怡春园,家庭教师动漫在线观看全集,男女爽插图,立川理慧

EN

陳琦&沈勤:畫中造園,從心而畫

時間: 2021.4.30

BrowserPreview_tmpdasjdasjdlll.gif

位于揚州城南花園巷的“片石山房”,以其院內的假山湖石聞名。相傳這座始建于明代的古典園林建筑之中的疊石出自清代畫家石濤之手,結構別具一格,采用下屋上峰的處理手法?!八倪吽o際,別有尋思不在魚。莫謂池中天地小,卷舒收放卓然廬?!痹谑瘽脑娭?,畫家對山水畫論中親近自然、學習自然、“可居可游”思想的體會與再現,恰恰和“片石山房”中假山堆疊而出氣象萬千的意境相呼應。[1]

2020年5月,國內疫情局勢稍緩,陳琦和沈勤二位藝術家相約于揚州游園。在何園之中拐入“片石山房”時,其中被稱為石濤“人間孤本”的假山石讓二人心有所感,由此定下一人一張“片石山房”的疊石大畫,并以同名展覽作為最終呈現,以此致敬石濤。2021年4月24日,歷時近一年,“片石山房——沈勤·陳琦作品展”如期于亞洲藝術中心開幕。展覽呈現了二位藝術家最新創作近三十余件,其中《片石山房》為沈勤迄今為止創作的最大尺幅水墨畫作;而陳琦近期的水墨作品亦在此次展覽中首次集中展示。

展覽現場

陳琦:“夫畫者,從于心者也”

在陳琦的回憶中,石濤對他的產生的影響可以追溯到大學時期,只是彼時由于閱歷尚淺,石濤的繪畫觀念和筆墨表達上的獨到之處尚不能悉數理解。然而,石濤畫論及創作中所探討的人與天地之關系,描摹對象的存在與藝術家生命情感的自我表達等觀念,卻一直影響著陳琦的創作。陳琦 片石山房.JPG

陳琦,《片石山房》,304x1120cm(76x56cmx80),紙本水墨,2020(橫向觀看)

從早期的明式家具、古琴,到花卉系列、《時間簡譜》、《蟲洞》,再到《無去來處》,陳琦對水印木刻的鉆研從技法細節的掌控與挖掘,逐漸向圖像背后的象征意味、時間和空間的流變以及描摹對象的精神性轉向。數年來,陳琦對版畫歷史及其本質的屬性進行了極為細致的研究,大致可以被其提出的“有意味的印痕”和“非機械性復數”這兩個概念所概括。而在藝術家不斷的實踐中,這兩個概念所承載的意蘊又在不斷深化。

陳琦 Chen Qi,如夢令 A Dream Chant,153x40.5cm,紙本水墨 Ink on Paper,2020.jpg

陳琦,《如夢令》,153x40.5cm,紙本水墨,2020

在陳琦早期的創作中,那些具象的、帶有中國傳統文化氣息和代表文人生活的器物,無一不顯露著陳琦對墨色、水分、濕度及其精微的掌控。藝術家邱志杰卻在這種一絲不茍的完美主義復刻中,看到了陳琦隱藏的“革命家”屬性:

“但我深信,一個壓制的控制狂必定同時是一個內在瘋狂的實驗者。他不僅是一個守著一畝三分地埋頭苦干的農耕者,同時是一個視野開闊、異想天開的雜交者,更是一個善于等候的張弓結網的捕獵者?!盵2]

正是不斷的實驗與追問,陳琦的藝術語言也在這些年間不時跳脫出水印木刻的框架,走向更多元的藝術表達,包括紙本水墨、戶外的大型體驗互動性裝置等。但是我們也能在這些形式語言的變化與嘗試中,清晰地看到陳琦內心與性格中文人氣質與精神的印刻:他始終在追求著觀照萬物、觀照時間,以及觀照內心時的所思所得。

