怡春园,家庭教师动漫在线观看全集,男女爽插图,立川理慧

EN

M+“焦點談”:當下藝術博物館如何定義和想象觀眾?

時間: 2021.4.9

3月29日,香港西九文化區M+藝術館于線上舉行“M+思考|焦點談”研討會。本次研討會邀請廣東時代美術館學術副館長蔡影茜;尤倫斯基金會主任(2002-2008)兼尤倫斯當代藝術中心創館館長費大為;上海當代藝術博物館館長龔彥;上海外灘美術館副館長劉迎九以及M+ ??速Y深策展人及策展事務主管皮力,共同聚焦當下博物館與參觀觀眾關系這一議題,就“理解觀眾:中國藝術博物館的不同之道”展開探討。

18151617949496_.pic.jpg02.png“M+思考|焦點談”線上研討會

5位受邀嘉賓來自不同運營模式的藝術博物館,此次齊聚線上,分別從國營、私人與企業運營、社區為本的博物館等等不同實踐模式出發,分享他們在博物館運營、展覽詮釋等方面的思考,以及各自的應對策略。

同時,嘉賓也針對近些年藝術博物館遇到的種種問題,如——美術館應該賣門票嗎?門票定價的策略應當是什么?如何看待商業展、網紅展?是否應該以及如何引導大眾的觀展行為?等等熱點問題,表達出他們的觀點與思考。


理解觀眾:中國藝術博物館的不同之道


研討會主持人,M+ ??速Y深策展人及策展事務主管皮力首先發言,從三個案例出發分享他們在觀眾群體建造中進行的工作。

“M+敢探號”項目

“M+敢探號”是香港M+藝術館在2016年推出的教育項目。該項目受火星探險車啟發,載有年度主題展覽的改裝貨車“駛入”社區,兼具藝術家創作空間、展覽空間、大眾休息空間以及流動工作坊四大功能,“貨車”穿梭于本地校園與社區間,為觀眾提供學習、交流和休閑聚會的機會。憑借空間的特殊屬性,引領大眾以藝術的眼光看待和思考世界。

第二個案例“展覽標簽的撰寫個案”是皮力及其團隊,基于最新展覽項目展簽撰寫經驗的分享。在對2000多件展品進行展簽撰寫過程中,為更好地將海量作品信息傳遞給大眾,團隊采用三種比喻,為觀眾“畫像”并分類——“滑水層面(skim)”“游泳層面(swim)”與“深潛層面(dive)”。三種觀眾群體體現出不同的參觀行為與展覽需求。例如,“滑水層面”觀眾的參觀時間較短,往往只需要展覽基本信息;“游泳層面”類型的觀眾對更詳實的作品介紹產生興趣;“深潛層面”屬于專業觀眾,會對出版物等深層文字加以留意。

06.png

三種觀眾群體

以第二類“游泳層面”觀眾為例,藝術館對原有文本進行有針對性的修改,研究該群體在文本接受層面的“技術標準”。包括:文本長度(約70詞左右);詞匯量控制(控制在初一學生可接受的范圍內);概念、措辭平易近人,強調觀眾的參與感。為不同層級的觀眾,提供更具體、深入的引導與服務。

第三個案例“觀眾體驗的模型研究”,展覽團隊聚焦不同的觀展個體,從三個角度:觀眾參觀美術館的目的;觀眾欣賞藝術的目的;觀眾參觀模式。區分出六種不同觀眾類型,以此理解和研究觀眾的參觀習慣與心理需求,并將成果運用在展覽工作與日常運營中。這也表明,如何理解觀眾的參觀行為,決定了美術館的未來走向。

09.png觀眾類型

尤倫斯基金會主任(2002-2008)兼尤倫斯當代藝術中心創館館長費大為通過分享尤倫斯當代藝術中心創立的初衷。2005年左右,費大為及其團隊就尤倫斯當代藝術中心成立向全國各地藝術家發起調查——中國藝術家期待一家怎樣的美術館?種種簡單而熱切的回應體現出十幾年前從業者與公眾,對于“什么是非盈利美術館”以及“為什么要做非盈利美術館”概念仍處于一片空白的狀態。折射出尤倫斯當代藝術中心創立之初,中國當代藝術生產與接受土壤的真實情境。

開館展“85新潮:中國第一次當代藝術運動”? 2021 UCCA Center for Contemporary Art

以開館展“85新潮:中國第一次當代藝術運動”為例,尤倫斯當代藝術中心的“開荒”時期通過一系列探索,如語音導覽、文本資料梳理、展覽工作坊、討論會與講座等等工作,試圖給予觀眾最大限度的深度展覽信息。費大為認為,這一階段的實踐作證了,吸引觀眾的核心因素正是高質量的展覽和公共項目。

