怡春园,家庭教师动漫在线观看全集,男女爽插图,立川理慧

EN

照見你我之“殤”:藝術家馮放個展于今日美術館啟幕

時間: 2021.4.22

在今日美術館1號館的進館入口處,一具由不銹鋼制作的大型鳥類骨架首先映入眼簾——雙足著地,頭頸朝下呈現出俯沖姿態,飽含視覺張力。這是藝術家馮放近期于今日美術館開幕的新展呈現的第一件作品,結合展題:“殤——馮放個展”,不難推想展覽主題及立意:關乎鳥類及人類命運之殤。步入展廳,循著一條精心布置的展線,入目可及的四件主體作品:《網》《殤》《煙》《照見》,在作品標題語義上相互關聯并層層遞進,配合展廳的燈光、煙霧、視頻、聲音等,營造出一個戲劇性且富有視覺沖擊力的場域空間。

1、馮放 《候鳥》 不銹鋼雕塑 400x400x500cm 2019.JPG

圖1、馮放《候鳥》不銹鋼雕塑 400x400x500cm 2019

“從‘網’到‘殤’至‘煙’,以照見收尾?!瘪T放個展以裝置、繪畫、視頻等多種媒介集中展示了藝術家近年來以“鶴”“候鳥”為主題的藝術創作,同時以候鳥南遷時人類行為介入后的“網”,落腳到以此引發生命悲劇“殤”“煙”,最后以一面反射“鏡”收尾,作品之意不言而明,這也是此次展覽及展出作品的整體風格:直白又充滿視覺張力。

2、馮放 《網》 裝置 390x320x320cm 2020.JPG

圖2、馮放《網》裝置 390x320x320cm 2020

經過一條黑暗的甬道來到展覽的第一個空間,藝術家布置在此的作品《網》呈現了在一個通體黑色的大型金屬網罩之下,被圍捕其中的四具鳥類殘骨,從其姿態,可以想見其生前的掙扎和無力姿態。而緊鄰的第二個空間,藝術家的大型浮雕裝置作品《殤》,配合紅外線、煙霧,以及三組觀念影像呈現的鳥類嘶鳴、獵鳥的槍聲,以層層疊疊的大體量鳥類枯骨營造出一個真實可感的鳥類墳場。這些已不可辨外形、放大的枯骨集合在一起,似乎也是與其有相同命運的其他物種的某種宿命。

3、馮放《殤》玻璃鋼 浮雕 1600x400cm 2020.jpg

圖3、馮放《殤》玻璃鋼 浮雕 1600x400cm 2020

4、馮放 《煙》裝置 400×400×600cm  2020.jpg

圖4、馮放 《煙》裝置 400×400×600cm  2020

在作品《煙》中,藝術家更近乎直白的利用3D技術呈現了被“焚燒”的枯骨和羽化的青煙。這種直白一直貫穿到《照見》,同樣是鳥類骨架,藝術家這一次不再充當一個靜默的記錄者,他選擇發出自己的心聲。當一張靜態的捕鳥網變幻成交織纏繞的動態網線,無論是何種生物,困于其中,都難逃淪為一具枯骨的悲慘命運。藝術家用一面鏡子放置在該作的懸空底部,邀請觀者參與,可想:當人們不自覺的被鏡子吸引,低頭一瞥時,它照見的不僅是成為枯骨的鳥類慘狀,更是一次頗具反諷的自我照見。

展覽言簡意賅、平鋪直敘,在新冠疫情還在延續的當下,更是主題凸顯。置身都市的洪流的我們,觸手可及各類資訊和消息,但很難切身感受現實中上演的或屏幕中影像真切的萬象。那么同樣身在大北京城的馮放,何以做出真切如斯的藝術?

1987年,馮放自北京電影畢業后,開啟了影視美術、導演和文化空間等一系列視覺領域的創作。到了2008年,從小因為愛鶴的馮放,開始經由自己感興趣的“候鳥”題材涉獵當代藝術領域。2012年,機緣巧合之下,他資助并開始參與一部記錄候鳥南遷的紀錄片拍攝。他從中親歷了候鳥被捕殺的慘況,于是下定決心通過自己的藝術創作做出一些努力和改變。于是,他開始以自己自小喜歡的鶴為題材入畫。我們可以從展廳現場,伴隨著作品《網》呈現的繪畫作品領略到馮放對于鶴的藝術深入研究。他從關注一個題材到由此思考和試圖解決現實或社會問題,這自然歸功于馮放對事件的親歷,但同時也得益于他多年在不同領域工作對多種媒介手段的掌握。

三年前,原本受今日美術館之邀舉辦“禁止殺戮、珍惜生命”的展覽,因為疫情擱置在今天以多重媒介呈現的馮放個展,冥冥之中,似乎切中了眼下之問:“這個世界會好嗎?”這也是策展人彭鋒在展覽前言中拋出來的設問。馮放用藝術的方式,在表達自己切膚之感受的同時,也將屢禁不止的野生動物獵捕問題再度展現,這不僅是人與自然的關系問題,更是人類所處位置的問題。彭鋒在開幕式現場闡述:“‘殤’不僅是鳥之殤,也是人之殤,是時代之殤?!比祟惻c自然界的生命本來就是一個共同體,沒有一個物種擁有俯瞰其他生命的資格,尊重與保護自然,就是在保護人類自己?!岸嘈╆P愛,少些殺戮,這個世界會好的?!?/p>

你、我、它如何共處?這個由展覽結尾處的作品《照見》引申出來的開放式提問,正是馮放此次帶給觀者的持續啟發。據悉,展覽將持續至5月17日。

文/藝訊網

圖/主辦方提供

展覽海報.jpg

展覽信息

展覽名稱:殤·馮放個展

展覽時間:2021年4月17日-5月17日

展覽地點:今日美術館1號館

策  展  人:彭鋒

主辦單位:北京電影學院當代藝術研究院 

中國電影美術學會當代畫院

湖南省美術家協會  

今日美術館

怡春园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