怡春园,家庭教师动漫在线观看全集,男女爽插图,立川理慧

EN

CAFA薦展丨“又見群星”:但丁逝世700周年紀念展

時間: 2021.5.11

我跟著導師一直往上方攀爬

到后來,透過一個圓洞,眼睛

看見了天堂的一些麗景光華

一出來,再度看見了群星

——摘自《神曲·地獄篇》,

但丁·阿利吉耶里(Dante Alighieri, 1265-1321)

但丁的長篇敘事詩《神曲》(Divine Comedy)以第一人稱視角展開,講述了自己受古羅馬詩人維吉爾(Virgil)的靈魂的引領,游歷地獄、煉獄,最后在情人貝緹麗彩(Beatrice)的陪同下進入天堂的旅程。作為“中世紀的最后一位詩人,同時又是新時代的最初一位詩人”,但丁照亮了從中世紀走向文藝復興的道路,為群星閃耀的新時代寫下序章。

2021年,為紀念這位文藝復興先驅逝世的700周年,意大利烏菲齊美術館(The Uffizi Gallery)推出線上展覽——“又見群星”(A riveder le stelle)[1],在向全世界的觀眾呈現16世紀意大利文藝復興畫家費德里科·祖卡里(Federico Zuccari,1539-1609)繪制的《神曲》插圖的同時,帶領我們重新回望這位先賢的人生際遇與《神曲》背后的故事。

圖1 烏菲齊美術館官網線上展覽“Rebehold the Stars”首頁截圖.png

烏菲齊美術館官網線上展覽“又見群星”(to Rebehold the Stars”首頁截圖

圖2 費德里科·祖卡里繪制的但丁肖像 ?烏菲齊美術館.jpg

費德里科·祖卡里繪制的但丁肖像 ?烏菲齊美術館

“仰望群星”——但丁與《神曲》

在文藝復興時期的文學與藝術史的材料中,這位出生于佛羅倫薩的沒落貴族總是以一名智者的形象出現:薄伽丘(Giovanni Boccaccio, 1313-1375)將但丁描述為一位“表情永遠都是憂郁和沉思”的詩人;在安德烈·卡斯塔尼奧(Andrea del Castagno, 1421-1457)的畫筆下,但丁身著代表著上層知識分子的紅色學院長袍,頭頂象征著自由與智慧的弗里吉亞無邊軟帽(Phrygian cap);而波提切利(Sandro Botticelli, 1445-1510)在1459年所作的但丁肖像,給他戴上了象征著詩人榮耀的桂冠,神情莊重而平和……這些描繪反映出但丁在后人心中的崇高地位。

圖3 安德烈·卡斯塔尼奧繪制的但丁肖像 1448-1449  ?烏菲齊美術館.jpg

安德烈·卡斯塔尼奧繪制的但丁肖像 1448-1449  ?烏菲齊美術館

圖4 桑德羅·波提切利繪制的但丁肖像  1459.jpeg

桑德羅·波提切利繪制的但丁肖像  1459

中世紀晚期,歐洲教權至上的弊端逐漸暴露,佛羅倫薩市民長期受到教會的盤剝與迫害,對其腐朽專斷的統治積怨已久。懷揣著對社會現實的關切與熱忱,但丁從青年時期開始就對政治活動產生了熱情,他試圖改善佛羅倫薩城混亂不堪的現狀,并將社會矛盾歸因于教宗對世俗政權的干預,他主張政教分離的社會治理方式,這使他陷入了與掌權者的斗爭中。1301年,但丁因反抗羅馬教宗博義八世(Pope Boniface VIII)對佛羅倫薩城的控制而遭到放逐,直至1321年去世也沒能回到佛羅倫薩?!渡袂氛窃谶@漫長的流放歲月里誕生的,但丁在全詩開篇寫道,“我在人生旅程的半途醒轉,發覺置身于一個黑林里面”——這不僅是對社會混亂與悲慘現狀的由衷哀嘆,也呼應著詩人流浪生涯的開始。

