怡春园,家庭教师动漫在线观看全集,男女爽插图,立川理慧

EN

曹慶暉:情境實踐與圖像考古,以《放下你的鞭子中之王瑩女士》為例

時間: 2021.4.9

2021年3月30日,勢象講堂第七期講座“情境實踐與圖像考古”舉辦。在本次講座中,主講人中央美術學院人文學院美術史系曹慶暉教授,以徐悲鴻《放下你的鞭子中之王瑩女士》(1939)為案例,圍繞該作品的創作過程,以文獻為據,討論那些淹沒在歷史中的人、事、物。

1 講座現場.JPG“情境實踐與圖像考古” 講座現場 主講人:中央美術學院美術史系教授、博士生導師曹慶暉教授

“情境實踐與圖像考古”是曹慶暉教授提出的一種研究路徑,意在不孤立地、審美地閱讀作品,而是立體地、歷史地理解作品。理解作品的意義無法脫離對藝術家本人及其生平經歷的考察與分析。當作品完成,復雜的傳播過程,又一次次將作品帶入新的語境。作品的意義與形象,正是在種種復雜因素的左右之下不斷演化。而所謂“原義”,也在這一過程中經歷改造?!扒榫硨嵺`與圖像考古”希望通過收集、考證和辨析大量圖像與文獻材料,一步一步,回溯藝術創作的源頭,以及它傳播的原始情境,以此逼近圖像原義。而本次講座,也正是經由這一研究方法,抽絲剝繭,撥開歷史煙云,讓我們獲得一次重新理解《放下你的鞭子中之王瑩女士》意義與價值的機會。


創作緣起:籌賑救國的合作


面對這件徐悲鴻在1939年創作的作品,首當其沖的疑問便是——這幅畫作與王瑩的著名話劇作品《放下你的鞭子》有何關系?徐悲鴻與王瑩是否因這部戲劇相識,藝術家才畫下了戲中的女演員?

試圖接近真相,便需要暫時拋開現有的認定與評價,結合當時的歷史背景以及徐悲鴻和王瑩的真實人生經歷,以此重新分析這幅畫作產生的真實原因。

1937年七七事變爆發,當時著名的電影明星王瑩與金山作為秘密黨員,接受指示在國內演出宣傳,還在周恩來總理的指示下,接受國民黨桂系將領李宗仁、白崇禧的邀請和資助,組建了“中國救亡劇團”到南洋群島以演劇向華僑宣傳抗日和募捐籌賑。但礙于沒有合法身份開展演藝宣傳活動,“中國救亡劇團”在南洋華僑籌賑祖國難民總會主席陳嘉庚的幫助下,以救濟英國倫敦遭受法西斯轟炸的婦孺為由,組成“新中國劇團”進行籌賑演出,救濟祖國傷兵難民。至1940年12月被迫出境回到香港,在金山和王瑩的帶領下,“新中國劇團”在6個月內,在南洋群島舉辦籌賑公演27次80場,上演了獨幕、多幕話劇和很多抗戰大戲。他們以戲劇做抗戰宣傳,這其中就包括廣受歡迎的獨幕劇作品《放下你的鞭子》。劇團以工作為籌賑工具,受到各地僑胞空前熱烈的歡迎,被南洋媒體譽為“新中國新興藝術之代表,轟動海內外的戲劇鐵軍”。

3 中國救亡劇團合影。合影最左側站立者為團長金山(褲腿標1),前排蹲姿女士中右二為副團長王瑩(裙擺標2).jpg中國救亡劇團合影。合影最左側站立者為團長金山(褲腿標1),前排蹲姿女士中右二為副團長王瑩(裙擺標2)

與王瑩帶著明確而強烈的使命不同,徐悲鴻并沒有接受指派與任命,那么他為何來到南洋并創作了這幅畫作呢?曹慶暉通過對徐悲鴻留下的書信與相關文獻的研究,認為他是在一種“國破家亡”的處境下來到南洋。一方面,“國破”即指的是日本侵華下的國家動蕩不安,徐悲鴻也有賣畫集資救助國家的意向。另一方面,徐悲鴻當時的個人情感和家庭出現問題,與夫人蔣碧薇處于破裂邊緣,也沒能隨心與學生孫多慈走在一起。恰好此時印度著名詩人泰戈爾在不斷向他發出邀請,于是,在這幾重因素的影響下,他決定賣畫供個人旅行與國家救亡,于1939年到達新加坡,并計劃去往印度等地。

