怡春园,家庭教师动漫在线观看全集,男女爽插图,立川理慧

EN

廖邦銘以“攻堅”破“硬核”,思考型藝術家的問題追索

時間: 2021.4.26

不是所有的“硬核”都能被攻克,也并非所有的探索都可以得到答案。迷途重疊、生存堪憂,藝術家怎樣思考,如何抉擇?是否將解決糾結視為使命所在?策展人王春辰將廖邦銘稱之為“思考型”藝術家——他追尋“問題”,對于自己所學、所知持有疑惑,也總是被一種關于語言、社會、生命的意義思考而牽扯。

廖邦銘1967年生于四川,1992年畢業于四川美術學院版畫系,后來回到樂山因不喜歡單一工作節奏,來到北京的圓明園畫家村,之后一直輾轉于北京的各個藝術區。近十年里,他沒有做太多“實物”創作,而是進行大量思考并撰文記錄。文字思考凸顯了其寫作者的身份,但也引發了“做藝術”還是“想藝術”的二元對立,文字思考能轉變成藝術嗎?另一方面他又試圖將思考轉變融合為一些行為式、現場式、即時的表演,于此,影像和表演匯集成了其近期個展《硬核攻堅——廖邦銘個展》。

展覽現場 ??藝訊網現場拍攝

02 廖邦銘現場行為表演《走金線》.jpg

廖邦銘現場行為表演《走金線》

03 廖邦銘現場行為表演《金盆洗樹》.jpg

廖邦銘現場行為表演《金盆洗樹》

廖邦銘個展《硬核攻堅》由中央美院美術館副館長王春辰教授擔任策展人,嚴頡知行館、白域藝術空間共同主辦,《傳承》欄目組、生命藝術傳承俱樂部承辦。這也是藝術家繼2009年之后再次舉辦的展覽,與其說本次展覽是作品的羅列,不如理解為探索思維觀念和藝術語言而付出的努力,藝術作品變成了思考的外化物和象征物。

04 廖邦銘《硬核攻堅》展覽現場《雙人舞》.jpg

廖邦銘《硬核攻堅》展覽現場《雙人舞》

廖邦銘非常關注語言、詞匯與藝術之間的關系表達,展廳一層展示三組大畫幅影像,基本都圍繞該核心主題?!爸匦箩屪x日常詞匯”是他非常關注的部分,他曾在文章中提到對??隆对~與物》的解讀:“觀察事物在不同的歷史時空階段以及在何種語言結構系統中被再現,被描述——事物的概念及所衍生的意義之生成過程。其結果是,在總體性修辭策略中事物已經脫離了它原在的屬性,即事物以及人本質上是被玩弄于語言的塑型機制之中?!薄?」

《2021年3月30日12時55分我將自己高高舉起(At 12:55 on March 30, 2021,I held myself high.) 》作者:廖邦銘 時長:45分鐘  創作年份:2021.3.30    

在影像作品中,藝術家將自己的名字標牌高高舉起,力求保持45分鐘的站立?!?5分鐘”一般是課堂標準時間,藝術家以耐力與“名字”意義來進行對抗、與標準制度的時間節奏進行對峙,其神情、姿態時而嚴肅、時而痛苦,他以最為簡單的行為和常接觸的名詞來喚醒觀眾的自主聯想和另一個角度的內涵闡釋,“名字”究竟代表了什么?時間如何度過?我們拿什么來抵抗隨著時間消逝的注意力?

影像《崩潰的單詞》里廖邦銘“各個擊破”氣球上的詞匯,這些日常所見的、被反復咀嚼的單詞如傳統、階級、消費、物質等,其含義隨著時間更迭而改變。他努力地吹一個又一個的氣球,爆破瞬間幾度驚嚇,細微行為的偶然差別也導致不同的觀眾反饋,引人大笑、驚訝。廖邦銘談到自己創作的感受,“正如我在吹「傳統」二字時,「傳統」是頑固的,不那么容易吹爆,但經過不斷的努力與對抗,該破時就破了,且非常突然,我也無法預料。我想大家看完后會心一笑,我的作品就達到了對他人有用的作用?!?/p>