《神曲》全詩按故事發展階段分為《地獄篇》《煉獄篇》《天堂篇》三部,每部33首詩,加上整部作品前的序詩共100首,每首詩都嚴格按照三行一句、連鎖押韻的格律寫成。在詩篇的語言構成上,但丁主要采用了“平民語言”托斯卡納語而非“官方語言”拉丁語,故其傳播范圍不再局限于當時的上層階級。作為最早一代使用意大利本土方言寫作的詩人,但丁為現代意大利語的形成與發展奠定了基礎。

通過但丁游歷三界的故事,我們能夠了解他對現實世界的看法以及對神學問題的思考,其中尤為鮮明的是但丁對靈魂善惡的評判,折射出他愛憎分明的人生態度與對人性之善的追崇。但丁按照靈魂生前所犯的罪孽將地獄分為“縱欲”“暴食”“貪婪”“憤怒”“異端”“施暴”“欺詐”“背叛”八層,地獄中觸目驚心的景象無不影射著但丁親眼見證過的罪行以及佛羅倫薩黑暗的社會面貌。依照這些罪行,但丁讓他所憎惡的教宗及眾多迫害過他的人物,與歷史上臭名昭著的“暴君”“叛徒”等品格低劣者一起落入地獄,而那些受人敬重的神學家、歷史神話中的英雄人物、與他同時代的賢者們則在但丁筆下升入神圣的天堂。

圖5 費德里科·祖卡里 《神曲》插圖 地獄篇 ?烏菲齊美術館.jpg

費德里科·祖卡里 《神曲》插圖 地獄篇 ?烏菲齊美術館

《神曲》的三大部分皆以“群星”一詞作結尾,這一表現天堂光景的自然景物具有豐富的象征意味。從古希臘的荷馬開始,星星就成為了文學作品中常見的意象,其光芒具有超自然的色彩,指向造物主的神性。在《神曲》中,“群星”所處的天堂是高尚的靈魂升天后到達的地方,但丁所仰望的群星,象征著他對真理、美德、愛等理想價值的追求。

憑借超越時代的才華與人文主義理想,但丁不但被后世冠以意大利“至高詩人”(Supreme Poet)的榮耀稱號,更成為我們所仰望的文化與藝術的歷史群星中最明亮的那一顆。幾百年來,《神曲》啟發了從十四世紀的喬叟(Geoffery Chaucer)到二十世紀的艾略特(T.S. Elliot)、從早期文藝復興的波提切利(Sandro Botticelli)到十九世紀英國浪漫主義代表威廉·布萊克(William Blake)等后世詩人與藝術家的思想與創作,甚至于今天的文藝創作者而言仍是重要的靈感來源。

“又見群星”——費德里科·祖卡里的《神曲》插圖

遺憾的是,《神曲》的原稿并未留存下來,目前我們所能看見的手稿多為14到15世紀期間傳抄的版本,據意大利但丁協會(Italian Dante Society)的網站[2]顯示,當時至少有800種《神曲》的手抄本在坊間流傳。15世紀中葉之后,隨著印刷出版技術的進步,《神曲》得到了更廣泛的傳播,當時的一些畫家在閱讀了但丁的詩文后,被其描繪的死后世界與來世愿景所震撼,試圖通過圖像再現文字中的場景,費德里科·祖卡里就是其中之一。

圖6 費德里科·祖卡里 《神曲》插圖 煉獄篇 ?烏菲齊美術館.jpg

費德里科·祖卡里 《神曲》插圖 煉獄篇 ?烏菲齊美術館

祖卡里是一位杰出的樣式主義畫家,其廣為人知的作品是與瓦薩里(George Vasari)在1572年到1579年期間合作繪制的佛羅倫薩圣母百花大教堂的天頂壁畫。1586年到1588年,祖卡里受西班牙國王腓力二世(Philip II of Spain)的委托,為其裝飾新建成的埃斯科里亞爾王家修道院(Royal Site of San Lorenzo de El Escorial),本次展出的《神曲》插圖就創作于這一時期。在1609年祖卡里去世之后,這組插圖先后為意大利的奧爾西尼(Orsini)和美第奇(Medici)兩大貴族所有,直至1738年正式收入烏菲齊美術館。