觀察十幾年來觀眾群體的轉變可以發現,與早期觀眾相比,如今的觀眾群體早已習慣美術館這一概念。費大為將當下觀眾大體區分為兩類,一部分進入美術館屬于文化消費行為,而另一部分觀眾則追求與展覽更深刻的精神鏈接與對話。實際上,無論是學術型還是“網紅”型的美術館都致力于培養自己的觀眾,觀眾群體可以通過行為劃分出不同的類型。

上海外灘美術館副館長劉迎九通過梳理其美術館從2010年建館這十年來自身定位的變化,為研討會提供出一份商業背景美術館與觀眾的相處之道。美術館與公眾、與社會的關系,亦反映出不同類型美術館承擔的社會角色差異。

從數據中可以看到,外灘美術館的觀眾增幅并沒有跟隨上海美術館觀眾的整體激增實現大幅增長。追求“流量”并非外灘美術館工作核心。這一發展策略與上海外灘美術館創建的歷史背景有關——外灘美術館建筑的前身是英國皇家亞洲文會大樓,也是亞洲地區最早以博物館為目建造的建筑。

18.png

上海外灘美術館前身——1933年落成的亞洲文會大樓 ? 2021 上海外灘美術館 | Rockbund Art Museum.

在商業和政府城市改造背景下誕生的上海外灘美術館,試圖跳出美術館追逐觀眾“流量”的邏輯,追隨自身的歷史沿革,發展、探索和定義“一家優秀美術館”的意義所在。2010年展覽“日以繼夜,或美術館可為之若干事”正是以更多元的路徑接觸觀眾,如基于互聯網進行的展覽內容,以及首次開辟的晚間藝術項目“藝術夜生活”。

近三年來是外灘美術館關注藝術生產與原創性的階段,即“精品美術館”概念階段。通過打造“非沉浸”式觀眾現場體驗,開發觀眾的“主體性”。觀眾是美術館的“合作者”,是美術館藝術生產中的一部分。美術館通過個體微小的、具體的、局部的改變,同樣能夠波及更廣闊的社會影響。最后,劉迎九談到,美術館從業者應當警惕,是否已經形成了某種固定模式。而未來的美術館、博物館應進一步打破固定模式擁抱更多的可能性。

與上海外灘美術館類似,廣東時代美術館同樣不屬于“流量型”美術館。廣東時代美術館學術副館長蔡影茜以“從‘大躍進’到聯結南方和世界”為題,分享作為一家植根于社區的美術館面對觀眾問題的心得。

廣東時代美術館秉承的概念一部分來自庫哈斯1996年在珠三角地區進行的城市研究。庫哈斯研究認為,珠三角地區在90年代的城市化面貌中呈現有極端的差異性,并將其與歐洲均衡和諧的理想城市模型進行了比照。在成立之初,因其結合了藝術家工作室、實驗室、社區中心以及臨時學院的概念而得相當激進前衛。珠三角地區獨特的城市景觀,以及西方“社區美術館”概念的影響為廣東時代美術館嵌入社區的概念定下了基調。

《廣東時代美術館》,位于中國廣州,由雷姆·庫哈斯(Rem Koolhaas)與阿蘭(Alain Fouraux)設計,攝影師:Iwan Baan ?Domus 926 June 2009

而當代藝術對于中國的絕大部分觀眾而言,尚是一門經過“編碼”的語言。廣東時代美術館希望經由不同的渠道和詮釋方式,讓當代藝術與本土觀眾進行更好地溝通。受疫情影響,展覽的“去中心化”成為廣東時代美術館近期發展的重要方向。美術館在展覽之外開拓出更多媒介如線上活動、播客、研討會等等項目,希望將不同的學科知識“翻譯”成大眾能夠理解的概念,為觀眾提供更具深度的觀展體驗。對于目前中國很多美術館處于娛樂場所或教育空間兩種角色的“分裂”中的現象,蔡影茜認為,當下美術館實際上并不需要在兩種極端情況中抉擇,應當進行更多樣化的嘗試。

作為研討會唯一來自公立博物館的從業者,上海當代藝術博物館館長龔彥首先介紹并梳理了上海當代藝術博物館擁有的一段特殊歷史淵源。

其前身是在世界發電機制造史上赫赫有名的南市發電廠。2007年,南市發電廠停產后成為上海世博會的城市未來館選址,經過9個月改造,發電廠正式作為上海當代藝術博物館投入使用。這一歷史淵源使得上海藝術博物館關注通過藝術與當地居民的當下和記憶發生關聯,讓被白盒子排擠在外的時間、空間與記憶,在“電廠”中得以回歸。

