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元素——李纲作品展”于广东美术馆启幕

时间: 2021.11.13

2021年11月12日,当代艺术家李纲个展“元素——李纲作品展”于广东美术馆开幕,展览由广东美术馆与中央美术学院科技艺术研究院联合主办,曹恺担纲策展。

2015年,李纲曾以实验水墨和行为介入到顺德一处珠三角工业遗址现场,在特定的时刻与社会空间环境中制作了展览“在场”,作为艺术家对时代和现实的提问和回应。6年后,李纲回到了美术馆空间内,以影像、旧物件与灯光装置等形式,延续水墨介入城市、社会和历史现实的创作脉络。本次展览中,李纲的影像新作《既轻又重》将以胶片放映的形式呈现,他将自身脉络中的水墨图形关联到这个逻辑链完整的影像作品里,并同时在展览中以80年代旧物品和霓虹灯装置建构了一个特定的历史场景,作为整场展览的特定舞台,从内及外地串联了一个具有历史情怀的多重表达。

水墨元素NO.20091202,408x136cm.jpg水墨元素NO.20091202,408x136cm水墨元素NO.20130122.152X180_.jpg水墨元素NO.20130122. 152X180cm水墨元素NO.20150601.68X68.jpg水墨元素NO.20150601. 68X68cm

李纲的个人艺术生产史,从最早的“水墨位元”起步的历次图形实验、到本次展览中作为主体呈现的“胶片像素”之综合装置集成,其中隐藏了一条以“媒介变异”为进程主导的历史线索——通过媒介的突变与异化,左冲右突、不间断地寻找自身语言,贯穿了李纲艺术之路的始终。但对李纲而言,“水墨”对应着其两个分裂的艺术方向:其一,传统国画的方向,李纲从国画传统的家学渊源到之后学院系统的深造,深谙笔墨写意技法与程式;其二,现代水墨的方向,李纲在新千年以降依赖水墨媒介实施的一系列实验,从架上水墨实验到空间水墨实验。

展览现场

在过去的二十年甚至更长久的历史时期中,李纲自始自终都在与“水墨”缠斗,作为其自幼融入血脉中的初始媒介,水墨基因异常强大的免疫系统,无时无刻地在自动修复着李纲的自我破坏与自我颠覆,这样的缠斗或许将贯穿李纲之前与之后的全部个人史。对此,李纲有着清晰的自我认知,水墨媒介对其而言意味某种“宿命”,即便如此,他并未因此而放弃对这种“宿命”的反动,从架上水墨绘画走向抽象图式探索与现成品拓印实验、从平面综合媒介走向建筑包裹行为与艺术事件制造,李纲以强大的行动力将此种缠斗发挥到了极致——在后疫情时期到来之际,他开始转向一种新的媒介探索——实验影像媒介。

李纲的影像工作,并非如一般当代艺术家仅将影像作为观念表述的一种工具,而是在建构观念的基础上,深入到了影像本体语言的探索与研究。其工作至少涉及到原教旨实验电影(Experimental Film)的胶片媒介、影像现成品(Image Ready-made)与再生电影(Reincarnated footage Film)的概念、拾得影像(Found footage Film)的思路及其方法论、数字滤镜合成及其转印输出、延展电影(Expanded Cinema)与影像替代空间(Alternative Space of Image)传播等多个方向。

3.jpg

5.jpg《既轻又重》 影像(截图) 16分36秒 2019

李纲此次展出的新作《既轻又重》本体是一件逻辑链完整的影像作品,其完整性表现是多方面的:在媒介载体上,是电影胶片的复古与回归;在制作方式上,内蕴数字科技的隐性含金量;在逻辑语言上,承接水墨实验的图式表达;在思想维度上,具有社会学历史内涵的图像凸显;在展示方式上,呈现空间影像的美学张力。如果从展览整体的视角上描述,《既轻又重》是一系列具有广泛延展性的作品的总和:水墨实验的图形溯源与沿用,单格画面的图像截取与再制,影像内部关联物品的采集、整合、重组、装置。所有这些作品的内在逻辑是可以相互关联和印证的,是一个艺术家真实历史情怀的完整独白!

展览现场

美术馆的胶片放映仅仅是《既轻又重》的基本展示模式,其内在语意的多重性表达,将跟随放映空间的变迁和走向而产生几何数量级的倍增。从基础的图之“元”到突变的像之“素”,未来空间的投射、折射、镜像、交互所产生的社会学与传播学上的可能性是难以估量的,这些结果或许将超越李纲影像媒介生产的初衷,而成为他在媒介变革方向的下一个突破点。

据悉,展览将持续至12月3日。

图、文/主办方提供

展览信息

李纲作品展海报.jpg元素——李纲作品展

Elements-Exhibition of Li Gang’s Works

策展人:曹恺

艺术家:李纲

时   间:2021.11.12—12.3

地   址:广东美术馆10、11、12号厅

主办单位:广东美术馆、中央美术学院科技艺术研究院

怡春园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