怡春园,家庭教师动漫在线观看全集,男女爽插图,立川理慧

EN

“WAVELENGTH:此時此刻”北京時代美術館新年大展啟幕

時間: 2021.3.30

“時間和空間是人們生存和感知世界的重要維度,兩者各自獨立,卻又相互依存??臻g沒有邊界,時間沒有盡頭。在時間與空間的概念下,人們感受與體驗著身處的物質世界,并以某一時刻、某一空間中的行為與世界互動,融為一體?!?/p>

2021年3月26日,由北京時代美術館與WAVELENGTH團隊第四次攜手打造的新年首展“WAVELENGTH:此時此刻”,以“此時此刻”為題,特邀十八位國內外知名藝術家在不同文化背景下的作品,以“時態”為切入點,根據作品在空間中的不同時間性質分成4個不同的“時態”區域:“過去將來時”、“現在進行時”、“一般現在時”和“將來進行時”,為觀眾帶來更多關于時間的情感聯結,引領觀眾去體驗、感悟,共同創造關于時間的新概念,營造出一場匯聚不同時空的“此時此刻”。

手碟即興表演-尹引.JPG

開幕活動現場從左至右:北京時代美術副館長劉威威、藝術家劉亞、Loliloli Studio藝術家樂山、藝術家魏宇琦、北京時代美術館館長趙燕、策展人劉麗雅、探險者集團董事長王靜、華熙生物潤百顏總經理楊君.jpg展覽開幕儀式現場

過去將來時

“此時此刻,過去的故事正在未來上演?!?/p>

展覽以“過去將來時”作為第一幕開啟,展示了日本、德國、澳大利亞、中國等的多位藝術家的作品。藝術家米古健和茱莉婭(Ken+Julia Yonetani)合作的《葡萄枝形吊燈》《葡萄甕與柱子》,用地下水鹽仿制了歐洲流行的古物,將人帶入一股懷舊氛圍,勾起觀者對于歷史的思索。日本藝術家大西康明(Yasuaki Onishi)的裝置作品《垂直的體積》,充分描繪了時間、形態、空間的空靈感。用塑料制成的多個圓柱形袋子,隨著底部風扇裝置的鼓動,垂直擴展和收縮,產生一種對于負空間的探知。德國藝術家米格爾·羅斯柴爾德(Miguel Rothschild)的裝置作品《挽歌》,利用鉛球和魚線將波折起伏的布料垂直懸掛,在白盒子空間升起一片蔚藍的海面,給予心靈沉靜。

中國藝術家魏宇琦的作品《時間形狀研究-庭院》,用冰水將滾燙的蠟水鎖定在一瞬間的形態,呈現出時間凝固的動態視覺。人們往往更愿意將“破裂”本身歸于一種遺憾,但在藝術家的視角中,破碎被表現成了舊態與新生之間的“臨界”狀態,展現出重塑的力量。德國藝術家卡琳娜·斯米格拉-波賓斯基(Karina Smigla-Bobinski)的互動裝置作品《愛妲》邀請觀眾參與其中,用藝術家提供的PVC氣球在展廳上滾動或撞擊留下時間的痕跡。

白鹽、空氣、海浪、陶瓷、碳釘……藝術家操縱著具象的物質,或是通過循環的動作形態,激發永恒感;或是凝固流變的瞬間,營造雕塑感,將人群在空間中抽象的感知描繪成可視化的藝術場景,與觀眾的感官建立聯結。而隨著永恒感的“動”與雕塑感的“靜”,與觀者在此時此刻交互,時間仿佛不再具有單一的流動方向,“過去”、“現在”、“將來”亦可融為一體并迎來新的可能性,以“過去將來時”的形式在藝術現場中發生。

展覽第一幕“過去將來時”展覽現場

現在進行時

“每時每刻,都有新的故事發生。此時此刻,也不例外?!?/p>

展覽第二幕“現在進行時”,邀請來自巴西、中國、法國等的多位藝術家一同呈現。巴西藝術家瑞簡·坎托尼(Rejane Cantoni)和拉奎爾·科根(Raquel Kogan)的作品《水》,利用光的反射和和投影設備的相互作用模擬人們行走在液體上的感覺,人影隨著光的反射而浮動,頗有一種現實沉浸之感。

北京時代美術館館長趙燕和藝術家loliloli studio合作用跨界的藝術語言和具有趣味性的視覺錯覺,打造了沉浸式體驗裝置作品《X?》。X是變化,是未知,是化身隧道成為感知生命力量的奇妙宮殿,藝術家鼓勵觀眾進入作品徜徉與冥想,感知一個未知的、不斷變化的世界和自己。法國藝術家伊利斯·莫林(Elise Morin)用未售的CD唱片連接成幾個大的折射著光影的充氣半球體,并命名“廢棄的景觀”。藝術家用藝術的形式啟示我們:在全球生態環境面臨危機的現在,人們該如何積極保護并進行有意義的思考。