圖7 費德里科·祖卡里 《神曲》插圖 天堂篇 ?烏菲齊美術館.jpg

費德里科·祖卡里 《神曲》插圖 天堂篇 ?烏菲齊美術館

祖卡里的《神曲》插圖共88幅,包括“地獄”(Inferno)28幅、“煉獄”(Purgatorio)49幅、“天堂”(Paradiso)11幅,分別對應《神曲》的三部分。本次線上展覽采取直接陳列的形式,為觀眾盡可能還原逐頁翻閱這組插圖的觀看體驗。

圖8 費德里科·祖卡里 《神曲》插圖 地獄篇插圖 ?烏菲齊美術館.jpg

費德里科·祖卡里 《神曲》插圖 地獄篇插圖 ?烏菲齊美術館

屏幕截圖 2021-05-11 174012.jpg

費德里科·祖卡里 《神曲》插圖 煉獄篇插圖 ?烏菲齊美術館

對比三部分的畫面,我們不難發現在媒材與表現手法上的差異,其中“地獄”和“天堂”兩部分畫面相對細膩,基本上靠紅色與黑色的鉛筆來完成,黑色描繪背景、紅色突出人物。而“煉獄”部分則幾乎只用鋼筆和黑色墨水,線條較為粗放。祖卡里對煉獄的描繪與但丁的文字有著異曲同工之處,在《神曲》中,煉獄位于地獄和天堂之間,共有七層,人死后需在此滌除七宗罪,靈魂得到凈化才可以進入天堂,也就是說,煉獄中的靈魂處于一種變動不居的狀態,故祖卡里選擇了更富有變化的表現方式。

圖10 費德里科·祖卡里 《神曲》插圖 煉獄篇  “第一層:滌除傲慢” ?烏菲齊美術館.jpg

費德里科·祖卡里 《神曲》插圖 煉獄篇 “第一層:滌除傲慢” ?烏菲齊美術館

圖11  費德里科·祖卡里 《神曲》插圖 煉獄篇 “第一層:滌除傲慢” ?烏菲齊美術館.jpg

費德里科·祖卡里 《神曲》插圖 煉獄篇 “第一層:滌除傲慢” ?烏菲齊美術館

圖12 費德里科·祖卡里 《神曲》插圖 煉獄篇 “第一層:滌除傲慢” ?烏菲齊美術館.jpg

費德里科·祖卡里 《神曲》插圖 煉獄篇 “第一層:滌除傲慢” ?烏菲齊美術館

從文字敘事到圖像敘事的轉換是畫家在構思畫面時的一大考驗,在描繪“煉獄”的“第一層:滌除傲慢”(First Frame: Pray of Proud)時,祖卡里用相互接續的多幅畫面將詩文中較為片段化的情節連貫起來。跟隨這幾幅畫面中但丁和維吉爾的前進軌跡,觀者能夠清楚地看見那些因傲慢受罰的亡魂正背負著重石緩緩行走,他們腳下的石板上雕刻著許多神話故事中的“驕縱者”:建造巴別塔的寧錄人、攻打奧林匹斯諸神的巨人、因對勒托女神不敬而失去兒女的尼俄伯……

圖13 費德里科·祖卡里 《神曲》插圖 地獄篇 路西法 ?烏菲齊美術館.jpg

費德里科·祖卡里 《神曲》插圖 地獄篇中的路西法 ?烏菲齊美術

圖14 達·芬奇 維特魯威人 素描.jpeg

達·芬奇 維特魯威人 素描

除了再現但丁的敘事,祖卡里對《神曲》中各種形象的刻畫也與詩文中的細節描寫彼此對應。以“地獄”中的墮天使路西法(Lucifer)為例,但丁在詩中如此描繪到:“我看見他頭上有三張面孔,長在前面的一張鮮紅如朱,另外兩張分懸在雙肩的正中,與第一張面孔緊緊相連,然后全在頭顱的頂部聚攏”[3]。依照詩中的細節,祖卡里發揮高超的素描技巧與精妙的想象力來表現路西法的猙獰面貌,其與達·芬奇手稿中的那幅“維特魯威人”(Vitruvian Man)頗有幾分相似之處。

