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缺题——梁铨个展于广东美术馆开幕

时间: 2021.8.22

微信图片_20210822194709.jpg

展览现场 图片来源于网络

2021年8月18日,“缺题——梁铨个展”与广东美术馆开幕,此次展览试图将梁铨不同时期的绘画表达带入当下,完成对其三十余年创作的一次小结。

梁铨是中国最早将传统水墨结合抽象创作的艺术家之一,构建了东西方美学语言贯通却相互区别的个人表达。他的作品表达了写实和写意的思考,用细碎的言语辩白,在形与无形之间重建秩序,细节的极致调和以至“空”的境界。水墨轻重有序的晕染,形的消融,真实被层层措置与堆叠的细节阐释,以一种近乎消失的方式置于现实中再次显现,空白意味着无限。表达上的让步和不明确指向,用不对抗不强加的态度应对瞬息万变,梁铨以其最具代表性的水墨拼贴,铺开淡然悠远的禅意。他用综合材料拼贴贯通西方抽象艺术和中国传统水墨,因深刻的东方精髓和独特的风格备受瞩目。

据悉,展览将持续到9月12日。

编/艺讯网

图片及相关资料除特殊标注外来自主办方


展览前言

这个展名为“缺题”,是个冲击力不会很强的展览。像梁铨先生以及他的作品,等待着历史的聚焦。而对于中国当代艺术发展的历程而言,他从未缺席。他只是拒绝在漩涡的中心劲舞或是抢占风口去狂欢罢了,梁先生自有他的想法、节拍器与表达方式,这个展览在2021年于广东美术馆举行,可视为一例。

梁铨 地下的火 1985年 色、墨、宣纸拼贴 89.4×121.4cm.jpg

梁铨 地下的火 1985年 色、墨、宣纸拼贴 89.4×121.4cm

本次展览的作品可分为两类,一类有题目,一类没题目。有题目的,在符合中国人对文字与绘画合一的想象外,酷,而有情;没题目的,冠以“无题”,按梁先生的老师赵无极的说法是想给观者更多理解的可能性。我却认为,这其实是梁先生给看画的人设了个迷局,同时也给自己建了道防火墙。这种直钩钓鱼的游戏,很久远。那年姜子牙72岁,今年梁铨73岁。至于展览的名字“缺题”又与“无题”稍有差异。“缺”并非等同于没有,仅是不求全,更具某些主动性。老子说:“大成若缺,其用不弊。大盈若冲,其用不穷。大直若屈,大巧若拙,大辩若讷。静胜躁,寒胜热。清静为天下正。”引这么长的一段,其实只是想引出最后这一句:清静为天下正。艺术家不是统治者,他们的“天下”即是艺术。从这个角度讲,“清静”与“正”的关系,很像作为艺术家的梁铨,至少像梁铨所追求的。进而我们要感叹他的画如其名。梁是要有担当的,铨乃衡量。梁先生在自持的那份责任中铨衡与坚守。这种不妥协,导致在今天读懂他的人不会很多,就像梁先生说的:“其实不缺,但是总有人认为缺什么。”的确,这个门槛有些高,然而一旦跨过、读懂,便会爱得很深。如同梁铨爱那位曾经孤独的美国艺术家艾格尼丝·马丁。至于梁铨的作品,那些看似轻薄、平静的源自洗衣板的平行线以及淡淡的色块,仿佛端出一方“清静”的湖水。而此处的“清静”是如老子那样断然被表达出来的。再细读,它们的边缘常常是坚定甚至是锋利的,而内部是生动甚至激荡的。这种矛盾性的博弈,在梁先生的建构下达到了画面上恰切。我无须说那是对中庸的追寻,或是接近了所谓阴阳平衡。因为,这些都是内置于中国人基因中的东西,加之梁先生对20世纪以来人类在视觉艺术研究成果的运用,乃至作为版画出身的他,都不是问题。故而,在此我也不想多谈所谓抽象、构成、拼贴以及在时代藩篱中的水墨画等问题。我认为最关键的是从他的作品里,我们能感受到,梁铨对理性的追求本身依然是非常感性的。只有感性倾泻出来的东西才会有所谓真的禅意。作品传递得虽慢,但不滞,虽需等待或细纠,但必有可期的惊喜。仿佛淡墨在宣纸上渗开的过程,是自然而舒缓地扩散。其实,如在高倍放大镜底下,那状态的涌出也会像钱塘江潮一样浩荡。所有表面上的澹泊,恐怕是另一种强烈的苛求所致。