27.jpg

1897-1955 南市發電廠 ? 2021 POWER STATION OF AR

28.jpg

1955-2007 南市國營電廠 ? 2021 POWER STATION OF AR

29.jpg

世博會城市未來館 ? 2021 POWER STATION OF AR

30.jpg上海當代藝術博物館

美術館不應僅僅作為消費時間的場所,更應該是一個讓人獲得特殊時間和歷史感受的空間。美術館應當為市民普及當代文化和思想,提供更多視覺經驗,為獨特的藝術家提供展示與交流平臺,并通過跨學科交流打破思想的禁錮,打開藝術邊界。

美術館與觀眾之間的關系問題的核心同樣在于——美術館是否給觀眾機會,讓大眾有機會理解美術館。正如印度建筑師多西對于“美術館是否可以有情感”這一問題的回答——“這種背景下唯一能夠幫助人們找回情感的方法,便是找到一個停頓、一個‘間隔’。通過在時間和空間上一次短暫的休眠,幫助我們抵抗高壓?!被蛟S,這也是當下美術館在城市中與觀眾的關聯之所在。

 

美術館的門究竟應該開多大?


其后,在線上研討會的提問與討論環節中,五位嘉賓對近些年藝術博物館遇到的部分熱點問題,表達出各自的觀點與看法。(以下問題皮力提問,其他嘉賓回答)

Q:美術館要不要賣門票?門票策略到底是什么?變化原因是什么?

蔡影茜:廣東時代美術館最初很多年都是免費的,前幾年我們嘗試收費過程中,發現的確有部分觀眾因為門票,被排斥在美術館之外。大抵是因為廣州的觀眾構成與上海、北京有很大不同。而后,我們降低了門票價格,疫情之后,更是降成了“隨你喜歡”,觀眾可根據展覽隨意“打賞”。而生產性的內容則以增值方式提供給觀眾。

劉迎九:我們作為民營美術館的門票“哲學”是——門票維持在達到觀眾經濟可及性的前提下,能為美術館獲得營收。

龔彥:互聯網時代免費本身就是一種商業模式。我認為美術館最理想的模式應該是免費,但是目前美術館還難以實現互聯網免費商業模式下的消費轉化?;蛟S,現在還不是美術館免費的最佳時刻。

Q:是否應當,以及如何引導觀眾的觀展行為?

龔彥:認知決定行為,觀眾的觀展行為是需要培養的。美術館可以兼具“宗教”場所的嚴肅性與精神性,也有類似“奢侈品”商店的價格震懾,可以通過從這兩方面引導觀眾的行為,并逐漸上升到對作品理解上,最終產生自律。

Q:對于“網紅”觀展的看法?

龔彥:網紅是被放大的個體,是具體的普通人,人們經常會關注他的具體性,而忘了普遍性。網紅可能代表了一群過去游離在美術館之外的群體,我們作為美術館其實可以做得更好,比如,與網紅多多交流——如何把照片拍得更酷!

劉迎九:從我們的調研的結果看來,深度觀眾比較反感網紅,過分拍照容易影響他人的觀展體驗。我認為,底線是不要影響別人以及不威脅作品安全。

龔彥:只要不是蓄意破壞,很多行為或者一些非常小的愿望,大家都應該去包容和接受。

Q:“消費型觀眾”和“學術型觀眾”對于美術館來說是平等的嗎?

費大為:平等是很難做到的,因為觀眾的知識背景不一樣,看到的東西就不一樣。問題并不在于美術館是否平等地對待觀眾,而是觀眾如何更積極地接受作品。美術館能做的是在保持質量的前提下,激發觀眾的想象力以及對作品盡可能的理解。

劉迎九:市民應當享有平等的文化權利。比如,在我們的空間中設有閱讀室,大廳里面也有供人休憩的公共活動空間,專門讓附近居民前來享受空白。我們也希望通過這種方式,讓不理解當代藝術的市民,認識到我們究竟在做什么。

Q:與商場中舉辦的展覽和“網紅展”相比,博物館、美術館真正能提供的特殊價值是什么?

劉迎九:首先我不排斥商場里的展覽和“網紅展”。對于普通公眾來講,他們可以通過各種各樣的渠道享受藝術。我個人的看法是,博物館的初衷是提供給觀眾更多維度參與作品的體驗,甚至引發觀眾的批判性思考,這也是與偏娛樂性展覽之間最大的不同。從專業角度看,美術館展覽的前期調研考察決定了它是系統性、研究性、可持續性的展覽,觀眾能在其中體會到的精神性也是無法替代的。

Q:有沒有“網紅”和“學術”兼有的展覽?

龔彥:不想去割裂地看待它們。一些學術展是真的學術嗎?我也表示存疑。有時所謂“網紅展”反而會讓人很感動。核心在于人本身——關注人的生活狀態、存在狀態,而不是外在表現形式。

文/孟希

資料圖致謝各主辦方,部分圖片來自網絡

怡春园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