圖15 烏菲齊美術館線上展覽網頁截圖 插圖一側附有《神曲》詩文及畫家所作的評注.png

烏菲齊美術館線上展覽網頁截圖 插圖一側附有《神曲》詩文及畫家所作的評注

在這些精彩的圖像之外,祖卡里還留下了對《神曲》詩文的評注,這些文字與88幅圖像共同反映了畫家對《神曲》的理解。從這個的角度來看,本次展出的這組插圖不只是一部“圖像化”的《神曲》,同時還展現了祖卡里在《神曲》誕生的兩個多世紀之后,閱讀《神曲》并與但丁一同思考的過程。

值得一提的是,由于紙張較為脆弱,這組插圖此前極少對外展出,只有小部分作品出現于1865年在佛羅倫薩舉辦的但丁600周年誕辰紀念展和1993年位于意大利阿布魯佐(Abruzzo)但丁故居的展覽中。本次展覽借由高清掃描技術,首次將其完整面貌呈現給全球觀眾。烏菲齊美術館館長艾克·施密特(Eike Schmidt)表示,這些圖像不僅是學術研究的寶貴材料,對于那些熱愛但丁詩歌以及他所追崇的“知識和美德”(virtue and knowledge)的人而言也同樣珍貴。

圖16 薩爾瓦多·達利繪制的《神曲》插圖 1950s.jpeg

薩爾瓦多·達利繪制的《神曲》插圖 1950s

據悉,本次烏菲齊美術館的線上展覽為接下來一年的紀念性活動拉開了帷幕,在2021年的但丁日(3月25日)前后,意大利本土舉行了眾多展覽、戲劇演出、學術講座等活動,而在未來的幾個月,更多與但丁和《神曲》相關的重要藝術作品將在全世界各地的博物館得到呈現,其中,美國達拉斯藝術博物館將在五月展出達利創作的《神曲》系列畫作、德國柏林國家博物館的版畫展“黑暗地獄與閃耀星光——現當代藝術中的但丁《神曲》”將于六月啟幕、葡萄牙里斯本古爾本基安博物館將在九月份為我們帶來波提切利的《神曲·地獄篇》插圖。

圖17 波提切利繪制的《神曲·地獄篇》插圖 1485年.jpeg

波提切利繪制的《神曲·地獄篇》插圖 1485年

每一個時代都曾出現但丁這樣“啟明星”式的人物,對于籠罩在疫情陰霾下的人類而言,值得慶幸的是我們仍有機會從他們留下的文化藝術遺產中得到慰藉和啟發,正如意大利總統馬塔雷拉(Sergio Mattarella)在今年但丁日接受媒體采訪時所言,但丁“引導了不同時代、不同境遇的意大利人,他跨越自己所處的時代,傳遞出經世致用的啟示和教誨”。

展覽鏈接:https://www.uffizi.it/en/online-exhibitions-series/to-rebehold-the-stars

編譯/胡子航

圖/源自網絡

本文整合自烏菲齊美術館官網展覽信息及英國《衛報》、美國《福布斯》雜志等媒體的相關報道。

注釋:

[1]展覽標題取自但丁《神曲》中《地獄篇》的最后一行:“一出來,再度看見了群星”(原文:e quindi uscimmo a riveder le stelle),此處及后文出現《神曲》詩文皆參考外語教學與研究出版社2009年版《神曲》,黃國彬譯。本次展覽是自2020年意大利文化部將每年的3月25日設為“但丁日”以來烏菲齊美術館舉辦的第二場紀念但丁的線上展覽,該日期目前被學界視為《神曲》中故事開始的時間。對當代人而言,對一位詩人最好的紀念方式之一便是重新喚起人們對其作品的閱讀興趣,而《神曲》代表著人們對但丁的第一印象,因此,無論是去年上線的“因神工非因烈火”(Non per foco ma per divin’ arte)還是今年的“又見群星”,烏菲齊美術館皆以《神曲》中的詩句作為展覽標題。

[2]意大利但丁協會網站:https://www.dantesociety.org/

[3]這三張面孔分別屬于三位著名的“背叛者”:《圣經》中出賣耶穌基督的猶大(Judas),以及羅馬共和國末期謀殺尤里烏斯·凱撒(Julius Caesar)的布魯圖斯(Brutus)和卡西烏斯(Cassius)。

怡春园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