怡春园,家庭教师动漫在线观看全集,男女爽插图,立川理慧

EN

媒介探尋中認識自我:蘇新平同名個展于金杜藝術中心開幕

時間: 2021.4.19

“我在把握人與人,人與社會、人和宇宙的關系不會變,但是世界在變化,面對變化的世界就會產生不同的心理反應,我希望捕捉到這種心理變化和觀念變化,當然基礎性的東西是始終不變的”。

——藝術家蘇新平

1、展覽現場.jpg

展覽現場

2021年4月16日,藝術家同名個展“蘇新平”在位于環球金融中心二層的金杜藝術中心 KWM Artcenter推出。展覽展示了藝術家三十余年來跨越不同媒介的藝術創作30余件,其中既包括他于新冠疫情期間新創作的一批實驗性油畫作品,也呈現了蘇新平早期的版畫代表作,以及一件雕塑作品,展覽既通過重要作品為觀眾進行以點帶面式的呈現,也揭示了藝術家在過去幾十年的創作生涯中,是如何通過藝術創作將現實生活與精神世界的內在沖突加以平衡的。通過展覽,我們可以看到藝術家的版畫思維是如何在其創作生涯中產生重要影響的,同時也為觀眾在如何解讀其最新的實驗創作中提供了線索。

2、展覽現場,部分嘉賓合影.jpg

展覽現場,部分嘉賓合影

3、金杜律師事務所 杜慧力與中央美術學院副院長、藝術家 蘇新平.jpg

金杜律師事務所 杜慧力與中央美術學院副院長、藝術家 蘇新平

微信圖片_20210417204224.jpg

展覽現場,左起:中央美術學院副院長、藝術家蘇新平,著名藝術家徐冰,金杜藝術中心新任總監曹紫恬

4、著名藝術家曾梵志與金杜藝術中心新任總監曹紫恬.jpg

著名藝術家曾梵志與金杜藝術中心新任總監曹紫恬

5、中央美術學院美術館館長張子康在展覽現場.jpg

中央美術學院美術館館長張子康在展覽現場

在中國當代藝術家群像中,蘇新平是一位低調但重要的人物。他熱衷于在工作室中拿著畫筆直面自己的內心,而不是精心包裝自我、游走于名利場之中。蘇新平始終堅持“畫如其人”,在他看來,藝術家必須是樸素、真實的,日常狀態、行為方式、心理活動最終在這樣一個大前提下形成實踐,最后才能成為真正的作品。

6、中央美術學院副院長、藝術家蘇新平.jpg

中央美術學院副院長、藝術家蘇新平

展覽現場

早年藝術探索:孤獨的精神表達

早年在草原的生活體驗以及軍隊服役的經歷使得蘇新平對大地、天空與心靈的孤獨狀態體驗深刻。上世紀八、九十年代,蘇新平創作了一大批反映這類主題的版畫作品,顯示了其藝術精神的力度和生命意志的強度。石版畫是一種古老、工序復雜且容易前功盡棄的創作形式。蘇新平生活的內蒙古為他的石版畫創作提供了充足的素材,使其具有一種深邃的精神性與一種細膩的指向性。此次展覽中的石版畫呈現出一種融合現實與心靈的風景,把人們帶入了一個只有馬匹和牧民的遼闊草原。

10、《躺著的男人與遠去的白馬》,石版畫,62 × 50.5 cm,1989.jpg

《躺著的男人與遠去的白馬》,石版畫,62 × 50.5 cm,1989

這類作品色彩單純,具有強烈的光與影的變幻,是對自己兒時生活的投影。從小生活在荒涼孤寂的草原,只有孤零零的天、地、土坯房、馬等,所以這種孤寂感實實在在的凝固到藝術家的作品中,作品表現的人和物大多是平躺、行走、沉睡、沉思,仿佛世界上的一切事物在藝術家眼里都是靜止的、寧靜的。這種孤寂、單純、美好、平靜等元素,通過光和空間的重新布置,投放到展廳中,從而形成“萬物是凝固的”時空關系。

走近這些版畫作品,觀者仿佛回到八九十年代的蒙古游牧生活中。草原上強烈的陽光,照耀在每一個物體上讓人睜不開眼睛,唯剩純凈的天地、時空。

12、《初升的太陽》,彩色木刻,105 × 77 cm,2005.jpg

《初升的太陽》,彩色木刻,105 × 77 cm,2005

感受是否可以被言說,而在言說后是否又可以被傳達與理解?

由于敏感地認識到中國社會轉型的陣痛,蘇新平開始運用油畫、素描等直接繪畫的手段探討欲望、精神、思想危機等社會現實問題。上世紀90年代初期,蘇新平轉向了油畫創作。1992年,他用油畫的方式將自己在1990年創作的石版畫《屋里屋外》畫了一遍;而他在1995創作的《欲望之海2號》石版畫,后來也成為了一個同名系列的油畫。

