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蜂巢当代艺术中心双展“季鑫:出神午后”与“夏乔伊:旧事如新”即将开幕

时间: 2021.9.9

蜂巢当代艺术中心将于2021年9月11日至11月7日,在主展厅A厅推出季鑫的最新个展“出神午后”。展览由蜂巢当代艺术中心策展人赵小丹策划。此次展览是季鑫继“夜莺”(2014)、“幕间”(2016)、“弥园”(2018)后在蜂巢的第四次个展,将呈现艺术家近两年来的最新创作。出生于1988年的季鑫,2013年获中国美院油画系硕士学位,曾赴法国巴黎进行艺术交流,是中国新一代备受瞩目的绘画艺术家。作品被纳入龙美术馆、宝龙美术馆、德基美术馆、金鹰美术馆、X美术馆、潇当代美术馆等重要艺术机构及个人的收藏。

季鑫 郊外阅读 2021 布面油画 150×120cm.JPG

郊外阅读 2021 布面油画 150×120cm

季鑫的最新作品基本上都创作于新冠疫情期间,带有少见的田园牧歌风格的美学倾向,既让人感到意外又在情理之中。与传统的田园牧歌题材不同,对于神祗的赞颂和唯美化描摹,不再是艺术家应有的责任,也不是季鑫真正想要达到的效果和目的。诗化的牧歌只不过是一袭怀旧的外衣,借此来悼念理想化的往昔岁月,掩饰社会现实带来的种种不安。与其说季鑫的创作是逃离现实,进行自我救赎与解放,不如说他构建了一个天真而伤感的栖息地,为自己获得片刻宁静的同时,也给行走在这个焦虑时代的旅人提供一个驻足和出神的借口。

季鑫 湖畔 2021 布面油画 190×240cm.jpg

湖畔 2021 布面油画 190×240cm

在本次展览新作中,季鑫塑造的人物对象没有一个男性,那些登台亮相的单个的或者数个女性,也不再是希腊神话中那种自信、优雅、热情甚至光芒四射的女神,而是一些在日常生活当中随处可见的年轻女性:装扮精致,肢体慵懒,“她们轻而谈的肉色在空气中飞舞,空气却睡意丛生”。(马拉美《牧神的午后》)尽管她们也在看书、沉思或者出神,但这些矫饰性的肢体语言和行为,仅仅成为一种语焉不详的身份象征,就像有意展示给朋友圈观看的摆拍照片,在画面之外仿佛都能听见她们的无聊从骨头里渗漏出来的声音。一个牧神潘(Pan)退场的现代田园牧歌,意味着仙女西林克斯(Syrinx)们无需仓皇奔逃,去躲避半人半兽者的示爱而不惜化作芦苇。也可能恰恰相反,她们对男性的缺点洞若观火,漫不经心或许正是对潘神男权欲望的漠视和惩罚。在一个普遍媚俗的时代,季鑫试图用绘画来对抗媚俗,我们却因为“媚俗”爱上他的绘画。

季鑫 拂晓 2021 布面油画 165×190cm.JPG

拂晓 2021 布面油画 165×190cm

“出神午后”既是本次展览的主题,也代表了季鑫绘画气质的概括。“午后”不仅仅指代某段时光,更像是个体的一种超验感受,氛围是神秘的、虚幻的、迷离的,令人容易屈服于疲倦和孤独,却也为心灵打开出神和沉思的通途,正如季鑫绘画中难以言说的那种感受。作为一位系统性研习古典绘画的艺术家,季鑫对宋代院体画和尼德兰绘画有着自己个人的理解和看法。与尼德兰艺术的真实、冷静不同,宋代的宫廷绘画既精密不苟,又弥漫着贵族阶层特有的萎靡柔媚趣味,而东西方这两者不同的美学特征,毫无违和地融合在他的创作当中。尤其对于人物形象的塑造,可以看出艺术家在这方面的努力和收获:线条和色彩源自于西方古典绘画的技法,但在整体人物造型的处理上,加入了并不以追求写实为目的的东方变形主义,从而形成了季鑫隐秘独有的绘画语言。看上去这似乎是一个矛盾,然而,正是这样的“矛盾”拓展了绘画艺术逼窄的开合度。 

季鑫 都市郁金香 2021 布面油画 120×90cm.JPG

都市郁金香 2021 布面油画 120×90cm

季鑫 沉默的慰藉 2021 布面油画 120×90cm.JPG

沉默的慰藉 2021 布面油画 120×90cm

季鑫 紫与蓝 2021 布面油画 120×90cm.JPG

紫与蓝 2021 布面油画 120×90cm

季鑫 新月 2021 布面油画 190×150cm.JPG

新月 2021 布面油画 190×150cm

展览信息

季鑫:出神午后 poster.jpg

艺术家 | Artist: 季鑫 | Ji Xin

策展人 | Curator: 赵小丹 | Zhao Xiaodan

开幕时间 | Opening: 2021.9.11 16:00

展览时间 | Exhibition Dates: 2021.9.11 - 2021.11.7

地点 | Venue:蜂巢当代艺术中心 | Hive Center for Contemporary Art

地址 | Address:北京市酒仙桥路4号798艺术区E06 | E06, 798 Art District, Chaoyang District, Beijing, China

