怡春园,家庭教师动漫在线观看全集,男女爽插图,立川理慧

EN

“無意呈現——楊沛霖作品展”于今日美術館開幕

時間: 2021.5.19

5月15日,“無意呈現——楊沛霖作品展”于北京今日美術館3號館開幕。此次展覽是獨立藝術家楊沛霖的首個當代藝術個展,首次展出了藝術家近二十年藝術探索中的46件代表作品,邀請觀者共赴一場別具一格的視覺饗宴與心靈漫游。

出席開幕式的嘉賓包括:本次展覽學術主持、北京大學藝術學院院長彭鋒,今日美術館副館長晏燕,中央美術學院藝術管理與教育學院教授劉禮賓,北京畫院美術館策劃部主任王亞楠,本次展覽策展人、藝術中國主編許柏成,中國現當代美術文獻研究中心主任楊之歌、寧波市美術家協會副主席王琛等。

作為一名有著長時間書法經驗的藝術家,楊沛霖將水、墨和宣紙作為藝術實驗的主要材料,通過折疊、捆扎、滾壓、拓印等不同動作,不斷探索這些古老媒介的潛能。他的動作樸拙而極簡,每一動作創生出一個視象系列,最終亦構成了本次展覽的主要單元——“非對稱”“非重復”“非形象”“非表面”。

這些作品尺幅巨大、細節耐人尋味,不同系列呈現出相異的形式、色彩與線條之美,同時又統一于藝術家的核心創作理念——無意呈現。在創作它們時,楊沛霖摒棄既往經驗的積累,回到藝術的源頭——物質之前,甚至是意念之先,從“無”開始,“無”中生“有”。他并不設定作品最終的呈現效果,只是在天人合作之中,讓心中的“意”與客觀的“象”同步發生。而面對水墨在宣紙上自然生成的物象,楊沛霖最終以內心來衡量一件作品的成立與否。合于心象,便成為作品,非心所要,便斷然棄之。

展覽從藝術家近兩年創作的“非對稱”系列開始,按照系列創作時期在兩層展館空間內逐漸往前追溯。展覽中最早期的作品則是形成于2013年的裝置《淹墨》——這件由臺風菲特“創作”的作品,正是自然與時間的造化呈現。更早期的藝術創作則“濃縮”于最后一個展廳——裝置《廢作紙漿》是藝術家將約160張創作于2007年前的水墨舊作撕碎、搗爛而成,是其對早期形式主義和現代主義探索的告別與留念。

楊沛霖生活在浙江余姚,這里是明代大儒王陽明的故鄉。楊沛霖的思想與創作,受到了以陽明“心學”為代表的中國哲學的深刻影響。此次展覽入口處的大型裝置《格畫》便是對陽明先生的致意:7米挑高空間內,6張丈二尺幅作品組接成兩條十米長卷,如瀑布般流瀉而下,并與“翠竹”相映成趣。這是借用王陽明的“格竹”典故,邀請今人靜心“格畫”。

另一方面,楊沛霖作品中又閃動著理性精神與科學思維的花火,蘊含著這個世界構成的基本原理:多維空間、延續與突變、有限與無限、互補與平衡等。楊沛霖曾提到:“我生活在二十和二十一世紀,我的創作就是將我所看到的事物的真相,用藝術的手段呈現出來。不斷地創造新的藝術語言,無所不用其極,一步步逼近真實,而逼近真實的同時,真相無所不在?!?/p>

開幕當日下午,展廳現場舉辦了學術沙龍。策展人許柏成主持了沙龍,他認為這個展覽為大家提供了一個值得關注和研究的個案。楊沛霖20余年的默默探索超越了形式,更注重呈現觀念。他創造性地將中國傳統文化哲學思想與當代藝術的表現形式融合在一起,形成了獨特的創作方法和藝術理念,為中國當代藝術注入新的血液。

北京大學藝術學院院長彭鋒在發言中表示:第一眼看到楊沛霖的作品,最打動人的是他作品里的氣質,這種純粹的氣質在抽象藝術里很少能見到。這種氣象既與一個地方的文化之博大有關聯,也離不開自然力量的幫助——當然,也離不開藝術家的發現。在人工智能已極度發達的時代,藝術作品已并非最重要的呈現,藝術家本身是最重要的,楊沛霖就是這樣的一位藝術家。

今日美術館副館長晏燕講道,楊沛霖是一位隱居的、純粹的藝術家,這兩個詞在今天是非常難得的。但隱居并不意味著他割斷了與外部世界的聯結,他的觀念化的創作便代表了自己對外部世界的理解。當折疊系列散發出棱鏡一樣的多面光彩時,便呈現出了外部世界的豐富樣貌。楊沛霖在藝術創作中循序漸進地實現對自我的超越,達成與外部世界的和解,物與我的和解。

中央美術學院藝術管理與教育學院教授劉禮賓提出,最近三到五年,老中青三代藝術家都有人厚積薄發、隱逸而出。對于這樣的藝術家的發現與研究,對藝術史而言是好現象。當代藝術史的書寫在生成之中,這是一個開放的場域。楊沛霖的藝術并非再現或表現,而是由內而外地自然流露。 

據悉,本次展覽將持續至5月30日。

圖、文/主辦方提供

 

展覽信息

展覽標題:無意呈現—楊沛霖作品展

展覽時間:2021.5.15-2021.5.30

展覽地點:今日美術館3號館

學術主持:彭鋒

策展人:許柏成

主辦單位:今日美術館

怡春园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