怡春园,家庭教师动漫在线观看全集,男女爽插图,立川理慧

EN

從敘述到涌動之思:藝術家王紹昌的“海之歌”

時間: 2021.5.24

圖1“海之歌——王紹昌作品展”現場.jpg

“海之歌——王紹昌作品展”

藝術家王紹昌出生于泉州灣入??诘囊蛔u上,與海為伴的他精研海洋題材創作數十年。雖取材大海,王紹昌的藝術卻不拘泥于寫實再現,而是以感悟式的表意筆法,立足于當代精神風貌,將質樸野性的生命力注入其以水粉、油畫、漆畫等媒介對海洋的表現中。2015年,退休后的王紹昌,因為一直向往北京的文化藝術氛圍,遂北上定居繼續鉆研藝道。雖然在物理空間上遠離故鄉的大海,但他開始從內心生發出對海洋的深思,他的海洋題材的創作也由過去的“觀物描繪”升華為“觀心抒情”。同時,他開始致力于打破中西藝術媒介,將水粉、油畫、漆畫的共性融于水墨,將海港景象與漁民的日常生活洗練為一種生命意象

近期,于中國美術館開幕的“海之歌——王紹昌作品展”,展出了王紹昌以大海和港口為題材的作品60余件,其中既有近年來融合不同繪畫媒介性質的水墨作品,也有數十年從藝生涯中的精品。在呈現出藝術家在海洋題材上進行的筆墨語言新探索的同時,也展現了他多年探索海洋題材的藝術歷程。

圖2 王紹昌發言.jpg

藝術家王紹昌在開幕式致辭

圖3展覽現場.jpg

展覽現場

寫就“筆下之?!?/strong>

“王紹昌的藝術經歷,實際上是一路上披荊斬棘,經過了重重挑戰才成就出他的藝術成績的?!盵1]

1953年,王紹昌出生于福建泉州,自幼喜愛繪畫的他,雖未有過藝術專業學校的求學經歷,卻一直堅持自學。16歲時,王紹昌參加福建建設兵團,除了從事高強度的體力活,王紹昌還參與各種宣傳畫、漫畫、連環畫的創作。艱苦的兵團生活,磨礪著王紹昌的身體和藝術技藝。

王紹昌人生中第一次較為專業的學習機會是參加由兵團舉辦的一次業余美術作者訓練班。在訓練班,王紹昌師從畫家何孔德的優秀學生陳年,接受到由何孔德在中央美術學院馬克西莫夫油畫訓練班所承襲下來的蘇派創作方法:并重現場寫生與個性抒發。這種具有強烈感染力和形式感的繪畫語言,在相當長時間內持續影響著王紹昌的創作。

展覽現場

70年代初兵團撤銷,王紹昌去到南平電影院任職。在攝影等技術尚未盛行之前,電影宣傳海報均需畫家繪制,上個世紀80年代前的許多畫家都畫過電影海報。就這樣,王紹昌又畫了多年海報。與此同時,王紹昌開始深耕中國書畫,并推崇魏碑的雄強剛健、顏真卿的豐美雄秀與黃賓虹的渾厚蒼潤。此后,“日日練習書法的行為幾乎伴隨著他的大半生”[2]。在這些工作和學習中,他不斷積累、精進自己的藝術技巧,并為其后的藝術創作打下基礎。

圖6法 紙本水墨 2019.jpg

法 紙本水墨 2019

1978年,福建作為改革開放的前沿陣地,西方各種現代主義藝術開始傳入。王紹昌得以接觸到印象派、表現主義等藝術流派,他開始對19世紀以來歐美出現的多種藝術創作思潮與現象進行了全面認真的考察,并在突顯形式美與個性張揚的情況下,對色彩、線條、節奏、韻律、造型、筆觸等元素在繪畫中如何運用的問題進行了更加深入的實驗[3]。由此,他的繪畫創作也隨之進入了全新的階段——在蘇聯寫實主義的基礎上轉向西方表現主義風格。

圖7古雷漁港 96cmx178cm 水粉 2013.jpg

古雷漁港 96x178cm 水粉 2013

1996年,憑借多年的勤奮,一心畫畫的王紹昌調入泉州畫院。在一個更為廣闊的平臺,王紹昌頻繁地去戶外寫生,捕捉家鄉的景象,搜集創作素材。而作為海濱城市的泉州,其海港景象最易為藝術家所關注。在積累了大量由寫生而來的海港、海市素材后,王紹昌開始專注于表現海洋題材。

