怡春园,家庭教师动漫在线观看全集,男女爽插图,立川理慧

EN

CAFA專稿丨長耘于空漠:吳大羽的蠟彩與藝術精神

時間: 2021.5.31

圖2 展覽現場.jpg

“美在天上,有如云朵,落入心目,一經剪裁,著根成藝?!?/p>

——吳大羽《至吳冠中、朱德群信》

作為二十世紀初第一代留法中國藝術家之一,吳大羽在中國現代藝術的發展歷程中扮演著拓荒者的角色,他將西方的表現主義、抽象藝術與中國傳統書畫理論及儒、釋、道的思想觀念相結合,提出以“勢象、光色、韻調”作為繪畫的依據,其繪畫創作著眼于形式語言的探索,注重表達畫面的意象與韻味,與吳大羽同期留法的林風眠贊譽吳大羽是“非凡的色彩畫家,有宏偉的創造力”。

圖3 展覽現場.jpg

展覽現場

通覽吳大羽存世的兩千五百多幅畫作,雖然幾乎都沒有留下簽名與日期,但我們仍能從風格和形式上看出不同時期的差異。吳大羽前期的創作在形式上仍保有具象的刻畫,而后期創作則體現出濃厚的抽象色彩,強調對意象的表現,且繪畫主題更多地轉向日常印象,其中多達一千三百六十六幅的蠟彩畫當屬后者。過渡到抽象創作的吳大羽為何熱衷于使用蠟彩?他又是在怎樣的心境下進行蠟彩創作的?從其蠟彩畫的相關問題入手,結合八十年代末之后逐漸面世的大量作品和相關文獻材料,我們能夠深入了解吳大羽的繪畫語言,感受其獨具哲思與詩意的藝術氣質。

2021年5月22日,由中歐國際工商學院和吳大羽藝術文獻中心聯合主辦的“心目吐彩——吳大羽蠟彩藝術展”在中歐國際工商學院北京校區凹凸空間開幕。本次展覽以吳大羽的30余件不同時期的蠟彩作品為中心展陳,輔以其油畫和書法,結合書信、手稿等文獻,向觀眾呈現吳大羽卓越的藝術成就和詩意的精神世界。

01“長耘于空漠”的藝術生涯

在相當長的一段時間內,由于吳大羽其人和作品被主流的美術史敘事所掩蓋,“吳大羽是誰”成為觀眾面對本次展覽時不得不提出的疑問。因此,展覽以藝術家的照片和年表作為開場,為我們梳理了吳大羽從早年學藝到中年遇挫,再到晚年迎來創作高峰的藝術生涯,同時反映出他所身處的歷史背景。

圖4 青年吳大羽.jpg

青年吳大羽

圖5 展覽現場.jpg

展覽現場

吳大羽1903年出生于江蘇的書香門第,自幼就打下了中國古典文學和書法的基礎。1917年,吳大羽開始師從海派畫家張聿光學畫,三年后,進入上海申報館擔任美術編輯,為報刊繪制漫畫。1923年,吳大羽赴法求學,考入巴黎高等美術學校,接受西方古典寫實主義的訓練,開始學習素描、油畫以及雕塑。此外,他還受到了現代主義繪畫的影響,曾得到法國立體派創始人之一喬治·勃拉克(Georges Braque)的指導。1927年回國后,吳大羽先在上海新華藝術大學任教,第二年受林風眠的邀請,參與創辦杭州國立藝術院,受聘為首任藝術院西畫系主任。此時風華正茂的他,除教學外還創作了許多表現時事的巨幅油畫作品,并積極參與學界藝術活動,這一時期可以說是他人生中的“第一個高峰期”[1]。

圖6 吳大羽與林風眠(左)、林文錚(中).jpg

吳大羽與林風眠(左)、林文錚(中)

1937年前后,由于抗日戰爭全面爆發,吳大羽攜家人跟隨學校[2]幾經輾轉遷往昆明,卻未能得到續聘,他不得不經滇越鐵路轉道香港返滬,并從此開始蟄居于其岳父家留下的一間二層公寓,直至去世。這間狹小的閣樓位于上海延安中路百花巷內,它閉鎖、偏安、咫尺方寸,豢養出一種獨特的生活形態,讓吳大羽逐步潛入自己的內心世界,成為其往后坎坷人生的最后一道護堤,以及追蹤其藝術生命的最后一所驛站。[3]