陳琦 Chen Qi,燦爛之景 Splendid View,152x309cm,紙本水墨 Ink on Paper,2020.jpg

陳琦,《燦爛之景》,152x309cm,紙本水墨,2020

陳琦 Chen Qi,何來 Source,56x76.3cm,水印木刻版畫 Waterprint Woodcut,2020.jpg

陳琦 ,《何來》,56x76.3cm,水印木刻版畫,2020

2020年,回到江南故土的陳琦靜坐于“片石山房”的楠木廳中,隔水相望氣象萬千的嶙峋疊石,不由感懷良多?;鼐┖蟮年愮阈挠兴?,試圖挑戰“巨幅”作品,以期在漫長的創作過程中細品石濤語錄,共感其藝術與生命的體驗與精神。在作品《片石山房》的畫記中,陳琦回憶在持續四個月的作畫后,他意識到“自己必須停下來”,為使得“畫面上那些浩然淵深的氣”不被其“固有的繪畫經驗與爛熟于心的技術表達”所禁錮,陳琦寧愿選擇以一種未完成的狀態來暫時性地結束這場創作實驗。

“這樣的創作體驗看似苦澀,但其中樂趣外人無從而覓。對我而言,既是形而下的手工勞作,又是形而上的精神洗禮?!?[3]

 陳琦 Chen Qi,梁園 Liang Garden,456x112cm(76x56cmx12),紙本水墨 Ink on Paper,2020 新.JPG陳琦,《梁園》,456x112cm(76x56cmx12),紙本水墨,2020

陳琦 Chen Qi,萬物-No.1 Creatures-No.1,圖心80x116cm  圖紙97.5x133.2cm,水印木刻版畫 Waterprint Woodcut,2021.jpg

陳琦,《萬物-No.1》,圖心80x116cm  圖紙97.5x133.2cm,水印木刻版畫,2021

 沈勤:“不為物使,不與塵交

相較于陳琦對“片石山房”經歷和母題極為快速的投入和創作,沈勤的這批創作則在最初逛園子時的激動退卻后,掙扎良久,無從落筆,幾度試圖放棄。

 沈勤 Shen Qin,片石山房 Mountain House of Sliced Stones,176.5x585cm(176.5x97.5cmx6),紙本水墨 Ink and Color on Paper,2021.jpg

沈勤,《片石山房》,176.5x585cm(176.5x97.5cmx6),紙本水墨,2021(橫向觀看)

沈勤 Shen Qin,淮水東邊舊時月 East of the Qinhuai River in the Moonlight,137x208.5cm(137.5x69.5cmx3),紙本水墨 Ink on Paper,2021.jpg

沈勤,《淮水東邊舊時月》,137x208.5cm(137.5x69.5cmx3),紙本水墨,2021

沈勤的水墨畫總是帶給人一種極“空”的感覺。他往往畫極少的物象,用極少的色彩,以淡漠暈染出模糊氤氳的空間,往往再結合適當比例的留白。因此沈勤筆墨之下的這個“空”的世界,不像是浮華多彩的城市生活,而更多指向一種自我放逐的精神領土。

人們熟知沈勤大多源于其作為“85美術新潮”時期水墨革新派的代表,他當時憑借極富超現實意味的《師徒對話》、《一把椅子》等作品活躍于現代美術浪潮之中。而在1989年的“中國現代藝術大展”之后,“自我放逐”成為了描述沈勤不可繞過的一個標簽——他離開了生長與滋養他藝術的江南故土,追隨家庭來到北方的城市石家莊。他一度遠離藝術圈,遠離主流和體制,甚至遠離了當代藝術,而這些經歷也如數體現在他后來的創作之中。

沈勤 Shen Qin,山(20-3) Mountain 20-3,178x82cm,紙本水墨 Ink on Paper,2020.jpg

沈勤,《山(20-3)》,178x82cm,紙本水墨,2020

沈勤 Shen Qin,山(20-11.2) Mountain 20-11.2,46x35cm,紙本水墨 Ink and Color on Paper,2020.jpg

沈勤,《山(20-11.2)》,46x35cm,紙本水墨,2020

作為“中國·水墨實驗二十年”的策展人,批評家皮道堅因沈勤80年代的幾張作品而將其納入這個對水墨藝術具有標志性意義的展覽中。數年之后再看沈勤的作品,皮道堅坦言他的畫“看起來不功利”,且非?!皞€人化”:

“它們表現的是一種非常真實的個人的內心存在——它們實質表現的是對當代物質生活的一種拒絕,對當代人沒目標的生活,對匆忙、對繁器的一種逃避……”[4]

