速運轉,我也跟著它轉,但是我如果不認同大齒輪的話,我就自己自轉。所以我大部分時間其實生活在北京的郊區,從空間上來說我不太受外界的影響,噪音聽不見,誘惑看不見。但我不是在那歇著,盼望著哪天天上掉餡餅,也不是說怨天尤人,抱怨這個時代和自己生不逢時。我的基本態度就是說,如果這個世界不需要我,我也不需要這個世界。

27 藝術家工作室.png

藝術家工作室

28 藝術家王華祥進行創作.jpg

藝術家王華祥進行創作

我的這種性格,可能和我從小生長在貴州鄉村那樣一個窮兇極惡的環境中,以及父母的性格和對我潛移默化的教育有關,這讓我在面對壓力時不會逃避,正面迎戰,因為我往往退無可退,且我有一種“抗上”的本能。我喜歡寫作,我的很多憤怒、委屈之類的東西,都是通過寫作釋放,我后來發現,當將這些情緒轉換成一種語言時,其實我就自我一致、自我拯救了。很多文章和思想不是為了寫作文,而是必須流淌。

同時,生活的經歷也讓我意識到,當我為了得到一個東西而去撒謊,我心里面其實很難過,很后悔,于是我就開始捍衛這種真實性,這時候就會顯得和周圍格格不入,所以我變得想要離開這個群體。但是后來我慢慢發現真實的力量,其實說真話沒有那么可怕,所以我原來寫過一篇文章,就是說“你可以嘗試說真話,它沒有你想象的那么危險”,人的這種自由空間其實是爭取來的。我在美院是很自由的一個人,我對真實和真誠的維護帶來的是人們對我等比例的包容,為什么會包容?因為人們心里都還是有哪怕一點“真”的。我堅持一寸,人們就讓出一寸,堅持一丈,他們讓出一丈。而很多人出于安全等因素的考慮,他們實際上不敢進行這種嘗試。我其實很感謝我這種相對孤獨的生活方式。

藝訊網:我想和您探討一下技術與媒材的問題。您在藝術創作中一直不斷去嘗試跟和突破不同的創作媒介,您提出“技術有靈論”,還開設了一個“技術的理論和藝術的倫理“的博士研究方向。想請您談一下這方面的觀點。

王華祥:關于技術和材料,尤其是對于基礎的技術、本體的技術,很多人都是鄙視的,因為人們不相信有一種所謂的本體。這是當代藝術一個特點,本體是被鄙視的。我覺得這和學習一門外語是一樣的——技術這個事兒也確實是從外來借鑒來的,中國畫以前沒有這些油畫的、素描的技術,也沒有關于形式訓練的技術。而這個學習的過程中,我認為材料和技術是一個“單詞量”的問題,是一個必須的東西,而“單詞量”的多少決定了你的自由度,然后才是如何使用這些材料和技術的問題。一個人掌握的語言多了,當然就可以隨心所欲地畫畫,而今天的人則有點急功近利,什么有用學什么,沒用的一概不學。

藝訊網:從您青年時代學習藝術,到現在已經有四十余年了?;赝@幾十年來的歷程和積累,您認為在藝術上您最重要的理念和藝術觀是什么?

王華祥:我也不知道能否總結,剛剛或多或少也談到一些。我覺得其實藝術還是一種人和世界發生關系的一種媒介、一種工具和一種通道。我選擇藝術的時候其實沒有把藝術看成是多么高尚的一個東西,它不是天生一定要有個什么精神。其實說白了我覺得藝術家、畫家只是一個職業,如此我們就可以用平常心來對待藝術。和其它任何一種職業一樣,它其實是一種工作,在這個意義上來說,能不能靠你的工作來換糧食,這是第一步。

鋦瓷十二(整體及局部)

32 鋦瓷十二 創作草稿.png

鋦瓷十二 創作草稿

既然如此,我們就要盡量的把自己的職業做好,我覺得這是職業道德或者職業操守。至于說它能不能賣,能賣多少錢,這個是有運氣成分在里面的,有一句話叫“成事在天,謀事在人”,我覺得作為一個畫畫的人,我們一定要盡最大的力量去“謀”,既然選擇了這個職業就應該去尊重和維護它,不是寄生在這個職業中,而應該盡力對這個職業有所貢獻。

另外,從生存的角度來說,畫家不要職業化,因為職業化就低級了。我們不一定會遇到一個好的時代、環境和周圍的人,在這種情況下我寧愿做點別的事情來掙錢,如此我們就可以按照本性、良知、知識以及我們對歷史、社會和文化的看法和理解來創作。只有具備這些條件,才會產生一個好的藝術家。

展覽現場 

怡春园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