戰爭結束前夕,遷回原址的國立藝專再度聘請吳大羽任教,然而沒過多久,校方以“因藝術表現趨向形式主義、作風特異,不合學校新教學方針之要求……絕無求取進步之意愿”為由解聘吳大羽。自此開始,失去工作的吳大羽步入了人生的低谷,盡管1960年上海市美術??茖W校[4]成立時他受聘為油畫系教師,但該教職更多只是掛名,因其教學思想不合時流,學校不予排課,短期工作后他便賦閑家中。

圖7 色草,布面油彩,54X39.5cm,約1980年.jpg

色草,布面油彩,54X39.5cm,約1980年

失業讓吳大羽面臨物質生活上的困窘,而“文革”的爆發給他帶來的是精神上的創痛,因“形式主義祖師爺”和“對抗社會主義現實主義文藝”等接踵而至的“罪名”,吳大羽長期受到不公正待遇,遭遇抄家與批斗。沒有條件進行自由創作的他,于是躲進小樓之中研讀儒、釋、道的義理,尋求心靈的慰藉。1976年“文革”結束,文藝創作迎來了復蘇的春天,吳大羽雖已過古稀之年,其創作卻走向了新的高峰。據其學生閔希文回憶,在1978到1988年——吳大羽人生的最后十年中,由于健康原因,他只能創作一些小尺幅的作品,“畫幅尺寸雖小,但每幅都有著自身的生命和力量,它們的表現力并不依賴于其主題?!盵5]晚年吳大羽的作品規避了一切可用作政治解讀的具象題材,畫面益發抽象,而色調則愈加明亮,多年來的孤獨與執拗仿佛轉變為內心的充實。

圖8 無題99,布面油彩,45.5×32.5cm,約1950年.jpg

無題99,布面油彩,45.5×32.5cm,約1950年

縱觀吳大羽的一生,他始終堅持著對繪畫現代性的探索,然而伴隨其被社會與主流美術界的邊緣化,這種探索成為一趟艱苦而孤獨的旅程,正如他在給學生吳冠中的信中所言,他是“長耘于空漠”的孤獨者。如今面對吳大羽遺留下來的作品,我們看見的正是這空漠中的光芒。

02“心目吐彩”的蠟彩創作

“長耘于空漠”既是吳大羽在創作中堅守的心境,也指向其五十年代開始備受冷落的境遇,身處逆境的吳大羽由于缺少充足的工作空間、油畫材料等創作條件,轉而利用手邊易得的紙張與蠟彩,留下了大量日常題材的小尺幅畫作,更關鍵的是,他試圖提煉屬于蠟彩自身的繪畫語言,不斷挖掘其藝術價值。本次展覽選取其四十年代到八十年代不同時段的蠟彩作品,從中我們能夠發現藝術家在新媒材的形式語言的探索中經歷的變化。

圖9 無題175,紙本蠟彩,39.4x27.8cm,約1950年.jpg

無題175,紙本蠟彩,39.4x27.8cm,約1950年

蠟彩畫的媒材即油彩粉筆(Oil Pastel),俗稱蠟筆、油畫棒。蠟彩是一種古老的繪畫技法,公元前四世紀在希臘就已出現。民國時期,歐美、日本的蠟彩畫工具傳入國內,但多見于繪畫初學者或少兒美術教學,不似油彩、水彩那樣在藝術創作中占有主流地位。不過,吳大羽卻對蠟彩有著別樣的青睞,他曾在1979年致學生蔣鴻奎的信中總結道:“蠟彩之突出渲染細描,疊層加工,復襯比應,來居先操縱,說明這一工具之于敏感范疇是奪變、力定、強速作用上。這一心目吐彩新工具,不全像是粉彩、油彩、水粉彩、水彩、素彩的復道品,又有其獨特點。素繪也有其獨立彩章,書法藝術之神彩是其主例之解?!盵6]

圖10 無題183,紙本蠟彩,39.2x27.5cm,約1950年.jpg

無題183,紙本蠟彩,39.2x27.5cm,約1950年

吳大羽對蠟彩的解讀,既反映出來自西方野獸派、表現主義的“主觀色彩學”,又能看到中國傳統書畫理論中的“神韻”,“心目吐彩”一詞則代表著文人品味修養的外化與詩化。對吳大羽而言,“藝術是一種語言,只有時代之別,沒有地區之分”,這樣一種融貫中西的藝術觀念成為推進其蠟彩畫創作的基礎。

