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王水泊:我的恩師賀友直

時間: 2016.3.18

“驚悉我的恩師、一代連環畫大師賀有直先生今晚駕鶴西去,不勝悲哀…… 昨晚散步還路過先生在巨鹿路的家,本想春暖花開時再去給您送黃酒……”

2016年3月16日晚上八點半,我收到了一位友人的微信:賀友直先生在一個小時前病逝。這一突如其來的消息,讓我驚愕不已!我認定這是一個誤傳,因為每次見到先生,他都看似身體尚可,而且總是一如既往的談笑風生,但隨之多方發來的信息證實了這個噩耗。于是我開始責備起了自己,為何昨夜途徑巨鹿路695號沒有去敲老師的家門?

我這條微信發出去以后,很多熟悉的師友和不熟悉的網友都表達了他們的追思和哀悼。我忽然意識到,賀老師是一個多么幸運的人,他不僅高壽,而且被所有知道他作品的人所愛戴!想到此,我略感釋懷。

賀友直先生1922年出生,祖籍寧波。他自稱是洋行的學徒出身,從未讀過大學,但他師從何人又如何練就了一身好畫功,卻似乎無人知曉。他從27歲開始畫連環畫,一生創作了上百本連環畫作品,代表作《山鄉巨變》被譽為中國連環畫史上里程碑式的杰作,曾經被無數的藝術家當成范本,人們把他稱為一代宗師!

第一次見賀老師是1981年的春天,作為一名考生我忐忑不安的走進了中央美術學院連環畫專業的考場,而面試的主考官正是賀友直,一個如雷貫耳的名字。那一年,中央美院只有美術史、國畫山水、連環畫和年畫等四個專業招生,我毫不猶豫的選擇了報考連環畫,除了在軍隊當文藝兵畫過幻燈外,更主要的是我想成為賀老師的學生。賀老師操著一口不太容易聽懂的上海普通話,問了我兩個問題:為何喜歡連環畫?假如沒有被錄取做何打算?他的語氣蠻嚴肅,沒有絲毫認可我的表情,這讓我對自己能否考上產生了懷疑。幸運的是,不久我收到了中央美院的錄取通知書,成為了第一屆連環畫專業的本科生。

賀老師以文化部特聘教授的名義從上海灘來到京城主持中央美院的連環畫教學,我則如愿以償的成為了這位連環畫大師的弟子。記得他第一次在美院做講座那天,教室里座無虛席,連過道和窗臺上都坐滿了人。賀老師的開場白幽默之極,他說自己是37屆畢業的,我們都在猜想是上海美專?蘇州美專?國立藝專?結果他卻說:我37年小學畢業。下面頓時哄堂大笑,誰能想到,中國最偉大的連環畫家居然只有小學文憑,太不可思議了!

賀老師和師母住在中央美院學生食堂旁邊的二層集體宿舍的一處簡陋房間,背后是嘈雜的東安市場。賀老師待我們如同自己的孩子,賀師母燒一手好菜,特意請我們全班同學來他們的住處聚餐,那是我大學期間唯一一次在老師家吃飯,也是我平生第一次嘗到上海菜的味道。

賀老師為了帶好我們的畢業創作,親自要求擔任我們的班主任。他上課非常細心,除了親手寫好教學方案外,還會根據學生的創作選題給每個人都寫一份指導意見。我當時的選題是根據沈從文的小說《邊城》和《蕭蕭》改編的連環畫,為了讓我順利的去湘西體驗生活,賀老師還特意給湖南的友人陳白一先生寫信,請他一路予以關照。從湘西回來后,他送給了我一幅白描冊頁,上面是他親筆畫的江南古鎮。 從賀老師身上,我看到了認真做人和認真做藝術的態度,這是我在中央美院四年里學到的最重要的東西。

賀老師有一句名言:“在角落里做文章”,讓我至今都受用。這句話的意思就是要把握細節,文學和繪畫如此,電影更是要注意細節的表現力。他的連環畫作品每一幅都可以成為單獨的畫面,而且畫面的角落里充滿了生活的情趣。他不懂得學院派繪畫的結構和透視,卻精于線條的疏密和韻律,他是一個不折不扣的線描大師。賀老師說自己是個畫連環畫的工匠,但做一個匠人并不丟臉。

賀老師在90年代初結束了在中央美院的教學工作回到了的上海,我那時正在加拿大給國際著名的動畫大師巴克先生做助手。那些年里逢年過節我經常會寫信回國問候賀老師和師母,而賀老師不僅每信必回,還嘻稱我為水泊兄。我至今還保留著一些他的手書。

2004年的春天,我來上海為我的一部紀錄片搜集歷史影像資料。82歲的賀老師親自在巨鹿路和陜西南路的路口等我,分別十幾年后他見到頭發灰白的我第一句話就是:“你看起來比我還老哦!”從此他每次看到我都會說這句話。賀老師堅決不同意我請他們吃飯,他說師母做好了飯等我回家吃。那是我第一次拜訪巨鹿路695號的賀家,一座普普通通的老民房,沿著木樓梯走上二層,不到30平米的家,被賀老師戲稱為一室四廳:既是客廳、餐廳又是書房和臥室,難以置信一代大師和他的家人就住在這樣狹小的屋子里。品著紹興的老酒,吃著師母做的醉蟹,賀老師和我聊起了在美院的那些往事……

最后一次見賀老師是在去年的5月11日, 他那天身體不太舒服,所以不是很愿意會客。他告訴我,他把所畫都捐給了博物館,沒有留給孩子,也沒有換成豪宅,還是繼續住在他的一室四廳。那天他在走廊的過道里打開了一扇小門,那是他的畫室,一間只能容下一張書桌的地方,案子上還放著他未完成的畫稿,他一生沒有停筆。93歲的老人依然幽默睿智不減當年,他的記憶力超人,和我聊天時喜歡說幾句英文,早年學徒時學到的那些英文詞他居然一直沒忘,他經常掛在嘴邊的一個英文詞是Nonsense(荒唐)。賀老師聽說我來上海是為了籌拍一部關于上海猶太人題材的電影,立刻質疑我這個沒見過老上海的山東人,能否真實地拍好40年代的老上海。他自負的說:“寫上海最好的是張愛玲,拍上海最好的是王家衛,畫上海最好的就是我老漢!” 哈哈,多么可愛的老頑童!我暗自說希望將來電影拍出來不會讓賀老師失望。

可惜他再也看不到了,恩師賀友直享年94歲……

2016/3/17于上海香山路15號

王水泊

奧斯卡提名導演、美國古根漢姆學者獎獲得者、加拿大國家電影局導演、中央美院電影與影像藝術系創建系主任,其作品獲得了許多國際電影節的重要獎項。

怡春园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