《崩潰的單詞(Broken words)》作者:廖邦銘 時長:60分鐘  創作年份:2021.3.30    

在互聯網發達、資訊飛速傳播、信息全球共享的時代里,對于詞匯的重塑及意義重構的現象是自然而然且更迭迅速的,人們似乎習以為常。廖邦銘曾寫道:“藝術事物內在的秩序將會被不同文化意識形態局域中的各種各樣異質性語言方式所分解、碎裂、隨風飄散。如果這個想象成為某種現實,那么藝術對現實的描述已經不再是以其過往的形態方式出現;我們對藝術的感知不再渴望從文化本質主義深邃的城堡之銅墻鐵壁中聆聽精神的天籟之音;藝術已經成為時代文化碎片中一個部分,它已經失去了整體的全貌,對它的把握只能是存在在時代話語的流變交替以及語言存在的具體情景之中,在藝術語言自身屬性與事物所屬概念之關聯中?!薄?」他從詞句為起點出發,把十年以來文章中對這些問題的系列思考,轉變成了影像,而反過來他闡述的這些文字,又能更好地與作品互為解釋,他在這樣雙重的“文字+影像”方式之中不斷探索,但從未滿意,這或許也是下一次思考的開始。

07 《無名肖像系列》廖邦銘攝影作品,創作年份:2000.10    .JPG

《無名肖像系列》廖邦銘攝影作品,創作年份:2000.10    

另外展出的攝影作品《無名肖像系列》創作始于2000年,藝術家本人模擬各個職業、身份的形式展示。他在《攝影的維度》中提到“攝影是一種既分離于世界又重合于世界的個體行為,是對形象塑型的介入性實踐;攝影是對消失的理解,抑或是關于消失的某種構想與重現?!薄?」從古自今日常生活里遍地都是千千萬萬個無名氏,他以“有形的”形象表現了“無名的”肖像。

廖邦銘所有作品里有關“詞語、模仿、再現、重構”的實驗都匯聚在一個藝術家自己提出的詞匯“后概念”里,我們尚且不去探索這個詞匯本身的確定含義,但可以將其作為藝術家創作的一個路徑,“在某種意義上說,世界的底座由概念鑄就而成——對概念的表述就是對世界的表述。我之所以提出后概念命題,始于對目前當代藝術的肯定性模式的疑慮?!薄?」簡單來說,“后概念”便可以被看作打破單一概念的一種方法,是對既定模式的再解讀,也是藝術家創造力的立足點。

08 二層手機視頻系列《點到為止》《揭開》《拿捏行為》等 作者:廖邦銘  創作年份:2020    .jpg

二層手機視頻系列《點到為止》《揭開》《拿捏行為》等 作者:廖邦銘  創作年份:2020    

策展人王春辰關注到了藝術家的一些糾結和踱步,他在前言中提到的這些文字也幫助我們更好理解這樣一位“糾結的、雙面的、不停歇的”藝術家,思考不意味著沒有作品:

“很多人知之是讀了他的文字,而非他的藝術作品。這其實是一種兩難,既想探索藝術,又對之多有提問,兩者互為質疑對辯,彼此較勁。廖邦銘認為,所謂藝術是一種假定,而所謂創作是一種思想的動作,表面上互為依托,但又互相否定,直至沒有藝術,沒有作品。他轉而用身體的行為動作來指意他的生存狀態,比賦他的大腦神經的曲折。在場不等于永恒,藝術不是全部,而行動恰恰是生命的真實性顯現。過去的不立文字,不過是以物傳物,頓悟即刻的意義。而今,感官在麻痹,思想在鈍化,情愫在消散…….這一種后觀念的折磨,徹底消解我們立命的語言方式,而我們又時時在困厄中?!?/p>

09 專家研討會(出席人員:黃嚴頡、廖邦銘、王春辰、段延安、王端廷、楊衛、段君、高嶺、吳鴻).jpg

專家研討會(出席人員:黃嚴頡、廖邦銘、王春辰、段延安、王端廷、楊衛、段君、高嶺、吳鴻)

10 專家研討會(左:出品人黃嚴頡,右:策展人王春辰.jpg

專家研討會(左:出品人黃嚴頡,右:策展人王春辰)

11 專家研討會批評家王端廷講話.jpg

專家研討會批評家王端廷講話

不可否認,藝術家是需要“糾結”的,這不是一個“壞詞”,無論是藝術家還是每個人,每個人生活里都有相當多的“硬核”,糾結就是哲學意義上的“矛盾”,是向上發展的轉化動能,糾結是展開無限探索的起點,是永不歇的動力源泉,也是試圖以“攻堅”來消解“硬核”的方式。