18111617947989_.pic_hd.jpg

徐悲鴻、黃孟圭、黃曼士外孫女及黃曼士(從左至右)在江夏堂合影 1939年

在新加坡期間,徐悲鴻在當地有許多朋友,如郁達夫。從現有的資料來看,郁達夫與王瑩相熟,曹慶暉認為徐悲鴻應該是通過郁達夫結識王瑩,并產生了為王瑩畫像的一種合作?!斗畔履愕谋拮又兄醅撆俊冯m依照王瑩而畫,但并不為贈送于她,而是為公開的售賣與籌款??梢?,這幅畫作成為一種合作方式,讓以演出籌款的明星王瑩和以賣畫捐款的畫家徐悲鴻,能夠共同出力在國難之際籌賑救國。


創作方式:寫實與浪漫主義相結合


既是籌賑救國的合作,選擇《放下你的鞭子》這場革命熱劇中的角色來表現王瑩似乎理所當然。然而,在曹慶暉的進一步研究中,能夠發現徐悲鴻從未見過王瑩表演這場戲劇?!斗畔履愕谋拮又兄醅撆俊吠瓿捎?939年10月,而王瑩雖然1939年9月率先抵達新加坡,但與團隊開始正式的演出是在1940年6月。所以,在創作這幅畫以前,徐悲鴻實際上并未親眼見過王瑩表演《放下你的鞭子》這場戲劇。

那么,在沒有親眼見過劇目表演,當時這個劇目在新加坡也沒有任何群眾基礎的情況下,為何要選擇《放下你的鞭子》這一劇目中的形象來表現王瑩?這極大可能是王瑩本人的選擇。從服裝本身而言,這套服裝是上下裝完整成套的,比較得體,且較符合創作當時的天氣。從劇目而言,雖然《放下你的鞭子》當時在新加坡從未演出,但在這以前,在國內之時,《放下你的鞭子》作為一部鼓動抗日、宣傳救亡的短劇已獲得了國內觀眾的喜愛,影響力較大。

4 徐悲鴻  ,《放下你的鞭子中之王瑩女士》, 布面油彩  ,144cm×90cm,  1939年  。臺灣藏家收藏,新加坡國家美術館陳列.jpeg徐悲鴻《放下你的鞭子中之王瑩女士》,布面油彩,144cm×90cm,1939年,臺灣藏家收藏,新加坡國家美術館陳列

即使徐悲鴻對這個劇目的劇情早已有所認知,但這與臨場觀看的體驗是相差甚遠的。由此可見,除了王瑩本人及其動作神情,畫作中的背景街道及人群其實是徐悲鴻依靠聯想添加。

不僅于畫面背景,徐悲鴻還對王瑩的戲服做了一個隱秘又重大的改變,并對花紋做出極富圖像學意義的改編。從目前公開的王瑩的合影照中可以看到,她的香姐戲裝有兩套,除了常見的她和徐悲鴻1939年10月在江夏堂合影時所穿的戲裝外,還有一身見于1941年秋她在香港演出《放下你的鞭子》時的留影。若我們仔細觀察,可以發現,在徐悲鴻這幅畫中王瑩的戲服,與這兩套戲裝的紋樣都不相同。通過搜尋中國傳統民間圖案,發現畫上的紋樣與南方蠟染中的“鳳穿牡丹紋”相似。這種極富祥瑞、富貴意味的圖案,從圖像學的意義上向我們表明,在創作這張作品的時候,徐悲鴻更加注重表達的是王瑩作為戲劇皇后、花魁的身份,而不是《放下你的鞭子》中的底層人民香姐,更不是這部戲劇本身的某個情節。

5 徐悲鴻在江夏堂繪制《放下你的鞭子中之王瑩女士》時,與帶妝的王瑩合影 1939年10月.jpg徐悲鴻在江夏堂繪制《放下你的鞭子中之王瑩女士》時,與帶妝的王瑩合影 1939年10月

6 王瑩(左一)、金山(左三)在香港利舞臺演出《放下你的鞭子》后,帶妝與漫畫家丁聰(左二)、《大地》主編馬國亮合影 1941年秋.jpg王瑩(左一)、金山(左三)在香港利舞臺演出《放下你的鞭子》后,帶妝與漫畫家丁聰(左二)、《大地》主編馬國亮合影 1941年秋

7 藍印花布中的“鳳穿牡丹紋”.png藍印花布中的“鳳穿牡丹紋”

以想象的背景烘托、加入富有象征性的圖案,都是浪漫主義繪畫中常用的手法。至此,曹慶暉發現,在這幅畫作中,徐悲鴻不同于人們對其寫實主義畫家的既有印象,透露出了寫實與浪漫主義相結合的表達方式。正如曹慶暉所言,或許只有突破對于畫家及其創作的既定觀念,了解每幅畫作背后的前因后果,才能發現藏在畫作中的圖像的改變與其意義。