圖8泉州港.jpg

泉州港(圖片來源網絡)

歷經多年的畫院生涯,王紹昌在表現海景、漁村題材上逐漸探索出了自己的藝術風格,如《漁舟唱晚》《古雷漁港》《光陰荏苒》《漁歸》等表現港口漁村的水粉作品在全國展覽中屢獲佳績。他的水粉作品偏好飽和度較高的色彩,局部以丙烯顏料提亮,再配合迅疾粗硬的黑色線條勾勒、掃刷漁船與倒影,充滿了強烈的情感張力,這一特點一直延續到他此后的創作中。

圖9漁舟唱晚 115x190cm 水粉 2013.jpg

漁舟唱晚 115x190cm 水粉 2014

圖10展覽現場.JPG

展覽現場

退休后,在藝術道路上孜孜以求的王紹昌移居北京,繼續以海為題材進行創作,并更加從心所欲地回歸他對中國傳統的偏嗜,開始以水墨為媒介進行新的語言探索,化“眼中之?!睘椤靶闹兄!?,最終寫就“筆下之?!?。對此,我們也許可以從王紹昌的新作中一覽究竟。

圖11向海而生 240mx200m 紙本水墨 2019.JPG

向海而生 240x200cm 紙本水墨 2019

“從敘述到涌動之思”

“海是他的藝術生命之本?!盵4]

承襲馬訓班對于寫生的關注是王紹昌創作的一大特點。批評家段君在展覽的研討會上指出,王紹昌所畫的漁船的形制、船體內部的色彩,漁民身著的紅衣,暮色籠罩的海港都與他在泉州當地所見相印證。而在轉換到水墨畫創作之后,王紹昌將過去的圖式進一步提煉和概括,融合水墨的媒介性質,以求實現新的藝術追求,即通過象征中國身份的藝術媒介,表達個人對泉州港的情感,乃至將這種情感升華擴大為人類對海洋的情感。策展人王春辰在展覽前言中將王紹昌在海洋題材方面的這一新的藝術轉向概括為“從敘述到涌動之思”。

圖12展覽現場.jpg

展覽現場

在中國美術館的展覽現場,王紹昌表現大海與港口景象的大尺幅作品,以黑、密、厚、重的面貌沖擊著觀眾的感官,畫面墨色雖然濃重,卻透有氣口,豐富的筆墨層次翻涌著藝術家對大海的深思。

長達十米的《夜檣》將浩瀚無邊的夜海盛放于展廳最深處的展墻之上,帆檣如林,綿密繁多的漁船似萬點繁星,緊緊挨挨、咿咿呀呀地漂泊于港口之中。未被船舶擠占的海面泛著黑夜的微光,恍如黃賓虹晚年濃墨山水畫中在密叢間垂下的瀑布抑或云氣。迅捷而帶有枯墨的筆觸掃過船只在海面上的投影,漁民被墨線逸筆勾勒而出。岸上人頭攢動,海潮的騷動與細碎嘈雜的人聲凝為生命力的暗涌,從畫中流溢至整個展廳空間。這已不再是對現實的再現性敘述,而是融貫了藝術家對生命之思的海港景象。

中央美術學院教授殷雙喜認為,港口既是出發的起點,又是回家的終點,王紹昌對海洋和港口的表現,如過去的文人畫家將世俗生活升華為藝術,是從漁民的生活日常中提煉出人和自然的關系,進而通過富有表現性的筆墨傳達出海洋的精神性。 

圖13展覽現場 海殤(左)、夜檣(右).jpg

展覽現場 海殤(左)、夜檣(右)

圖片1.png

夜檣 240x1000cm 紙本水墨 2020

值得一提的是,展廳中的另一幅作品《海殤》,其畫面底部自下而上生長出巨大的柵欄,五六條大魚前后交疊、自右往左橫貫畫面,穿越柵欄。在柵欄上,王紹昌以立體主義的拼貼形式描繪了各種各樣的佛像及經變插圖。在畫中,無論是海底世界中各種弱肉強食或相依相系的生命關系,還是從古至今人類社會與海洋之間,從敬畏依賴到想要征服、再到可持續地和諧共處的敘事,所有與海洋相連的生命都化身為大魚,在夾縫與渾浪中穿越生與死的歷史。破碎而厚重的筆觸肌理拼湊成在破碎中不斷新生的生命,佛號是生命的挽歌??梢哉f,這件作品與王紹昌其他表現海港的作品相較,更是凸顯了藝術家的“涌動之思”——即其主觀情感與豐富的想象力。