展覽同期舉辦了研討會,中國藝術研究院美術研究所外國美術研究室主任、教授王端廷,藝術批評家楊衛,批評家、策展人吳鴻,批評家段君,藝術家廖邦銘、段延安、收藏家黃嚴頡等嘉賓與會討論。本次,我們也特別專訪了展覽策展人王春辰先生,他針對展覽主題、策劃過程進行了講解,同時也圍繞幾個值得關注的新話題,包括“后概念”“觀念意識”等關鍵詞進行了再度闡釋,為觀眾理解本次展覽提供了一個更為詳細、多元、深入的視角。

策展人專訪

12 藝訊網專訪本展策展人王春辰.jpg

藝訊網專訪本展策展人王春辰

藝訊網:展覽是從什么時候開始策劃的,經歷哪些過程?您跟藝術家相識據說“既熟悉又陌生”,該如何理解?

王春辰:廖邦銘是大家一個既熟悉又陌生的藝術家,說熟悉是因為他93年來到北京,來之前他從四川美院畢業之后就回到老家了,在樂山工作了不到三個月,他太不習慣在建筑公司里的工作,正好聽朋友說北京有一個圓明園的畫家村,他就來北京了,從北京火車站帶了200塊錢,在93年的算是一筆不少的數目,是一個人一個月的工資,他下了車一看出租車都是皇冠車,比較高級,然后打車,結果從車站打到圓明園基本花光了這錢,這是他在北京的第一個印象深刻的遭遇。后來他就在圓明園不斷工作、創作,但是都不是特別滿意。

他在2009年在798舉辦了一次個展之后,就沒有再創作作品或者舉辦展覽了。他在自己的工作室讀書寫作,變成了一個寫作者,把自己的感想和體會表達在博客上面。當時我看到這些文章的時候,其實不是特別了解他,總覺得這是一個搞寫作的人,也沒有和他的作品對應起來,后來遇到了九藝術區的段延安,通過他的推薦我看了作品,才回想起來,說見過這些作品,也對廖邦銘的文章有印象,對上了號,有時候的確是這樣,中國非常多的藝術家,你可能見過他的作品,但是并不知道名字和人,我很早之前就看過他的文章,但是這次也是機緣巧合對應上了,我也希望更多的人能夠通過展覽了解廖邦銘和他的作品。

藝訊網:您提到他一直糾結于藝術和非藝術,也提出一個非常重要的“后概念”觀念,觀眾應當如何解讀這個概念?

王春辰:廖邦銘內心中有一種不可描述感覺,或者被稱為一種沖突,他總想把它表達出來,來討論的是我們今天遇到的挑戰,比方說我們現在看到這么多的藝術創作、藝術作品,這些作品到底該怎么認識、怎么去解讀?我們有那么多完整的藝術理論、自成一體的美術史理論,比如從現代主義到后現代主義,從物品藝術到觀念藝術,但是在這之中又讓我們總覺得有一些和自己有隔膜的東西始終存在,對應了很多“矛盾”,也是因為這樣,藝術才有了發展。廖邦銘自己提出了“后概念”,試圖用后概念這樣一個他自我的理解去表達他想面對的今天的人、社會狀態、生活狀態,也包括我們以及我們面對的藝術、藝術與人的關系等等。

我在前言里提到得很簡短,其實他是一直在糾結于藝術和非藝術,甚至在某種意義上,是不是藝術已經不重要,而重要的是他想表達一些狀況和狀態,包括今天展覽中展出的三個大影像——空間里兩邊大的影像相對稱,他高高舉起一些“字牌”、吹破氣球等,這其實也是自我的一種投射狀態,這氣球上的每一個文字都是我們日常所看到的、生活里經常說的,比方說傳統、現代之類的詞匯,你會感覺到,這些文字寫在氣球上以后,經過它藝術家來“吹”,文字變大收縮,產生一種張力壓力,這里面甚至帶有某種挑戰、意味著一種克服,就像我們的主題“攻堅”一樣,最后氣球和名詞都爆破了、破碎了,這都是一種狀態,但這種狀態是什么?都是人們可以去想象和理解的。