影響評價:與司徒喬《擲鞭圖》


“鳳穿牡丹紋”表達了徐悲鴻對王瑩作為演員、明星的認同,而在其落款“人人敬慕之女杰”的贊譽,我們似乎看到了徐悲鴻對王瑩認知的改變。其實在當時畫像完成后,陳嘉庚等僑領曾應邀到江夏堂參加慶賀宴會,并有郁達夫題贈元代楊維楨詩、黃曼士、黃孟圭等人致賀題詩。而這些詩句、題跋描繪了王瑩他們開展工作的艱難歷程,更是在他們詩中贊譽王瑩為“女杰”、“俠”、“有心人”。這讓徐悲鴻看到了王瑩作為秘密黨員投身救國運動的另一面,與他過往接觸的女性截然不同:蔣碧薇曾多次勸阻他遠離激烈的政治斗爭,而他心儀的女學生雖與王瑩同齡,但尚未獨立,仍依托父母的支持。但此時畫作已然完成,或許徐悲鴻便通過題字來表達這種新的感受——“人人敬慕之女杰王瑩,廿八年十月悲鴻寫。星洲”的落款,記錄了徐悲鴻對于王瑩“花魁”到“女杰”的認識的轉變,體現出他對王瑩演戲職業贊揚到投身救國事業的欣賞的情感的轉變,將整個畫面的意義又推進了一步。

8 《良友》第150期發表《悲鴻近作》 1940年.png《良友》第150期發表《悲鴻近作》, 1940年

《良友》第150期推出“戰時藝展出品”專題,1940年

《良友》畫報1940年第150期,策劃編輯了抗戰時期繪畫藝術的專題,此中便發表了《放下你的鞭子中之王瑩女士》與王瑩的頭像兩幅作品。在專題下形成的抗戰生活圖景和作品的圖像邏輯中,加之對海外演出、明星身份的介紹編輯,這幅作品“明星愛國”“婦女救亡”的內涵被進一步具體和強調。由此,若以抗戰救亡中的文藝女性和文藝女性的抗戰救亡為視角回顧歷史時,曹慶暉認為率先進入我們視野的時間早、影響大的美術作品,就是徐悲鴻的這一件。

因為題材、人物的相似,徐悲鴻的《放下你的鞭子中之王瑩女士》常常與司徒喬《擲鞭圖》并提進行比較,且不乏贊譽后者,而批評前者的評論。1945年11月5日,也就是抗戰勝利兩個月之際,曾經具體協助司徒喬完成《擲鞭圖》構圖置景的原“新中國劇團”的美術指導沈剡在《重慶新民報晚刊》發表文章,在認同司徒喬對《放下你的鞭子》戲劇精髓表達的同時,嚴厲批判徐悲鴻的作品脫離戲劇。

9 司徒喬,《擲鞭圖》 1940年 麻布油彩 124×177cm 中國美術館藏.png司徒喬《擲鞭圖》,1940年,麻布油彩,124×177cm,中國美術館藏

通過曹慶暉對徐悲鴻《放下你的鞭子中之王瑩女士》的情境還原并結合圖像分析,不難發現司徒喬《擲鞭圖》與徐悲鴻《放下你的鞭子中之王瑩女士》都有其自身的創作背景與邏輯。司徒喬的構思與創作深入于劇情和角色的研究,在視覺上幾近一個極富戲劇性的劇照;而徐悲鴻在創作之時,更注重表達王瑩本人的女演員身份。其實,無論是司徒喬通過還原戲劇的橋段,來引起人們對戲劇本身的聯想,激起人們的抗戰愛國情懷;還是徐悲鴻在畫面、落款、刊登等多重事件的影響下,凸顯出的女性明星投身救國活動的精神,都對當時抗戰救國的宣傳具有積極的影響與作用。

10 講座現場.JPG講座現場

18141617948063_.pic.jpg主講人曹慶暉與觀眾現場交流

生活于那個時代的沈剡亦難以清晰地了解徐悲鴻創作之時的情境與原義,期間再經歷數十年,離那些情境更加遙遠。正如這幅作品,當我們帶著歷史的經驗先入為主地看待作品,以完全寫實主義視角看待徐悲鴻的創作,以名字來判斷內容,便不自覺地與其原義偏離。想要更深入地對藝術作品進行理解與評價,有時需進入其歷史情境之中,探索其前因后果、傳播過程,更為立體全面地理解圖像的內容與意義。

文/王玉瑩

責編/孟希

作品及資料圖致謝主辦方

怡春园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