圖15海殤 240cmx600cm 紙本水墨 2020.jpeg

海殤 240x600cm 紙本水墨 2020

在《美術》雜志社長兼主編尚輝看來,王紹昌“是以荷馬史詩那樣的宏偉和悲壯來歌頌生與死的人類主題”[5],因為“出海、漁歸都象征著漁民生活最基本的生與死的場景,而祭海的宗教神圣性則為出海、漁歸增添了對某種神秘力量的描寫”[6],由此,《海殤》具有一種超現實的象征性以及美學上的崇高感,表達了藝術家對海洋與生命的悲憫。

海殤(局部)

“觀其早期作品,海為遼闊天地,漁歌唱晚,行人如織,仿佛踏晚霞歸來,等待魚米炊煙;及中期作品,艷陽高照,海域絢麗斑斕,海鷗翻飛,好一派豐收喜悅?!盵7]正如王春辰對王紹昌海洋題材的探索歷程所概括的,“等他到北京之后,著力于筆墨系列表現海世界,呈現出天水一色的鴻蒙氣象,又是萬般胸懷的喟嘆。它們是王紹昌探究繪畫藝術幾十年的凝練,寫照著人生過程,也遞進著藝術精神的升華;它們由觀物描繪到觀心抒情、由海景敘事到人生深思?!盵8]

“新藝術語言表現的開端”

“這不僅僅是他之前藝術的延續,更是他深化探索自己新的藝術語言表現的開端?!盵9]

在從事水墨畫創作前,王紹昌多以水粉、漆畫與油畫進行創作,從藝術媒介的角度來看,其創作具有一定的跨越性?!捌┤?,油畫繪制的黏稠與水墨揮寫的輕快,繪畫過程的所畫即所見與漆畫繪制程序的預設后見等,都存在一定的抵牾與矛盾?!盵10]尚輝認為,王紹昌是以表現性作為溝通不同媒介的橋梁——其水粉、油畫、漆畫作品所顯示出的表現性,同樣體現在他的水墨畫中,可以說,他的水墨畫“是他表現主義油畫、水彩的水墨版本,但水墨在此并非完全充當媒材的互換?;蛘哒f,由水墨媒材所決定的中國寫意美學又反過來去制衡他的表現主義式的油畫,從而形成中西現代美學的互補形態?!盵11]王紹昌將他尋找到的不同媒介的共性熔于他的水墨創作中,因此我們可以看出其作品顯示出超越傳統水墨的面貌。

圖18水調歌頭  240cmx200cm 紙本水墨 2019.jpg

水調歌頭  240x200cm 紙本水墨 2019

同時,為了從事水墨畫創作,王紹昌將過去幾十年對魏碑的臨寫,以及對黃賓虹山水畫的研究與寫生相結合。由于少有水墨創作對港口海景的表現,因此王紹昌結合個人感受將“黑賓虹”的筆墨語言創造性地轉換到表現港口海景中,在構圖上利用圖式的重復組合,在墨色上著重突出“黑、密、厚、重”的特點,通過運斤如風的筆力反復疊加與暈染,實現層次豐富的筆墨結構,使畫面顯得蒼渾華滋,極為耐看。

以展廳右側的《海市》一畫為例,作品以豎構圖鋪開船只,并未采用西方再現性繪畫的焦點透視,而近似于郭熙在《林泉高致》中所說的“深遠”,將遼闊的海面俯瞰納入宣紙的方寸之間,咫尺千里。前景漁民繁密,中景船只舒展,遠景帆影淡泊,從他的表現主義油畫演化而來的粗獷狂野的筆觸,在水墨媒介中變得更為深沉、恢宏。從現實景象中抽象提煉而出的幾何圓形和方塊,經過王紹昌的經營布局使畫面富有了平面的裝飾感。他在將船只與漁民提煉為個性化的圖式后,再對其加以重復排列的方法,也與傳統山水畫對山巒圖式在畫面中的組織方式相通。

圖19展覽現場觀眾欣賞《海市》.JPG

展覽現場觀眾欣賞《海市》

圖20海市  240cmx200cm 紙本水墨 2019.JPG

海市  240x200cm 紙本水墨 2019

布置在展廳中心位置的《漁汛急》一畫展現了王紹昌在從油畫轉換到水墨后,既保留了寫生而來的現場感,又將概念性圖式融合以中國山水畫的組織形式與西方現代藝術的抽象性、表現性。再如展覽中的《水調歌頭》《彼岸》等畫,“既沿用了表現主義濃墨的基調,也滲入了傳統文人筆墨的氤氳,光色被巧妙地轉化為水墨的濃淡枯濕變奏?!盵12]

