怡春园,家庭教师动漫在线观看全集,男女爽插图,立川理慧

EN

何為“虛象”?夏可君&李大鈞談王劼音的繪畫

時間: 2021.5.13

近期由勢象空間舉辦的“虛象:王劼音藝術展”回顧并梳理了王劼音創作生涯五十多年來對繪畫語言的探索歷程,并以“虛象”為立意,通過藝術家在不同時期具有代表性的素描、版畫、油畫、水墨作品,向觀眾呈現了其“虛實相生,韻勢成道”的藝術面貌。

圖1勢象空間“虛象:王劼音藝術展”展覽現場.jpg

勢象空間“虛象:王劼音藝術展”展覽現場

圖2 勢象空間“虛象:王劼音藝術展”展覽現場.JPG

勢象空間“虛象:王劼音藝術展”展覽現場

何為“虛象”?為什么本次展覽要以“虛象”一詞來定義王劼音的繪畫風格、語言與內涵?針對這些問題,5月7日下午,本次展覽的學術主持、中國人民大學教授夏可君與勢象空間創始人李大鈞在勢象空間進行了一場對談,談話內容聚焦于王劼音融貫中西、跨越不同媒介的繪畫語言與簡淡寧靜的藝術精神,為我們理解本次展覽的主題與王劼音的創作觀念提供了線索。

圖3 對談現場:李大鈞(左)和夏可君(右).JPG

對談現場:李大鈞和夏可君

王劼音背后的“文脈與潛流”

王劼音1941年出生于上海的一個藝術世家,1956年考入中央美術學院華東分院附中(即后來的國美附中),后轉入上海美專學習,這一時期他所接觸到的美術教育深受蘇聯寫實主義的影響。八十年代,王劼音赴奧地利維也納進修,得以“更近地”觀察西方的現當代藝術,同時“更遠地”體察中國的藝術與文化,這段經歷與兩種視角的融合為其擺脫蘇派的窠臼、更自由地探索自身特色的繪畫語言創造了條件。如今,年近八十歲的王劼音仍在創作上保持著不斷探索的熱情,縱觀其豐富的經歷與中國現當代藝術近五十年的發展變化,值得我們追問的是,如何在中國現當代美術史的脈絡上定位王劼音與其作品?這也是本次展覽引申出的話題之一。

圖4 紅花,布面油畫,120×160cm,2005.jpg

紅花,布面油畫,120×160cm,2005

李大鈞表示,勢象空間近年來致力于針對二十世紀以來中國現當代藝術的研究、推廣與收藏活動,其中包括圍繞吳冠中、吳大羽、張光宇等重要藝術家所舉辦的展覽項目,而本次“虛象”展同樣緣起于對這條百年中國現代美術之“文脈”的關注。在李大鈞看來,王劼音是在這條文脈中應當被重新發現與認識的代表性藝術家,他在國內接受的寫實繪畫教育以及在國外留學期間所吸收的西方現代因素,與中國現代主義繪畫發展歷程中來自各端“潛流”的影響相互交匯。

圖5 節奏,套色木刻,30×40cm,1984.jpg

節奏,套色木刻,30×40cm,1984

在李大鈞收藏的六千多頁吳大羽手稿中,有一份對六十年代初上海美專學生作業的評語,其中出現了王劼音的名字。根據兩者間的師承關系,夏可君進一步對藝術家背后的“文脈”展開討論。對吳大羽而言,王劼音是吳大羽在上海美專短暫擔任教職期間的眾多學生之一,他實際上并不屬于吳大羽所交往的主要藝術家群體。對此王劼音曾在一次訪談中表示,雖然在繪畫上兩人并未建立較為直接的聯系,但吳大羽留給他的重要影響在于“道義”,夏可君認為此處的“道義”與后來王劼音在教學上所強調的“仗義執言”相呼應,它代表著吳大羽與王劼音兩代藝術家之間無聲的交流。

圖6 對談現場:李大鈞(左)和夏可君(右).JPG

對談現場:李大鈞和夏可君

王劼音的繪畫語言與藝術精神

中國現代美術發展歷程的“文脈與潛流”是內在于此次展覽的美術史背景,而展覽標題中的“虛象”一詞則是基于王劼音的繪畫語言與藝術精神兩個層面對其創作面貌作出的定位,夏可君與李大鈞分別從以上兩個層面談論了自己對“虛象”的理解。

圖7 山水之間,布面油畫,60×250cm,2021.jpg

山水之間,布面油畫,60×250cm,2021

圖8 夏山,布面丙烯,100×135cm,2005.jpg

夏山,布面丙烯,100×135cm,2005

夏可君認為,王劼音的繪畫具有“斑駁陸離的時間感”,這或許與他對敦煌和印度壁畫,墨西哥石刻等古代美術遺產的考察有關聯,以本次展出的王劼音的山水題材代表作《山水之間》和《夏山》為例,畫面中的形狀從局部看更接近于抽象的色塊,而整體上看則是處于一個似與不似之間的山的結構,這些結構具備形散神不散的韻律感。從這一意義上夏可君將王劼音的繪畫語言稱為“虛象”:“它不是純抽象,而是一個大致的意象或氣勢”。

