怡春园,家庭教师动漫在线观看全集,男女爽插图,立川理慧

EN

李大鈞:網拍的興起如何帶動藝術品市場之變?

時間: 2021.4.1

從21世紀初開始,在宏觀經濟增長的刺激下,中國的藝術市場出現水漲船高的態勢,同時也開始經歷市場結構的調整與轉向。在上升階段的初期,中國的藝術市場主要由藝術家、圍繞藝術家的利益群體、受藝術家影響的買家群體組成,呈現出倚賴藝術家社交圈的、相對封閉的市場面貌。而隨著近年來網購市場的擴張,微博、抖音等自媒體的盛行,新興的拍賣機構、畫廊、藝術博覽會等市場主體的崛起,以及社會審美取向的更新,傳統的社交性藝術市場正朝著以藝術品本身價值為導向的、更加開放的藝術市場發生轉變。[1]

圖1 勢象空間CEO、學術總監李大鈞.JPG

專題講座“藝術品網拍的興起與藝術品公開市場時代的到來”,主講勢象空間CEO、學術總監李大鈞

春在——中國現當代藝術特展” 展覽現場

在上述市場轉變的契機之下,2021年3月27日,由勢象空間與一條聯合主辦的“春在——中國現當代藝術特展”在勢象空間開幕,開啟了一次藝術機構與新媒體的跨界合作。展覽以中國現當代藝術發展歷程為軸線,匯聚了近百件20世紀以來不同時期的先鋒藝術家的作品,在展覽之后,這些展品將集結為“雅物匠心”及“藝壇薈萃”兩個藝術品拍賣專場,分別于4月5日和4月6日在一條拍賣平臺線上結拍。這一結合了藝術空間的展陳、新媒體的傳播和藝術品網拍的藝術推廣與行銷模式,反映出當下藝術品市場從小眾走向公眾的新趨勢。

面對新趨勢下藝術市場的相關議題,展覽開幕當日下午三點,勢象空間舉辦了專題講座——“藝術品網拍的興起與藝術品公開市場時代的到來”。主講人勢象空間CEO、學術總監李大鈞從藝術品網拍的新現象切入,探討了新的經濟模式為藝術市場格局帶來的變化,并由此展望藝術品公開市場的發展前景。

新機遇:藝術品網拍的興起

受2020年疫情的影響,線下拍賣活動受阻,不少藝術品拍賣機構紛紛轉向網絡。網拍平臺從微信群、小程序逐步升級到拍賣機構的移動客戶端,拍賣專場數量以及交易額較之過去出現大幅增長。李大鈞認為,藝術品網拍的興起將引起更多人關注藝術市場、重新認識拍賣的意義:在經濟學意義上,拍賣的重要作用在于將資源匹配給更合適的人。對于藝術行業而言,拍賣不僅能夠“發現”藝術品的價格,也是藝術品的推廣傳播方式之一,通過拍賣會上的輪番競價,藝術品的公共價值得以凸顯。如今,在網購已成為大眾日常消費習慣的情形下,網拍提供了新的機遇,讓大眾將購物目標轉向藝術品,以消費性、投資性為目的參與到藝術品交易活動,進而帶動面向公眾的藝術品市場的形成。

圖4 講座現場1.JPG

講座現場

此外,網拍的優勢在于增強藝術品的流通性。國內的拍賣公司以往將注意力主要集中在春、秋二拍這樣的大型拍賣項目上,李大鈞認為,春秋兩季大拍的規模大、任務重、間隔周期長,難以在最大程度上滿足藝術品經營機構和一般投資人、收藏者的交易需求,造成“買得到卻賣不出”的難題。如果出現了基于網絡的藝術品市場,那么藝術品交易業務就會變得相對平常而親民,線上拍賣平臺能夠促成每月拍賣、每周拍賣甚至每日拍賣的局面,流通性的問題也因此得到解決。對此,李大鈞表示,如果說過去的網拍只是傳統拍賣的一種補充交易形式,那么現在的網拍則可能成為更大型的拍賣活動。

新趨勢:藝術品公開市場的發展前景

“基于流通性原則的藝術品網拍將進一步促進藝術品公開市場時代的到來?!崩畲筲x指出,所謂“公開”,一方面指的是交易現場的公開化,如佳士得、蘇富比兩大拍賣行,目前已經開始采用全球同步的網上直播拍賣模式,吸引世界各地買家和觀眾實時參與;另一方面則是交易主體范圍的擴大,藝術品網拍首先會使有業務基礎的傳統拍賣公司受益,同時也會引來新媒體等其它行業的關注,催生出新的行業競爭態勢。更重要的是,藝術品公開市場意味著藝術行業不同層面的“融合”:線上拍賣與線下展陳的融合、一級市場(拍賣行業)與二級市場(畫廊等藝術品經營機構)的融合、本土與國際市場的融合、藝術事業與藝術產業的融合等。

蘇富比拍賣行直播拍賣現場(圖片來源網絡)

基于對當下藝術行業的觀察,李大鈞提出了關于藝術品公開市場未來發展趨勢的看法。他認為,對投資者、收藏者和消費者而言,通貨膨脹、房地產投資的限制、股市的低迷將刺激對藝術品的投資,而隨著學術研究與藝術市場的互動,真正有價值的、更高端的藝術資源將愈發得到重視,因此好的藝術品會成為剛性資產。此外,“潮流藝術”的興起將帶動大眾的藝術消費,觀看藝術展、購買限量的版畫等藝術產品成為流行文化的一部分。

圖7 佳士得拍賣行虛擬預展.jpg

佳士得拍賣行虛擬預展(圖片來源網絡)