13廖邦銘《硬核攻堅》展覽現場,行為表演(一).jpg

廖邦銘《硬核攻堅》展覽現場,行為表演(一)

藝術家想通過探索去表達面對世界的問題的方式,這些問題是什么,我們也不需要說的非常具體。我們看到真實的世界,但是這個世界用很多名詞、概念來命名,很多時候我們已經對這些“名詞”麻木了,它已經空無一物,作為一個詞匯,它本來是講述人和世界、世界和人的關系,但是很多詞匯都失去了原本的意義。比如另外一個我們經常提到的詞“傳統”,不同時間有不同的“傳統”,“后概念”的后,并不是前后的“后”,而是它從另一個角度來觀察,甚至是突破和打破,克服的意思就是我們能不能跳出這些所謂的已知的概念,進入到一個新的自我反思的狀態,一個新的狀態。如果藝術家是個思考型的藝術家,是一個追求觀念表述的藝術家,那就永遠不要說找到答案了、實現目標了,我們在不斷地被顛覆之中遭遇新的挑戰,然后再去攻克新挑戰。

藝訊網:您也提到了展覽的標題從作品和藝術家的表達而來,我們應該如何更好理解《硬核攻堅》這個標題?

王春辰:這次展覽的策劃主題得來還比較順暢。我看了他的文章,去他工作室跟他聊完之后是馬上就想到的。,我當時一想我說這藝術家挺糾結,總想一些問題?!坝埠恕笔亲铍y克服的一種東西,比如吃核桃、吃堅果,硬核——更指向我們面對事物時遇到的那種最艱難的挑戰,我就喜歡用這個詞匯,“硬核”這個詞它是一個既具象、形象又抽象的詞,可意會為很多的指向。除了硬核,我再加入一個動詞“攻堅”——他希望要找到答案,需要打破它,希望表達自己,所以說“硬核攻堅”作為一個展覽標題首先是非常簡潔明了,第二點是大家能引發大家的想象和思考,想到很多或許我也沒有想到的抽象概念。

再者,我們每天都在接觸藝術,也去思考藝術,或者思考是不是藝術,思考有沒有效,這些問題都是“硬核”——是我們的挑戰。包括我們所在的環境,雖然大家從園區進來看到這個展館環境很漂亮、很完整,但是大家也知道,北京的這些藝術區也是我們的命運所在,我們與這些藝術區的關系起起伏伏,大家來這兒的第一印象會思考,以后這個藝術區還會在嗎?會不會哪天拆掉?這些生存環境的不確定性,都是一種挑戰和狀態。其實在今天,無論是做藝術還是做別的工作,都有很多需要“攻堅”的東西,都有“硬核”的東西,這個展覽也是以邦銘的作品為契機,開啟2021年我們需要繼續努力和面對的事情,有一句話我們經常講:不放棄,繼續做。

14 展覽現場.jpg

展覽現場

藝訊網:本次展覽挑選的作品大多以影像和現場表演藝術為主,您對他的哪些作品印象深刻?

王春辰:一層大廳展出了一組模擬以自我形象為基礎的模擬不同身份的系列創作,比如裝扮成“公務員、醫生、警察”等各種職業,還有裝扮成女性來拍照,這其實就是一個身份的探索和表達。在中國這種急劇變化的社會發展當中,“身份”一詞有相當豐富的含義,社會有多少種不同的身份?而每個身份都是充滿含義的,這組創作背后是比較有深遠影響和深層含義指向的。雖然說這位藝術家近10年沒有創作那么多的作品,但是他一直在思考,這是令我非常關注的一點?,F場市場上很多架上的繪畫都會變成商業化作品,但是今天的展覽展出的影像、表演、行為,這些東西怎么構成一個藝術家的創作手法?這是非物質的,雖然說可以拍成影像、可以記錄成照片,但是如果沒有影像,這些現場動作和行為表演完后就不存在了,就無法看到了。

16二層影像空間展示手機拍攝影像  ??藝訊網現場拍攝.JPG

二層影像空間展示手機拍攝影像  ??藝訊網現場拍攝

今天只是展了一部分影像,其實它有上百個影像視頻,比如不斷地開門關門、把一些器物在手上來回拋,把物品從左邊甩到右邊等,里面也展示出很多生活物件和書,比如《三國志》《資本論》等書籍,這些都能傳遞他面對生活的狀態,它構成了一個藝術家觀看世界的方式,而我們每天面對的世界就是由這些看似普通的物品構成的。許多作品的標題也非常有趣,比如《掂量》《拿捏》等,詞匯很有意味,“拿捏”這個詞匯在中文語境里也是意味深長的,我們經常會說你對這個事情要“拿捏拿捏”,試圖把握它,也是一種面對生活的狀態。

藝訊網:這次現場展出了幾組表演節目,觀眾應該怎么理解和觀看這種現場行為藝術,是否可以簡單再對作品闡述和評價?