新的嘗試:藝術氛圍的表達

隨著對自身工作方式理解的逐漸加深,蘇新平將自我的反思及傳統文化的追問也納入實踐范疇,由此引發對藝術與日常的互文關系、時間與思維的有效同步等理念問題的思考。2020年至今的新冠疫情為蘇新平的工作和生活按下了暫停鍵,隔離的狀態改變了他之前對于時間的“碎片化”的感受。他因此獲得了相對集中的創作時間,他也借機開始了新的嘗試,于是就有這次展覽中讓人耳目一新的油畫作品。本次展覽便為觀眾帶來了藝術家于近兩年最新創作的多件油畫作品,其中包括了《自畫像》、《男人與狗》、《父與子》等頗具其本階段實驗特征的重要作品。

15《自畫像》,布面油畫,80 ×60cm,2021.jpg

《自畫像》,布面油畫,80 ×60cm,2021

在金杜藝術中心總監曹紫恬看來,這些作品畫風溫和、色調溫暖,展覽中呈現的便是在這一系列中最打動她的幾件作品。與過往作品相比,這些新作的主體形象往往與背景界限模糊,并不以銳利直接的線條示人。而這些畫面中的人物雖然各有各的不同姿態,但更多畫的還是藝術家本人——或者說,是其自身所在當下的處境和感受。

16、《男人與狗》,布面油畫,100 × 100cm,2021.jpg

《男人與狗》,布面油畫,100 × 100cm,2021

于是,站在展廳中央,觀眾觀看到的不僅僅是一幅幅藝術作品,更可以獲得被藝術家極具個人性和時代性的藝術氛圍所籠罩的感受。在一個空間場域中,過往的蘇新平與當下的蘇新平共同構建起了展覽本身。

蘇新平則表示:“這批油畫其實只是做新的嘗試,希望有一個新的開始,因為過去嘗試了很多可能,我希望在從過去實驗的這種可能性當中,選擇與我今天的感覺或者是判斷的方向更有關的一種方法來進行再試驗。我始終堅持永遠不求結果的嘗試,所謂這一段嘗試跟過去以往不同的是,也許某一個階段能持續一段時間,在我的方法和感覺持續的過程中有新的可能性出現,會再創作、再往前走?!?/p>

對現實的觀照:《行走的人》

與這些架上作品同處一空間的,是一個正在疾步行走的男子形象。這是蘇新平此次展覽中最具表現力的作品《行走的人》,它沿襲了藝術家90年代以來社會關照的現實角度,這個奔走的形象出自2010年的油畫《奔波的人》。藝術家以自身為原型,用儀式化的形式語言在現實邏輯里抽象出這個關于“行走”的肢體動作和面部表情,凝結出某種具有穩定意義的視覺符號。

《行走的人》是蘇新平第一次嘗試用雕塑的語言表達既定的主題,在平面向空間的轉換過程中,作品如棱鏡一般折射出不同層次的意向。俞可認為,“行走的人”不但具有了更為真實的尺度關系、形體感受,也被材料、質感、表現手法賦予了新的視覺想象。

更重要的是,這個“人”與展覽空間融合為一個完整的敘事主體,讓其更具開放性、參與性和公共性,從而使蘇新平的創作由靜止的單向度輸出轉變為可持續的雙向互動,這種過程感也讓作品呈現出更為當下的意義。

17、展覽現場.jpg

展覽現場

就如蘇新平所說,藝術家所有的成長歷程都是在不斷地認識和了解自己,一直到死。而在此過程中,有限的道路或許只能到達有限的目的地,而當將視線收回至足下與筆下時,便是可以再次激發個人獨立精神的重要時刻。

總體看來,實驗與積累是蘇新平創作的核心手法。蘇新平將自己腦海中已經成型的思想提煉為觀點,在藝術的游戲中尋找一種不能被定義的工作方法,以比較準確的藝術語言進行表達。蘇新平的實驗是不求結果的,但是實驗畢竟是帶有偶然性的,因此他歸納出一種具有可控性的表現方式,在無常中尋找一種可以被穩定的感覺。蘇新平的積累是等待一種新的可能性的產生,他會判斷這將給他下一步的實驗帶來那些變化。在反復的實驗和積累中,蘇新平可以通過不同的媒介準確地表達出他對世界的看法,他今天的處境和他的創作狀態。

無論是物質亦或思想,都會隨著時間與意識的流動而不斷嬗變。而對于蘇新平來說,一切都不會停止。這似乎也暗含了中國古代所尊崇的禪意,藝術家就像做日常的功課一樣,一有時間就動筆,一動筆就很單純,也很純粹。但是當這些作品在集體呈現后,它帶給觀者的不僅有“精微”與“廣大”處的視覺景觀,更是有一個藝術家思想和情感的豐厚度。而或許就在日復一日具身性的筆頭實踐中,我們可以摘取其中的某些瞬間,讓其在藝術語言中短暫諸停,并得以一窺更為廣大的世界面貌。

畢竟,追問的目的是為了認識自我。而對于藝術家來說,在認識自我的過程中尋求適合個人藝術表達的方式與方法,是其創作的重中之重。這些年來,蘇新平一直在不斷的追問中努力探尋適合自己的心理狀態和生存狀態的語言方式和方法,并且將其每時每刻的感覺和感受緊密聯系在一起。在他看來,藝術語言的獨特性來自于日常狀態的體驗與感受,繪畫時的每一個筆觸或每一個動作都與內心體驗和精神感受有所關聯——“而藝術語言的核心因素就在于此?!?/p>

圖、文/主辦方提供

微信圖片_20210510173756.png


怡春园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