光影是時間與空間的視覺片段。特定的光影會在特定的空間內,編織出特定時刻的事件與情緒。藝術家運用多種形式的光影,以破碎重組的手法,在空間中構建出一個隨時變化的多維度現象劇場。藝術空間仿佛隨著光影的變化而流動,進行一場場即興演出。在不斷變化的光影空間之中,觀眾目睹著藝術裝置以“現在進行時”的方式演變,感受情緒的瞬時變化。

展覽第二幕“現在進行時”展覽現場

一般現在時

“若讓時間和空間凍結,此時此刻即是永恒?!?/p>

展覽第三幕“一般現在時”,邀請來自中國、美國、芬蘭等的藝術家參與呈現。中國藝術家劉亞的作品《時間的故事》邀請觀眾與藝術家一同參與在其提前準備的鵝卵石上書寫個人的故事,呈現了一本龐雜的“沙之書”。不知在充滿碎片信息時代下的我們,是否有時間和意愿去感受當下并冥想呢?美國藝術家布魯迪·阿爾伯特 (Brody Albert)的作品《無窗的房間之作》通過數字化建構并現場觀摩監獄窗戶外光的折射,啟發觀眾對于存在感以及時間的主題冥想。芬蘭藝術家格倫朗-尼蘇恩(Gr?nlund-Nisunen)的裝置作品《氣動云》用自動裝置控制著作品中的空氣含量,作品仿佛像充滿了生命的呼吸,令人置身當下,感受到生命的律動。

能否用一種狀態描摹時間與空間的形狀?藝術家以呼吸著的巨型云朵與淺白色的云端氣球勾繪空間,用書寫著傳說片段的沙石推動藝術空間在時間中的敘事性變化。藝術裝置恒定不變的運動狀態模糊觀眾對時間變化的感知力,以當下主義和永恒主義的角度共同向觀者展示“此時此刻”,將時間與空間的故事用“一般現在時”娓娓道來。

展覽第三幕“一般現在時”展覽現場

將來進行時

“此時此刻,未來已悄然降臨?!?/p>

展覽第四幕“將來進行時”,邀請來自盧森堡、中國等的都為藝術家集合呈現。盧森堡藝術家薩利·穆勒(Sali Muller)的作品以威尼斯式百葉窗為原型,用不斷變化的色彩效果來操控我們的視覺感知。落地燈不斷變化著自身的顏色,在展廳內營造出一種詩意情緒的同時,觸發人們的幻覺,引導我們在非特定的維度中思考時間,未來與自我的話題。中國藝術家VAVE Studio的裝置作品《遇見》用鋁合金、不銹鋼和鏡面模擬蹺蹺板的形式來展現兩個對立面之間的關系。參與作品中的兩人,看不到對方的身影,但是可以感受其存在。通過擺動,我們在鏡子中我們看到自己的身影,并與未來發生聯系。

當下終將變為過去,未來也總會成為現在。時間和空間向未來演進的過程一直是藝術探討的重要主題。在展覽空間中,藝術家用跨媒介藝術手段對未來人類社會景觀展開浪漫暢想。社會形態、自然結構與人類意識以多維度單元模塊的形式聚合,形成虛擬與現實融合的藝術機械景觀。藝術裝置以“將來進行時”將未來帶到觀眾眼前,引發觀眾對未來的生活與藝術的無窮可能性的思考。

展覽現場 (10).jpg

展覽第四幕“將來進行時”展覽現場

人們通過“時態”來衡量事件發生的時間與當下的關系。展覽“此時此刻”僅僅是人類與物質世界交互的萬千事件之一,展覽中的藝術裝置也可僅被視作正在發生的現場事件。但是,藝術主題、創作方式、表達技法、甚至觀眾的審美行為的不同,皆可賦予藝術作品穿越時空的魔法。藝術發生在當下,并在不同的個體面前迸發出新的生命力,穿過此時此刻,引領他們感受到不同的時態。藝術家們試圖創造一種“時間性”的劇場,讓藝術成為連結不同時空的媒介,并用藝術突破時間與空間限制的情緒張力。觀眾則化身時空旅行者,從“此時此刻”開始,在不同時態之間穿梭前行,邂逅專屬于自己的體驗。

從“此時此刻”開啟的時空旅行,也會在此時此刻結束。人們永遠在此時此刻,也永遠在穿梭時空。

據悉,展覽將展至2021年6月14日。

編/藝訊網
圖/主辦方提供

怡春园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