沈勤在石家莊的十幾年中,過著一種近乎“隱逸”的生活,自我而超脫,水墨為他構建起一個容納他精神和情緒出口的世界。沈勤說:“眾人見到的世界,是上天的神用一草一木搭建起來的。眾人見不到的是,我用一筆一劃也能搭建一個全新的世界,心靈的世界?!彼廊辉诋嬤h離了的江南瓦石,白墻倒影,樹木山石,但他畫的又不再是真實的世界,那是一個可以使他自我安頓、自我呼吸的真空世界。

沈勤 Shen Qin,園(19-2) Garden 19-2,147x79cm,紙本水墨 Ink and Color on Paper,2019.jpg

沈勤,《園(19-2) 》,147x79cm,紙本水墨,2019

沈勤在憶及“片石山房”的創作時,談到了石濤是其人生的開悟者,且自己學生時代初次接觸石濤的畫語錄時就有著“天生的領悟”。長久以來,沈勤在生活和創作中都將石濤的“人為物蔽,則與塵交。人為物使,則心受勞”印刻心中,他“不為物使”亦“不與塵交”,由此磨練了他的性格與藝術語言。[5]

沈勤 Shen Qin,青綠園林 Green Garden,141.5x225cm(141.5x75cmx3),紙本水墨 Ink and Color on Paper,2021.jpg 

沈勤,《青綠園林》,141.5x225cm(141.5x75cmx3),紙本水墨,2021

在這一批的創作中,除最大幅的《片石山房》外,沈勤還呈現了多幅青綠山水作品。與傳統的“式筆青綠”、“意筆青綠”程式化的表現方法不同,沈勤依舊從自我安頓的內心出發去構建空寂的畫面空間,進而表達自我的生命狀態。只是如沈勤所述,此次的創作經歷令他心力交瘁,“人為畫蔽,則心受累”,習慣于在自我的水墨世界中放逐游蕩的沈勤,或許并不適應于這樣的“命題作文”吧。

展覽現場

陳琦與沈勤二人同生于六朝古都南京,又同時在北方有著多年的生活和工作經歷——陳琦在北京,而沈勤在石家莊。江南的水土孕育了其性格與創作中空明澄澈的文人氣質,對傳統文化中的精神世界的求索已深入二人骨髓,而閱經北方的歷程又讓其在各自的創作中生長出反思歷史文脈與當下語境的豐富內涵。

陳琦與沈勤相交四十余年,走得可謂是截然不同的兩條路——陳琦在傳統水印木刻的形式語言與意蘊中步步深入,而沈勤則以自我的生命體驗不斷革新著水墨的精神內涵。但在其各自的藝術征途中,二人對于傳統文化與當代語境、文人精神與當下生活等議題的追尋從未停止。在此次“片石山房”的展覽現場,通過建筑師鄭東賢設計的展廳空間,二人對石濤畫論精神的體驗與藝術再現得以在其中產生對話與回音,亦在喧囂沸騰的畫廊周中“鬧中取靜”,實現了一場關于傳統與當代、南方與北方、自然對象與精神的“殊途同歸”。

文/周緯萌

圖片致謝主辦方

 參考文獻:

[1] 編寫自李夏夏,《片石山房與石濤寓居揚州的暮年生活》,《南通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2018,第112頁。

[2] 邱志杰,《陳琦格致——一個展示和理解的實驗》,《美術研究》,2019,第18頁。

[3] 陳琦,《陳琦:<片石山房>畫記》,原載于“Art陳琦”微信公眾號,2021。

[4] 宋琛,《對話皮道堅:沈勤用他的經歷詮釋了“水墨精神”》,《江蘇省國畫院精品畫庫·山水卷:沈勤作品集》,第4頁。

[5]《沈勤&陳琦:一畫明,畫可從心》,原載于“Art陳琦”微信公眾號,2021。

皮道堅,《水墨天地,安身立命——邊緣人沈勤之水墨生活》,《山外山:沈勤作品展》,P100。

“片石山房——沈勤·陳琦作品展”展覽資料,亞洲藝術中心(北京),2021。


關于展覽:

片石山房——沈勤 · 陳琦作品展.jpg

“片石山房——沈勤·陳琦作品展”

藝術家:沈勤、陳琦

空間設計: 鄭東賢(韓國建筑師)

展期: 2021.04.24 - 2021.6.20 

地點: 亞洲藝術中心(北京) 

北京市朝陽區酒仙橋路2號大山子798藝術區(周一休館)

怡春园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