王春辰:這些現場表演都是最新的作品,也是第一次現場表演,以前沒有做過。第一個“舞蹈”,藝術家沿著一條黃色的線行走,這條線構成了形式和風格的作用,同時它很窄,而邦銘始終是在這條線上搖擺、行走、扭動、舞動,它又不是嚴格的舞蹈,而且走的時候還有一點踉踉蹌蹌,但他又要著力保持平衡,保持不要掉出線,這里面有很多提議性的東西,可以產生很多不同的解讀,在這條狹長的線上,人們要如何走過?包括在人們的日常生活,或者引申到社會政治、經濟、國際關系,是否都有一條線需要擺好、擺正?

17 廖邦銘《硬核攻堅》展覽現場,行為表演(二)金盆洗樹1.jpg

 廖邦銘《硬核攻堅》展覽現場,行為表演(二)金盆洗樹

這一系列表演的作品都有強烈的寓意。包括最后表演的這件《金盆洗樹》一般我們的成語叫做“金盆洗手”,大多帶有負面的含義,比如說江洋大盜的“金盆洗手”就是不干了、退出江湖了。廖邦銘《金盆洗樹》是在金色盆子里洗手,然后去“拿捏”這棵樹,給這個樹洗澡,這兩棵樹是藝術家工作室后院的龍爪樹,“樹”這個詞匯本身在中國語境里代表著財富、吉祥,有很多好的寓意,“洗樹”的語義就像清洗它的身心,跳出固有的概念,形成一種新的表達自我的方式。有的時候也會放在中國的“禪”境中來解釋,跳出原本的內容,每個人也可以獲得不同的解讀。

藝訊網:您把他稱為“思考型”的藝術家,您認為這類藝術家有什么特質,他們的創作和思考有什么不同嗎?

王春辰:我們是覺得中國需要有一批思考型的藝術家,至于他思考的著力點是什么,用什么樣的方式來思考,都可以是完全不同的,但是這些思考始終貫穿作品的過程,這類藝術家不是為了畫一幅畫或者做了一點什么視覺類的作品,但是一定會傳遞一個“在場”,注意到我們今天與世界關系的表達,這就是在中國稱為的“觀念藝術”“觀念意識”或者觀念性的創造性,至于具體怎么來解讀,我們可以慢慢推進,再去斟酌這些東西。

展覽現場

19 開幕現場.jpg

開幕現場

在今天的當代中國,很多年輕的新的藝術家有非常強烈的觀念表達。我之前也寫過一篇討論中國需要觀念主義意識的文章,因為觀念會克服和消解很多東西,做藝術確實是需要不斷推進的。我們現在給藝術分了很多門類,但是特別需要強調的是藝術不光是有一種語言,一個視覺的功能,更重要的是經過一種媒介來傳遞一種思想,它不是直接的,所以說,我們需要這樣的藝術觀念意識,一種新的意識,新一代的與時代相對應的觀念意識。

采訪、撰文 / 張譯之

除標注外,圖片及視頻由主辦方提供

以下文章資料由藝術家提供

注釋:

「1」「2」廖邦銘文章《藝術的語言問題抑或形式方法論誤區》  2009年3月23日 ;

「3」廖邦銘文章《攝影的維度》2009年1月22日;

「4」廖邦銘文章《后概念》2012年;

展覽信息

硬核攻堅 

出品人:黃嚴頡(筆名:易壹)

策展人:王春辰

策展統籌:段延安

主辦單位:嚴頡知行館、白域藝術空間

協辦單位:《傳承》欄目組、生命藝術傳承俱樂部

展期:上半場:2021.4.17--2021.4.30;下半場:2021.5.1--2021.5.17

地點:北京市順義區李橋鎮吳莊國際藝術園區2期白域藝術空間

怡春园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