梁铨 倦勤斋的紫藤花之二 2017年 色、墨、宣纸拼贴 160.5×122cm.jpg

梁铨 倦勤斋的紫藤花之二 2017年 色、墨、宣纸拼贴 160.5×122cm

如前所述,梁铨是中国当代艺术发展的同行者,但并没有很多同道人。他从’85新潮的杭州到美国,再回杭州,然后到北京看了一眼,转头决定长居改革开放的最前沿,但远离艺术生态中心的深圳。这一时期所跨越的几十年,正是本次展览作品生成的阶段。他的画作从表面上看,的确是越来越浅淡了,哪怕是黑色为主的画面,黑的都很怡然。此中的真味如好茶,再陈,色再重,依然是清透的。梁铨作品的质感,越来越如玉,在坚冷的质地中充溢着活力因子,而且已然有了包浆。所以,为了更为准确地呈现本次展览的理念,梁先生说展厅要干净,拒绝所有矫饰,安然品读为上。对此,我非常赞同。我们只需把画挂正,静待观众,旁观会心者能有几人就好。

梁铨 无题 2011年 色、墨、宣纸拼贴 30.5×50.8cm.jpg

梁铨 无题 2011年 色、墨、宣纸拼贴 30.5×50.8cm

在梁铨先生发我的展览作品目录中,最后一件是《寒山寺》。这是由多件小幅作品组合成的画作。我请教此作的由来,梁先生回答说,因为母亲曾给他讲过张继的《枫桥夜泊》那首诗,不仅非常有情境感,而且对夜中船上之人的心上之秋,满怀悲悯。依此,我的思绪却牵出了另一件事情,就是与寒山寺及其名颇有渊源的那位唐朝的诗人,僧人寒山。他曾隐居天台山寒岩,题诗作偈。其白话状态的文字与意涵,不仅被胡适所推崇,在上世纪50年代还远播至美国。他甚至成为“垮掉的一代”的精神偶像。提此旧事,不为别的,是在梁铨的作品中感受到了同样的力量以及深切的、迷蒙的问题感。“人问寒山道,寒山路不知。”再荡开一下,如果用个不高级的谐音梗,梁铨似凉泉,可与寒山互文。而梁铨不在寒岩,在很热、很闹的深圳。他在大隐中“日日试”着“新泉”。“试”与 “缺题”一样是态度,意味着自由,何缺之有? 

吴洪亮

2021年6月30日于北京画院


展览信息梁铨个展 海报(中文).jpg


缺题——梁铨个展

展期:2021年8月18日-2021年9月12日

展厅:广东美术馆5、6、8、9号展厅


关于艺术家

梁铨个人照.jpg

梁铨,1948年出生于上海,祖籍广东中山,中国抽象绘画最具代表性艺术家之一。毕业于浙江美术学院附中,后又赴美国求学,曾任教于浙江美术学院(现中国美术学院)版画系,及工作于深圳画院。现退休生活于深圳。

梁铨是中国最早将传统水墨结合抽象创作的艺术家之一,构建了东西方美学语言贯通却相互区别的个人表达。写实和写意的思考用细碎的言语辩白,在形与无形之间重建秩序,细节的极致调和以至“空”的境界。水墨轻重有序的晕染,形的消融,真实被层层措置与堆叠的细节阐释,以一种近乎消失的方式置于现实中再次显现,空白意味着无限。表达上的让步和不明确指向,用不对抗不强加的态度应对瞬息万变,梁铨以其最具代表性的水墨拼贴,铺开淡然悠远的禅意。他用综合材料拼贴贯通西方抽象艺术和中国传统水墨,因深刻的东方精髓和独特的风格备受瞩目。

梁铨的作品在全球广泛展出和收藏,曾参加由两届“威尼斯双年展”总策展人阿基莱·伯尼托·奥利瓦(Achille Bonito Oliva)于中国美术馆策划的“伟大的天上的抽象——21世纪的中国艺术” “悉尼双年展”等重大国际展览,并在美国圣地亚哥大学、德国包豪斯档案博物馆、纽伦堡艺术之家等机构举办个展。其作品被中国美术馆、上海美术馆、广东美术馆、浙江美术馆、香港艺术馆、香港M+、大英博物馆及旧金山大学等知名艺术机构典藏。


怡春园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