特别鸣谢:回到二十世纪

Special thanks to: BACK TO 20th


与此同时,蜂巢当代艺术中心将于B、C两个展厅呈现年轻艺术家夏乔伊的首次北京个展 “夏乔伊:旧事如新(Das Un/Heimliche)”。本次展览将集中整理与展示艺术家最新的架上绘画的系统性创作和雕塑系列作品。

夏乔伊,1992年出生于中国杭州,2016年获得伊利诺伊州芝加哥艺术学院艺术学士学位,现生活工作于上海。

夏乔伊 TBR-穹顶结构 2021 布面油画、丙烯、喷漆、拉链、凯夫拉线 183×103cm.JPG

TBR-穹顶结构 2021 布面油画、丙烯、喷漆、拉链、凯夫拉线 183×103cm

夏乔伊 TBR-未驯化的西伯利亚狼 2021  布面油画、丙烯、凯夫拉线 153×182cm.JPG

TBR-未驯化的西伯利亚狼 2021  布面油画、丙烯、凯夫拉线 153×182cm

夏乔伊的创作在震荡的全球化背景下试图以精神分析式的方法展开对个体、艺术史以及当代文化中符号的转换和变异。他的日常实践囊括了雕塑、绘画等媒介,并试图从材料、肌理、形式等元素中传达情绪和张力。

“旧事如新”(Das Un/Heimliche)是艺术家夏乔伊回应其身处的地缘政治环境中所受困的文化与政治境遇,而制造的一个颇具神话色彩与泛灵论的当代寓言空间。“旧事如新” (Jamais Vu)为“既视感”(Déjà Vu)的相对面,用作题目,是艺术家宣告展览中的一切相熟物都将以犹昧的“副本”姿态呈现。而展览德文名中 “Unheimlich” 词源意义中已然存在的驯化与危险、亲密与怪怖之间的矛盾,则是艺术家为作品寓言们所铺陈的底色。

夏乔伊 TBR-阅读室和椅子 2021 布面油画、丙烯 141×93cm.JPG

TBR-阅读室和椅子 2021 布面油画、丙烯 141×93cm

夏乔伊  TBR-返祖 2021 布面油画、丙烯、凯夫拉线 143×96cm.JPG

TBR-返祖 2021 布面油画、丙烯、凯夫拉线 143×96cm

“缝合”作为一种具体的技术手段和结构主义(structuralism)创作底层逻辑,被夏乔伊用于产生与再创造为一种能够透过作为表意系统(systems of signification)的艺术实践。作品叙事中出现的典籍与现实现象的互相映射,恋物情节与行走于物质之上的文化与生产行为,是夏乔伊系在观众手腕上的“阿里阿德涅之线”(Ariadne's thread),以便进入他所精心布局的视觉迷宫,而艺术家则试图梳理符号在当下社会与文化语境中的制造与变异。

夏乔伊 GEAR-锻造 2021 布面油画、丙烯、喷漆 120×90cm.JPG

GEAR-锻造 2021 布面油画、丙烯、喷漆 120×90cm

夏乔伊 GEAR-爪刀 2021 布面油画、丙烯、喷漆、凯夫拉线 82×96cm (墙面图).JPG

GEAR-爪刀 2021 布面油画、丙烯、喷漆、凯夫拉线 82×96cm (墙面图)

整个展览被木质的视觉肌理所串联,相较于“缝合”的强势与暴力,木纹的出现承担了调解与安抚的角色。在艺术家看来,横截剖开的树木是被最早人类 “体制化”的自然肌理之一。木制品作为生存和生产中集体无意识的共享记忆,也是一种人类对自我和环境改造最为通俗与熟悉的载体。如夏乔伊自己所陈述的,这次展览的架上作品“木制结构系列”通过拼装木质纹理来营造和再现集体无意识的图像探索,木纹画在“单位制”的模块下,加以不断“繁殖”和“联结”来承载精神的重量与支撑心灵的空间。

夏乔伊 双鱼座世纪 2021 布面油画、丙烯、喷漆、尼龙插口、撞钉、凯夫拉线 150×163cm (墙面图).JPG

双鱼座世纪 2021 布面油画、丙烯、喷漆、尼龙插口、撞钉、凯夫拉线 150×163cm (墙面图)

展览信息

夏乔伊 Joey Xia Poster 01.JPG

艺术家 | Artist: 夏乔伊 | Joey Xia

策展人 | Curator: 杨鉴 | Yang Jian

开幕时间 | Opening: 2021.9.11 16:00

展览时间 | Exhibition Dates: 2021.9.11 - 2021.11.7

地点 | Venue:蜂巢当代艺术中心 | Hive Center for Contemporary Art

地址 | Address:北京市酒仙桥路4号798艺术区E06 | E06, 798 Art District, Chaoyang District, Beijing, China

图文资料由主办方提供

怡春园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