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做更好的人——新一代的工作方法”亮相798山中天艺术中心

时间: 2021.6.24

01 展览现场.jpg

“做更好的人——新一代的工作方法”

“一种新的现象正在发生,他们在不同的领域,以从未有过的方式动摇了过去的传统。” 在山中天艺术中心的最新展览“做更好的人——新一代的工作方法”中,策展人崔灿灿如是写道。此次展览中,13位来自艺术、设计、建筑等不同领域的青年创作者,以各自丰富多样的作品诠释了展览的主题。

崔灿灿将“新一代的工作方法”描述为近几年在艺术、建筑和设计领域中,最具代表的新一代的艺术家所呈现的新艺术现象,以及带来的新工作、新身份、新方向、新生活的变化。他强调,这个现象以工作方法的改变展开,使这些青年创作者打破了过去的工作范围和方法,艺术家不再只做艺术,建筑师不再只盖房子,设计师不再是平面上的规划,他们有着广泛的兴趣和更多元的工作,这些工作并无主次,也无本职和爱好,艺术和非艺术之分。

02 绘造社.jpg

绘造社,《京师全图》,2021

03 梁琛.jpg

梁琛,《空间催眠02》,2021

展览第一部分两组建筑师的作品占据了场馆中最大的空间。绘造社与雪城大学建筑学院合作的《京师全图》将清代文献改造成一个巨大的沙盘,在其中连接着历史与未来的形象。对他们来说,模型和绘图不仅是建筑设计中的一道工序,其本身就蕴含着独立的潜能。梁琛的灯光装置虽然体积不大,却以光线直接介入整个场馆的空间,让我们想起那个“用烛光填满整个房间”的哲思故事——装置柔和的光线也让人想起火柴和蜡烛,这些光线常常被用于催眠,而梁琛恰恰将自己的创作称为“空间催眠”——通过一系列动态灯光的引导,形成一个整体的、缓慢的光的场域,揭示山中天艺术中心建筑空间内在的丰富性。

04 陈天灼.jpg

陈天灼,展览空间,2021

05 赵赵.jpg

赵赵,《橱窗》,2021

第二部分的艺术家们也彼此形成了呼应。陈天灼的作品由手稿,影像,NFT等素材构成,同时还加上DJ演出,整个派对式的无序空间凸显的是作者艺术家、导演、DJ的多元身份和气质,他无条件地吸收这一切。另一边,赵赵营造的博物馆式空间则让人不禁肃静。玻璃柜中从棉花、古董到方便面、名牌鞋包的各种并置看似荒诞,却展现了作者对工作和自我的剖析和隐喻。葛宇路和何翔宇的作品都是对行为的记录,他们在这些行动中尝试搅动公共生活中的身份边界,通过具体的微观行动探讨今天文化境况中的危机和可能性。 

06 葛宇路.jpg

葛宇路,《假日时光》,2021

屏幕截图 2021-06-24 143549.jpg

何翔宇,《August 27th》,2016

新的工作让新一代拥有更多的新身份,他们像是一个连接器、中转站或是文化综合体,一切资源,好玩的事物,都成为他们跨越的工具,也都是他们的舞台和战场。新身份也带来了新生活,他们生活在流动的世界,工作和生活不再分明,收藏旧物和新潮;经营空间、潮牌和人设;组织活动、策划展览、不分昼夜地酝酿运动、链接、party。他们可能是DJ、导演、纹身师、人群里的中心,无法单一定义的身份创造了截然不同的新生活。

08 梅数植.jpg

梅数植,《文字出口》,2021

09 周轶伦.jpg

周轶伦,《米开朗基罗的礼物》,2020-2021

10 李燎.jpg

李燎,《做更好的人》,2019

第三部分的创作者们都聚焦于艺术的这种联结能力。梅数植的作品将对汉字的体验从“阅读”引向“观看”,挖掘中文符号的独特魅力。周轶伦的目光则指向一件西方经典作品,同时狂野的涂鸦和销售文化衫的行为,使他的作品充满时空与品位之间的差异。与两位设计师的建设理想不同,李燎的作品里更多的是反讽。能不能用服从来反抗庸俗文化?通过戏谑的方式,他为“中产阶级文化批判”这一老生常谈的主题注入新内容。

11 朱砂.jpg

朱砂,《口头设计》,2021

12 王子耕.jpg

王子耕,《1994年》,2021

新的生活带来了新的方向,新一代没有必须达到的地方,不再有彼岸和此岸的划分,也因此获得了更广阔的土地。他们理性,但不是清教徒,随时可以动摇;感性、随机、时刻放飞和漂移,却又不乏策略。他们有着相同的方法,却没有相同的价值、兴趣。思想从不一致,也无太多交集。他们是真正摆脱了集体主义和运动热情的新一代人,他们的口音既不是西方思潮的产物,又不是中国的本土现实,他们是混杂了各种口音,真正成长于国际化的新一代。

13 倪有鱼.jpg

倪有鱼,《空间多米诺》,2021

14 童文敏.jpg

童文敏,《放风》,2016

也许正是因为如此,在最后一个部分,几位创作者之间的共性已经难以把握,而这反过来也意味着没有绝对的差异将他们区分开——事实上,同展厅空间一样,展览每个部分之间都不是界线分明的——就像对设计师和策展人朱砂来说,共同在场的这一事实本身就具有意义。王子耕体量巨大的装置如同一个封闭的房间,同时又像一个玩具。这个机关与幻觉构成的空间将观众引向作者的童年,以及一个孩子对父亲的记忆,跨越不同时间、不同主体,传递着哀悼与新生的力量。倪有鱼和童文敏的作品同样来自个体经验。倪有鱼的作品类型和他的收藏一样丰富,白盒子式的展陈空间也正贴合作品中若隐若现的历史指涉要求的专注。童文敏的行为影像在一个更日常化的阁楼中播放,坐在小窗边的书桌前,我们也仿佛更贴近了作者试图用简单的动作捕捉的诗意。

崔灿灿总结道,在这些新的工作方法中,新一代以自己作为方法,不是陈词滥调地自我表达,而是创造自己,实验自己,设计自己,发明自己。他们的艺术不过是自己的某种样子,作品不过是生活里的某个片段。于是,艺术成了人的周边,这些新工作、新身份、新方向和新生活,创造了他们所从事的全新的工作:艺术不是去改变艺术,而是去改变人。什么是人的定义,人的存在,创造人的可能,做更好的人。

文、编丨罗逸飞

图片致谢展览方

15.jpg

发布会现场(从左至右)梁琛 梅数植 李涵(绘造社) 童文敏 赵赵 崔灿灿

16.jpg

策展人崔灿灿介绍展览内容

展览现场


展览信息

微信图片_20210624144411.jpg

“做更好的人”——新一代的工作方法 

新工作、新身份、新方向、新生活

策展人:崔灿灿

艺术家:陈天灼、绘造社、葛宇路、何翔宇、李燎、梁琛、梅数植、倪有鱼、童文敏、王子耕、赵赵、周轶伦、朱砂

展览时间:2021.6.20-2021.09.07

主办机构:山中天艺术中心

协办机构:十点睡觉艺术空间

展览地点:山中天艺术中心

北京市朝阳区798艺术区南门万红里甲31号

怡春园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