對藝術機構和拍賣行而言,藝術品交易規則將從封閉轉向開放:局限于某個社交圈的“公關型”交易模式逐漸失效,“新作不送拍”等畫廊與拍賣行之間的潛規則將受到挑戰,且拍賣行開設藝術空間、藝術空間涉足拍賣活動的趨勢也更明顯。在互聯網時代新型經濟模式的推動下,資本、渠道、媒介都在發生轉變,藝術機構不再傾向于規?;陌l展道路,個體的、小型的的機構同樣能夠立足于行業,成功與否關鍵在于其專業性和影響力方面的建設。

對藝術家而言,在公開藝術市場的環境下,藝術家之間的競爭將更加激烈。在新媒體時代,“明星式”的藝術家的影響力將得到提升,且成名將趨于年輕化,因為市場更加青睞富有可能性與變化的藝術家。隨著藝術市場自身內部對傳播方式、供求關系、個體價值的不斷探索,在對藝術家的評價體系之中,市場表現的參考價值會有所提升。

圖8 講座現場.JPG

講座現場

藝術品公開市場的發展處于不斷變化的常態之中。開放的藝術市場對傳統藝術市場、對藝術家、藝術行業從業者、社會公眾都會產生沖擊,李大鈞在講座最后談到,“如《周易》所言,‘窮變通久’,這種沖擊始終應該提醒著我們時代在變化,而我們能做的就是接受這種變化?!?/p>

文/胡子航

責編/楊鐘慧

圖/致謝主辦方

參考資料:

[1]參考李大鈞:“從社交性藝術市場到價值性藝術市場的轉變”,發表于勢象藝術公眾號,全文可參見網址:https://mp.weixin.qq.com/s/VqNl3GnDEdiVDExaLSMZ8g

“春在——中國現當代藝術特展”新聞現場

2021年3月27日下午,由勢象空間與一條聯合主辦的“春在——中國現當代藝術特展”在勢象空間拉開帷幕,本次展覽以中國現當代藝術發展歷程為軸線,按照58位參展藝術家所處的三個時代劃分為20世紀中國現代主義美術史中的重要藝術家、當代藝術家的中堅力量、以及新一代優秀的青年藝術家三部分,呈現了共98件油畫、水彩畫、水墨、版畫作品。

展覽標題中的“春在”一詞來源于藝術家吳大羽的一件同名畫作,據本次展覽的策展人袁睿所言,“‘春在’一詞精準而又詩意地傳達了我們當下的時代情緒,2020年疫情肆虐全球,每一個人都切實感受到隆冬難捱的寒意,但是2021年的春天終究會到來,藝術家們一直在用其獨立思辨的精神智慧和藝術創作撫慰和啟迪著我們的心靈?!?/p>

圖9  “春在——中國現當代藝術特展”展覽現場.jpg

 “春在——中國現當代藝術特展” 展覽現場

圖10 吳大羽 ,《春在》,數碼版畫, 33cm×33cm ,2021年.jpeg

吳大羽 ,《春在》,數碼版畫, 33cm×33cm ,2021年

圖11 宋步云 ,《長春南湖春色》,紙本水彩 ,39cm×54.5cm ,1983年.jpg

宋步云 ,《長春南湖春色》,紙本水彩 ,39cm×54.5cm ,1983年

圖12 宗其香 ,《月季瓶花》,紙本水墨設色 ,80cm×70cm, 1980年代.jpg

宗其香 ,《月季瓶花》,紙本水墨設色 ,80cm×70cm, 1980年代

圖13 吳冠中 ,《荷塘》,簽名絲網版畫, 56.5cm×73cm, 2007年.jpg

吳冠中 ,《荷塘》,簽名絲網版畫, 56.5cm×73cm, 2007年

圖14 邊平山 ,《瓶花》,金粉紙彩墨,65cm×39cm,2017年.jpg

邊平山 ,《瓶花》,金粉紙彩墨,65cm×39cm,2017年

圖15 譚平, 《無題》,套色木刻版畫,60cm×79cm,2020年.jpg

譚平, 《無題》,套色木刻版畫,60cm×79cm,2020年

圖16 陳丹青 ,《四馬圖》,簽名數碼版畫, 53cm×73cm, 2012年.jpg

陳丹青 ,《四馬圖》,簽名數碼版畫, 53cm×73cm, 2012年

圖17 趙大鈞 ,《作品1810》,布面油畫 ,160cm×150cm, 2018年.jpg

趙大鈞 《神山K2》 簽名絲網版畫 59cm×76.5cm 2019年

圖18 方力鈞 ,《2013 春》,簽名石版畫, 63cm×87cm ,2015年.jpg

方力鈞 ,《2013 春》,簽名石版畫, 63cm×87cm ,2015年

圖19 展覽海報.jpg

展覽信息

春在——中國現當代藝術特展

展覽時間:2021年3月27日-4月6日

主辦:勢象空間、一條

策展人:袁睿

展覽地點:勢象空間

參展藝術家:

吳大羽、張正宇、宋步云、孫宗慰、馮法祀、沙耆、祝大年、宗其香、吳冠中、趙無極、羅爾純、妥木斯、趙大鈞、閆振鐸、王劼音、王懷慶、劉巨德、羅中立、何多苓、陳丹青、周春芽、王克舉、閆平、張曉剛、邊平山、譚平、王衍成、丁乙、王玉平、申玲、孟祿丁、王偉中、方力鈞、倪軍、冷軍、劉國夫、薛松、劉秀鳴、武藝、李榮林、石煜、裴詠梅、秦琦、黃宇興、劉鼎、陳可、宋元元、唐輝建、張占占、賀勛、劉謳睿、何馥君、王源遠、蔡涵悅、仝紫云、王志超、江南芳、杜媛媛

怡春园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