圖21漁汛急 120cmx200cm 紙本水墨 2019.jpg

漁汛急 120x200cm 紙本水墨 2019

盡管王紹昌近些年才開始在水墨領域進行實驗性的探索,但是從此次展出作品不難看出其在以水墨為媒介的使用上擁有超強的表現力,這也得益于他在繪畫工具上的探索:自17年以來,王紹昌不滿足于普通宣紙的厚度所能承載的筆墨痕跡,便與造紙行業的朋友研發出一平重達300克的宣紙,使之“能夠接納和完整保留數十道疊加的筆墨和毛筆運行的極限力度”[13],從而使其畫面視覺沖擊力極強,不輸于其他新興媒介。因此,在運用自創宣紙作畫的《海殤》《彼岸》等作品均能看到層疊繁復和奇拙有力的筆墨痕跡。

圖22彼岸  240cmx600cm 紙本水墨 2020.jpg

彼岸 240x600cm 紙本水墨 2020

王紹昌所畫的海景,既師法造化,又從中西方前輩藝術大師的形式語言中吸收養分,如將黃賓虹的墨法移入對海洋的表現中,借鑒吳冠中所創造的“寫生移位法”“即興想象法”……加之個人對泉州港的深厚情感與數十年的筆墨探索,王紹昌的藝術日漸形成了個人風格。在殷雙喜看來,王紹昌是一名“以繪畫為一生事業”的畫家。他老辣的筆墨經過數十年的積淀,其作品中涌動的原始質樸的生命力和野性,是現代藝術缺乏的根本性的東西。這也恰如王春辰在展覽前言所寫:“當王紹昌站在北方,以千里之言去瞭望家鄉的大海時,這天地悠悠的情懷便怦然生發于筆下了”。

文丨蘇暢

編輯丨楊鐘慧

圖片致謝主辦方

注釋:

[1].王春辰.海之歌——王紹昌:從敘述到涌動之思[A].王春辰.王紹昌作品集[C].石家莊:河北美術出版社,2021:4;

[2].魯虹.濃墨鐵線寓深情——我看王紹昌的水墨創作[A].王春辰.王紹昌作品集[C].石家莊:河北美術出版社,2021:22;

[3].同上;

[4].王春辰.海之歌——王紹昌:從敘述到涌動之思[A].王春辰.王紹昌作品集[C].石家莊:河北美術出版社,2021:4;

[5].尚輝.跨越的高度[A].王春辰.王紹昌作品集[C].石家莊:河北美術出版社,2021:35;

[6].同上;

[7].王春辰.海之歌——王紹昌:從敘述到涌動之思[A].王春辰.王紹昌作品集[C].石家莊:河北美術出版社,2021:4;

[8].同上;

[9].同上;

[10].尚輝.跨越的高度[A].王春辰.王紹昌作品集[C].石家莊:河北美術出版社,2021:33-34;

[11].同上:34;

[12].同上:35;

[13].段君.自由的戒律——論王紹昌作品特點[A].王春辰.王紹昌作品集[C].石家莊:河北美術出版社,2021:43.

展覽信息

“海之歌——王紹昌作品展”

屏幕截圖 2021-05-24 144216.jpg

展覽時間:2021.5.12-5.23

展覽地點:中國美術館一層4號廳(北京市東城區五四大街)

主辦單位:福建省美術家協會、泉州市文學藝術界聯合會

協辦單位:福建省泉州畫院、福建省泉州市藝術館

藝術家王紹昌

圖24王紹昌肖像.jpg

1953年出生,籍貫福建泉州,現工作居住于北京。

中國美術家協會會員、中國壁畫學會會員、福建省美協水彩畫藝術委員會委員、泉州市美術家協會副主席。作品入選全國第八、九、十、十一、十二屆美展,第二屆上海朱家角國際水彩畫雙年展、第六屆北京國際美術雙年展、第十屆中國藝術節(全國優秀美術作品展)等多項展覽;獲第三屆全國壁畫展銅獎、福建當代美術晉京展優秀獎(最高獎)、日本第五十三國際文化交流展銀獎、日本第五十六屆國際文化交流展金獎及省市級多種獎項。作品被中國粉畫藝術館、徐悲鴻紀念館、中國美術家協會展覽部等藝術機構收藏,并發表于《美術》、《江蘇畫刊》、《中國水彩》、《美術報》、《光明日報》等報刊。

怡春园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