圖11 無題187,紙本蠟彩,18.8x13cm,約1950年.jpg

無題187,紙本蠟彩,18.8x13cm,約1950年

圖12 無題189,紙本蠟彩,18.8x13cm,約1950年.jpg

無題189,紙本蠟彩,18.8x13cm,約1950年

在本次展出的吳大羽五十年代的作品中,我們仍能看到一部分諸如花卉、人物等具體繪畫對象的痕跡,這一時期吳大羽還未走向純抽象,在對形式的提取上,吳大羽“只是感其所感,以致筆不知從何始、從何止?!盵7]而面對吳大羽后期的畫作,我們幾乎看不到具體形象,取而代之的是基于各種純粹的形式因素而構成的畫面,其中包含了“時間的運動,筆法之勢、墨法之勢、空間之勢”[8],表達出吳大羽提出的“勢象”的美學內涵。

圖13 無題286,紙本蠟彩,14.6x10.3cm,約1980年.jpg

無題286,紙本蠟彩,14.6x10.3cm,約1980年

圖14 無題289,紙本蠟彩,14.7x10.2cm,約1980年.jpg

無題289,紙本蠟彩,14.7x10.2cm,約1980年

03 以“道義”為根本的藝術精神

本次展覽中的蠟彩畫呈現出藝術家豐富多變的創作面貌,而畫作背后,是吳大羽作為畫家、詩人、丈夫、師長等多重身份的生命體驗,步入展廳末尾,由畫冊、詩集、書信、照片、藝術家語錄等材料構成的空間引導觀眾以閱讀的方式進入吳大羽的內心世界。

圖15 展覽現場.jpg

展覽現場

圖16 吳大羽與夫人壽懿琳.jpg

吳大羽與夫人壽懿琳

圖17 1948年,吳大羽、壽懿琳夫婦與趙無極、謝景蘭夫婦.jpg

1948年,吳大羽、壽懿琳夫婦與趙無極、謝景蘭夫婦

在這些材料中,吳大羽與其學生的通信尤為引人注目,這些信件不只包含吳大羽授課講義的內容,還流露出他與一眾懷揣著赤子之心的青年藝術家對藝術與人生的體悟。這不禁提醒著觀眾,吳大羽作為早期中國現代高等美術教育建設者的身份,似乎與他的藝術創作一樣,也受到主流的美術史敘事話語的忽視,這一身份涉及吳大羽與一些重要藝術家之間的師承關系,例如吳冠中、朱德群、趙無極等享譽全國畫壇乃至國際藝術界的藝術家,都曾在國立杭州藝專接受過吳大羽的指導。

圖18 1993年11月,吳冠中與朱德群、趙無極會面于.jpg

1993年11月,吳冠中與朱德群、趙無極會面于巴黎“塞紐奇博物館”舉辦的“當代中國畫家——吳冠中水墨新作、油畫及素描”畫展開幕式

圖19 吳大羽致吳冠中、朱德群書(部分),.jpg

吳大羽致吳冠中、朱德群書(部分),27.6×21.3cm,1941年

吳冠中曾憶述道,吳大羽在教學中循循善誘,以源源不絕的生動比喻闡明藝術真諦與畫道航向,“他永遠著眼于啟發”[9],這種順應個性、不訴諸教條的理念在吳大羽致吳冠中、朱德群的一封信件中得到印證,吳大羽在信中說“藝教之用,比諸培植灌澆,野生草木,不需培養,自能生長。繪教之有法則,自非用以桎梏人性,驅人入壑,聚殲人之感情活動?!贝朔陶d既是對學生的指引,也表露了他對藝術最為真切的理解。在師生間的書信來往中,也即吳大羽傳道授業的過程中,這些格言式的話語不斷涌現:

“中西藝術本屬一體,無有彼此,非手眼之工,而是至善之德,才有心靈的徹悟?!?/p>

“繪畫即是畫家對自然的感受,亦是宇宙間一剎那的真實?!?/p>

“我以宏觀入微觀,苦思接物之心,從事心手眼藝功,奪人所未悟,創人所未睹,行吾作業?!?/p>

圖20 展覽現場.jpg

展覽現場

借由這些文獻材料,我們不難理解為何吳大羽認為“藝術的根本在于道義”,道義既是吳大羽在“長耘于空漠”的境況中不斷追尋的繪畫語言的本真之所在,又根植于師生之間有關藝術與人生的交流。