圖9 青山綠水,布面油畫,98.5×133cm,2006.jpg

青山綠水,布面油畫,98.5×133cm,2006

在李大鈞眼中,王劼音對繪畫形式的探索可以理解為對“象”的探索,“虛象”之“象”指的是中國古代畫學中的“澄懷味象”之“象”,是在虛淡空明的心境中對繪畫對象的把握;而“虛象”之“虛”指向中國文化中的一種超然的境界,李大鈞認為王劼音就是一位“務虛”的藝術家,這不僅體現在其散淡的作畫方式上,更在于崇尚自然、不追求實意的藝術態度。

理解“王劼音現象”

王劼音在上海畫壇至今已活躍了近半個世紀,他的繪畫也較早地形成了成熟的藝術語言與特點,但直到近十年他才開始受到較為廣泛的關注,這一現象被夏可君稱為“王劼音現象”。在對談過程中,夏可君向李大鈞提問,為何會出現這種現象?如何看待這種現象?作為王劼音畫作的收藏者,李大鈞從藝術市場與藝術家的創作心態兩個方面作出回應。

圖10 對談現場:李大鈞(左)和夏可君(右).JPG

對談現場:李大鈞和夏可君

勢象空間“虛象:王劼音藝術展”展覽現場

李大鈞認為,所謂的“王劼音現象”更傾向于有關藝術創作功利性的問題,王劼音過去沒有受到社會及藝術市場的普遍關注,在一定程度上是其“不外露、不合群、不名利”的個性本身所造成的。另一方面,藝術市場的取向與較為領先的審美之間通常存在錯位,過去的市場未能將目光投向在繪畫語言上呈現出“早熟”特征的王劼音,直到近十年其作品獨特的氣質與魅力才逐漸受到更多藏家的青睞。

圖13 再生景觀之三,綜合材料,24×32cm,2018.jpg

再生景觀之三,綜合材料,24×32cm,2018

李大鈞進一步指出,我們應當從另一角度出發將“王劼音現象”理解為一位藝術家提升“修為”的歷程:在對藝術的認識上,從中央美院華東分院附中到上海美專,從蘇派寫實傳統、工藝美術的訓練到奧地利留學期間接受的現代性影響,王劼音在實踐與理論上都有著較為完備的積累;在創作過程中,王劼音始終保持著“純凈”的心性,他崇尚老莊、陶淵明,追求寧靜與自然的生活狀態,因此能夠形成其具有浩然之氣的繪畫語言。

從本次對談中可知,所謂“虛象”,其實是從畫與人的關系出發對王劼音散淡的繪畫語言與“務虛”的心性所做出的提煉與歸納。在年齡與輩分上,王劼音或許會被歸為“老藝術家”,但他對繪畫的現代性的理解與實踐卻煥發著年輕感,如李大鈞所言,“王劼音接下來還會給我們帶來更多驚喜”。對談結尾,夏可君表示,期待未來更多的藏家、藝術機構、批評家以及藝術愛好者開始關注王劼音,“將‘王劼音現象’變成一個真正的現象”。

文/胡子航

圖像致謝主辦方勢象空間

展覽信息

圖12 展覽海報.jpg

“虛象:王劼音藝術展”

展覽時間:2021年4月22日至5月22日

展覽地點:勢象空間

藝術家介紹

圖13 王劼音(照片).jpg

王劼音,1941年生于上海。1950年入哈定畫室習畫。1956年考入中央美術學院華東分院附中。1959年插圖刊于《浙江日報》,是作品首次公開發表。1960年考入上海美專,1963年入上海市美術訓練班學習,1965年畢業,分配到上?;鸩駨S任美術設計員,被借調到文匯報社、上海市園林管理處、上海市輕工業局工會、上海市工人文化宮等單位參加美術創作活動。1977年調到上海市美術學校任教。1980年被選為上海市美術家協會版畫組組長。1985年參與籌備的上海版畫會正式成立,任副會長。1986年擔任首屆上海青年美展評委,并到維也納造型藝術學院M. Melcher教授的版畫工作室及維也納國立應用藝術大學W. Hutter教授的油畫工作室學習。1990年當選為上海市美術家協會版畫藝委會主任。1996年被聘為上海大學美術學院教授,赴歐洲參加在奧地利、匈牙利舉辦的藝術活動并赴羅馬尼亞參加首屆AIUD國際藝術活動。1999年出席上海市美術家協會第五次代表大會并當選為副主席。2002年當選為上海市美術家協會版畫工作委員會會長。2013年出席上海市美術家協會第七次代表大會,被選為上海市美術家協會顧問。

怡春园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