怡春园,家庭教师动漫在线观看全集,男女爽插图,立川理慧

EN

從“雙鉤字帖”到“菜場書法”——“書法原教旨主義者”邱志杰如是說

時間: 2021.5.12

五一期間,邱志杰的市集書寫計劃——“民以食為天”在人頭攢動的北京三源里菜市場開展,經由互聯網的層層傳播,展覽成功“破圈”,在假期中引發了公眾的參與熱情,紛紛前來菜市場“打卡”。這與距離三源里菜場兩公里開外,選址農展館的第十六屆藝術北京博覽會形成了某種有趣的對照。這種有趣的感覺從何而來?或許是因為,它恰好踩中了藝術從業者和大眾向來關心的一系列問題,比如:藝術與生活的關系是什么?兩者間的連接點有多少種可能性?藝術究竟為誰而作?

作為“民以食為天”的后續報道,藝訊網特地邀請到邱志杰老師對展覽發酵而出的一些爭議進行了回應,面對“網紅展”“書法原教旨主義”等問題,來自邱老師的統一回復如下。

“民以食為天”書寫計劃展覽現場

藝訊網:對于這次展覽您有一個說法很有趣——“蹭”生活的“熱度”。事實看來,展覽從傳播角度講效果非凡,乃至于蹭上了熱搜。那么在展覽籌備期間,您是否已經大致預測出它可能是一次“網紅展”?

邱志杰:之前是有想過這個展覽可能會“出圈”,畢竟選擇的場地很特殊,這個場地本身也是一個網紅菜市場,而且我寫的內容很好玩,不是書法展上常見的古詩詞,有很多大白話,也有很多俚語、俗語、網絡流行語。我們猜想它應該會引起一些議論,刷屏一兩天也就是了。但我沒想到會“網紅”到這個程度,這么大規模的討論,大大超出了我的估計。

通過這次展覽,邱志杰與很多店家建立了不錯的交情

而且不僅是“網紅”,不僅是一些年輕人去打卡。后期很多媒體在采訪和報道時挖掘的東西越來越深,像昨天澎湃新聞的記者采訪我,他很關心在網購時代的背景下,菜市場從我們的生活中消失所帶來的社會心理層面的影響,這實際上探討的是全球化與地方性的關系。中國新聞社的采訪則關心的是,我們的對外文化宣傳應該推什么樣的東西才能和世界形成對話。

當然我并不是為了“出圈”才做這次展覽。展覽是基于我長期對書寫的理解所必然導致的選擇。從一開始策展人來找我,提議做與書法有關的事情,我就說不要做展覽,更不要在美術館里做。

“民以食為天”書寫計劃展覽現場

藝訊網:您對“網紅展”有何見解?

邱志杰:我不反感“網紅展”,但是反感刻板和簡單的“網紅”手段。更重要的是,究竟應該讓什么成為“網紅”?除了一些發生在小圈子進行內部觀摩的非常激進的展覽之外,大部分面向公眾的展覽都希望盡可能地擴大公眾影響力和觀眾接受面。策展人的工作結構中也自然而然地包含有展覽推廣,甚至展覽營銷的使命。這些也是我們在策展教學過程中會涉及到的內容,甚至包括策劃媒體事件。

但是今天社會上大量的網紅展,對獲得社會影響力的手段的想象過于僵化。對于觀眾的理解能力,尤其對于青年觀眾的文化水平過于低估,存在刻板印象。他們基本上認為,卡通化的造型、酷炫的沉浸式光影、視錯覺、鏡屋,以及一兩個流量明星的訪問就是形成“網紅展”的標配。甚至還有人曾建議將我非常知識分子化的講演配上Rap,嚇死我了!

這次我的“民以食為天”藝術事件能夠“走紅”,起碼證明要成為“網紅展”還可以有一些別的辦法與因素——接地氣、走心、特立獨行,不用隨大流,也能開拓出自己的空間。

展覽中使用了大量“接地氣”的文本

藝訊網:您對于書法的一向倡導,以及您一向在藝術觀上種種直言不諱的“強觀點”借由這次展覽似乎發酵出了更多的爭議,借此機會,有什么想要澄清或者聊聊的嗎?