圖21 展覽現場.jpg

展覽現場

與許多在現代性探索中遭遇磨難的藝術家相似,吳大羽“背負著藝術的十字架”[10],其生后才逐漸被發現的藝術成就填補著主流美術史敘事所遺失的一角。透過本次展覽中這些沒有標題、簽名、日期的蠟彩畫,我們不僅能夠看到吳大羽所追求的寫意與抽象的形式語言,以及超脫于客觀物象的詩意與哲思,還能感受到身居“小樓”中的他對“以道義為根本”的藝術精神的堅守。

文 | 胡子航

圖片致謝中歐國際工商學院、吳大羽藝術文獻中心、勢象藝術中心 

注:

[1][8]周長江《中國抽象油畫的奠基人吳大羽》,載于畫冊《吳大羽作品集》,北京:人民美術出版社,2015年。

[2]1937年國立杭州藝術??茖W校西遷經浙江諸暨、江西貴溪、湖南長沙至湖南沅陵,后南遷的國立北平藝術??茖W校并入,學校更名為國立藝術??茖W校,輾轉昆明,重慶等地繼續辦學。1945年抗戰結束后國立藝專遷回杭州。

[3][7]閔希文《心靈的徹悟——憶中國油畫第一代墾荒者吳大羽》,載于上海油畫雕塑院編畫冊《吳大羽》,上海:上海教育出版社,2003年。

[4]近代以來上海出現過兩所美術??茖W校,一所是劉海粟等人于1912年創辦的上海美術??茖W校,簡稱“上海美?!?,又稱“老美?!?,另一所則是1960年成立的上海市美術??茖W校簡稱“上海市美?!?,又稱“新美?!?,此處指后者。

[5]許江《生命的詩性和虔誠》,載于上海油畫雕塑院編畫冊《吳大羽》,上海:上海教育出版社,2003年。

[6]該信件收錄于畫冊《吳大羽作品集》,北京:人民美術出版社,2015年。

[9]吳冠中《被遺忘、被發現的星》,載于大未來畫廊《吳大羽》畫集。

[10]邵大箴《背負藝術十字架的人——紀念吳大羽先生》,載于上海油畫雕塑院編畫冊《吳大羽》,上海:上海教育出版社,2003年。


展覽信息 

圖22 海報.jpg

中國現代主義先鋒系列展“心目吐彩——吳大羽蠟彩藝術展”

展覽時間:2021年5月22日——9月12日   10:00-16:30(周一閉館)

開幕時間:5月22日14:00

主辦單位:中歐國際工商學院 吳大羽藝術文獻中心

協辦單位:勢象藝術中心

學術主持:李大鈞

策展人:袁睿

展覽設計:李果

冠名支持:龍源海外


藝術家簡介

圖4 青年吳大羽.jpg

吳大羽(1903-1988),中國杰出的現代主義藝術大師,中國抽象繪畫奠基人,油畫家、美術教育家、詩人。

1903年12月5日生于江蘇宜興。1917年到上海,師從張聿光學畫。1920年任上?!渡陥蟆访佬g編輯,繪制漫畫。1923年留學法國,考入巴黎國立高等美術學校。1924年1月,與林風眠、李金發等人在巴黎組織霍普斯學會,后改名為“海外藝術運動社”。1927年回國,任上海新華藝術??茖W校教授。1928年3月,參與創辦國立藝術院,任西畫系主任。8月,與林風眠、林文錚等人發起“藝術運動社”。9月,國畫系與西畫系合并,吳大羽任繪畫系主任。1938年離開教職。1947年復回國立杭州藝專擔任教授兼西畫組主任。1950年遭校方解聘,居家作畫。1960年任教于上海美專油畫系。1965年進入上海油畫雕塑工作室(院)。1988年元旦去世。曾任上海交通大學藝術顧問,中國美術家協會顧問,上海畫院副院長,中國美術家協會上海分會理事。作為美術教育家,他培養的學生有丁天缺、祝大年、吳冠中、朱德群、趙無極、莊華岳、閔希文、趙春翔等。

怡春园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