邱志杰:我非常關心展覽文化對中國書法的影響??偟膩碚f,不管是全國書法展覽,還是各種書法社團的展覽,都極大地促進了書法的創新。只是展覽這種形式在某種程度上把書法圈住了,我們要同時看到它所帶來的某種缺失。

我與很多職業書法家都是好朋友,全國書法展覽中的很多作品都讓我佩服的不得了。我平時工作很忙,不能天天臨帖,內心對職業書法家朋友也非常羨慕。我稱呼自己是“書法原教旨主義者”,實際上,我完全擁護書法家協會、全國書展和各藝術學院的書法系的教學。我反感的是一些企圖把當代藝術和書法攪合在一起的做法。書法不應降低身段淪為當代藝術,當代藝術應當進化成書法。

19101620711819_.pic_hd.jpg

回歸書法的日常性與實用性

1964年,潘天壽先生在當時的浙江美院設立書法專業,我認為是一件功德無量的大事。也是從那時開始,書法被納入現代大學的教育體系。中央美術學院、中國美術學院、首都師范大學等院校開始有了完善而精彩的現代書法教學體系,這是書法教育史上前所未有的局面,造成了書法人才的空前繁盛,這種局面和自古以來大多數人通過碑帖和刻本自學是很不一樣的。今天大概極少有人像我小時候那樣,在寺廟里為老師磨墨,聽老師跟和尚聊天、筆會,跟老先生去拓摩崖石刻,以一種很私人、很地方的方式進入書法的學習當中。

今天的書法學習條件空前良好,電視臺書畫頻道和互聯網上的書法課程很多,小地方的人也能聽到高手的講座。網絡上,碑帖資源優質、高清。當我發現如“以觀書法”、“云章書法”等等書法字典功能和碑帖集成的APP的時候,我都驚呆了。想起自己小時候每每從老先生那里借到一本字帖,連夜用透明紙雙勾下來進行復制。以前的名帖只有深宮內府的人才能看到,民間復制的刻本往往跑樣得亂七八糟,而現在的印刷術如此發達,所有的書法學習者幾乎坐擁過去皇帝才擁有的條件。

邱志杰初中時期的雙鉤字帖

與良好的學習條件相對的,是書法在逐漸退出我們的日常生活。它被鋼筆、圓珠筆逼迫一次,再被鍵盤輸入逼迫一次,再被語音輸入逼迫一次。就呈現而言,屏幕大量取代紙面,標準化美術字和電腦字庫全面取代個性化書寫——這就是所有書法學習者共同面臨的千年未有之大變局。在這個意義上,我這樣的邊緣人和那些職業書法家,其實面臨的是這一真正的共同強敵。我們應該從多種方式,多種角度進行我們的“困獸之斗”,力爭讓我們偉大的書寫傳統繼續走下去。

相比五一勞動節同期開幕的藝術北京博覽會性質,“民以食為天”的受眾主體并不是所謂的“專業觀眾”,它并不介意向更“業余”也更廣泛的公眾展現自身——這并不帶有任何貶損的含義,反而與“民以食為天”這一藝術事件的表達內涵享有共同方向。這一屬性與藝術家倡導的藝術觀念有關,邱志杰認為,“即使在今天,書法依然擁有某種‘業余性’...這種業余性和實用性,不但不是書法的劣勢,反而是中國傳統書法的真正優勢所在。正因為書寫是人們在日常生活中需要使用到的一種能力,它和會騎馬,會開車,會算數,會射箭一樣,是一種基本能力?!薄?】

正是基于藝術家的藝術觀點,菜市場的空間選擇因而與展覽表達產生了內在關聯。藝術家試圖通過一次強調行動與介入的“非展覽”,將自己對于書法藝術的理解與倡導,以通俗易懂的、游戲性的,帶有濃濃煙火氣息的方式轉譯給了公眾,在火熱的日常生活中,爆發書寫的內在生命力。

注釋:

【1】來自邱志杰的“民以食為天”展覽自述《三源里:為什么要在菜市場掛書法?》

撰文、采訪/孟希

圖片致謝主辦方

展覽信息:

19141620785503_.pic_hd.jpg展覽名稱:“民以食為天”邱志杰市集書寫

展覽主辦:夢邊文化

展覽日期:2021年5月1日—2021年05月5日

展覽地點:北京三源里菜市場

怡春园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